崔巍代表:開挖新時代的文化運河
 
時間:2018年3月13日
嘉賓:全國人大代表、國家一級導演、浙江省舞蹈家協會主席 崔巍

        中國網:各位好!這裡是中國網《中國訪談》2018年全國兩會特別報道。文化創意産業是一種新興産業,憑藉著高附加值、高回報以及可持續發展性,越來越受到各國的重視。在中國,文化創意産業也是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支柱産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款成功的文創産品的誕生需要什麼充分必要條件?在整個産業鏈條中哪些環節還有改善的空間?在文化産品的傳播過程中,我們該怎樣展示文化自信?對此,我們採訪到了全國人大代表、國家一級導演、浙江省舞蹈家協會主席崔巍。


全國人大代表、國家一級導演、浙江省舞蹈家協會主席崔巍。(房小棋/攝影)


        中國網:崔代表您好,很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很想知道一款成功的文創産品誕生的充分必要條件是什麼?

        崔巍:我覺得首先是創作者自身,你的這部作品百姓喜不喜歡。我們説一件好的産品,大家就會爭相搶購。文化的産品,當然和我們生活的産品是不一樣的,它的接受者喜不喜歡,這是我們首先要考慮的,也就是一個創作,它要雅俗共賞,它只有(被人們)喜歡了、接受了,人們才可能去了解它、喜歡它。所以,我覺得在這一點上,首先對我們創作者自身提出一個高的要求,你的作品要(被人們)喜歡。同時,我覺得,你的作品能不能符合這個時代,這一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需要我們真正激發自己的那種情感,面對社會中火熱的生活,去選材,去創作好的作品。

        我想在製作這樣一些作品的過程中,你就能夠不斷地和生活有一種親近的關係,你就會提升自己。包括這麼多年來做人大代表、做政協委員的經歷,它的走訪、訪問和調研其實都為我的藝術作品提供了非常豐富的創作土壤。包括目前正在做的舞蹈劇場《遇見大運河》,應該説也是和我參加2008年奧運會的創作經歷有關,因為做完2008年奧運會以後回到了杭州,有一種特別的民族自豪感。就是作為一位藝術家,你可以用你的藝術才華為自己的祖國效力的時候,那種榮耀和驕傲。所以,當我回到杭州以後,那種心勁還是非常高的。當時國家還在申請大運河成為世界文化遺産的準備過程中,我想我應該用藝術作品來歌頌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偉大的事件,所以就進入到了創作中去。我想每一個作品都是源於生活,源於對生活的那種感動和感觸,然後再由衷地表達出來。這樣一部一部地走過來,我覺得自己身處於這樣偉大的時代,能夠用自己所喜歡的藝術,做一點自己喜歡做的事,很幸福。

        中國網:那麼在整個文化創意産業的鏈條當中,有哪個環節有改善和提高的空間呢?

        崔巍:我覺得現在因為作品多了,市場大了,從過去的計劃經濟到現在的市場經濟之後,可能要在立法上加大對於文化産品的智慧財産權的保護。這一點我們也在提,國家也非常地重視,電影現在已經走在了前面一步,其他的舞臺藝術産品也在做著這方面的一些探索和努力。我相信在提倡依法治國的今天,對於這樣的一些問題,大家都會重視,而且大家也會越來越遵照市場的規律,依法辦事。所以,對於這方面,應該會加大力度。

        人才的培養這幾年一直是非常受重視的,我們國家有“千人計劃”,包括海外人才的計劃、科技領軍人物、文藝的德藝雙馨等等。在這些方面一直應該做得非常好,我想這需要繼續保持。現在對於海歸人才,大家非常重視,同樣對於本土培養的人才,在這一方面,政府現在也是加大力度支援的。

        對於創作者自身就是要沉下心來,深入到生活中,不能閉門造車。就像我們在創作《遇見大運河》的過程中,在前後九年的時間走遍了運河的六省兩市,看到了兩岸生活的人家,看到了物質文化遺産和非物質文化遺産,看到了它的過去和今天,就會油然而生對它的那份情感,創作出來的作品才會具有情感溫度。作為創作者來説,如果你不去深入到生活,不被火熱的生活所感動,那麼你怎麼可能創作出好的作品?所以,我覺得對於我們自身來説,還要靜下心來面對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然後發出自己內心真正所要表達的那一個聲音。

        中國網:那麼在文創産品的傳播過程中,我們應該怎樣展示大國自信和文化自信呢?

        崔巍:文化自信可能對於大家來説會比較遙遠,比較大,比較抽象。其實,它就在我們身邊。比如,當一部像《圖蘭朵》這樣的歌劇裏面的《茉莉花》,讓世界人民了解到了中國民間曲調的時候;當我們的G20峰會讓世界認識到美麗的杭州的時候,其實這種自信和這種偉大,它就在你的身邊,就在你的作品裏。我們的大運河演完了中國運河沿線的六省兩市以後,我們開始行走世界的運河。我們走到了德國的基爾運河,法國的米迪運河,包括埃及的蘇伊士運河和希臘的科林斯運河。

        每到一個地方,我們用著運河共通的語言,講述著不同的故事。比如我們在埃及的時候,有觀眾看完了就不走,他説,你們講的不僅僅是運河的故事,同樣還代表著我們國家的一些現狀。比如我們的尼羅河,其實它也和運河一樣面臨著保護傳承發展的問題。所以,我覺得真正的一部好的藝術作品,題材雖然很大,但是它通過對我們身邊細微情感的呈現,找到世界共通的語言。我想這種自信,你就會油然而生。我們在法國演出的時候,一位義大利的觀眾看完了一直也不走。他説,這是他第一次看中國的舞劇,沒有想到(這麼棒),為此他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親自到中國去看一看。所以,我覺得文化的力量,真的就像十九大報告裏所提出的,是一種磅薄的精神力量,文化也是潤物細無聲的、能夠走入人心的力量。我們現在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實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就是民心相通、心的相通,那麼文化恰恰在這一點,可以用經典的藝術走進民心。我覺得就像大運河一樣,我們會開挖新時代的一條文化的運河。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杭舟;記者:張若夢;攝像/攝影:房小棋;後期:劉凱;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崔巍代表:開挖新時代的文化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