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解讀:中國經濟進入追求高品質增長新階段

本期嘉賓

時間:2017年12月21日

嘉賓: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導 李義平

       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于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會議首次提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總結了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濟發展歷程,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18年經濟工作。此次會議傳達出哪些重要資訊,我們如何預期明年的經濟發展,針對這些問題,中國訪談欄目特邀經濟學家李義平教授對會議內容進行解讀。

      李教授,您好,歡迎您做客我們的演播室。

      李義平: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大家上午好!

      中國網: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通常是先總結過去數年來的經濟發展情況,同時部署來年的經濟工作。據新華社報道,今天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總結黨的十八大以來的經濟成就時認為,經濟結構出現重大變革、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供求平衡是成就的重要方面。您認為供給側改革的成功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李義平:先簡單説一下什麼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很多老百姓對這個概念比較陌生。經濟發展通常是不太平衡的,不平衡是一個常態,平衡是相對的。但是,如果這種不平衡的差距太大、極端,就需要宏觀調控。如果從需求方面去干預,那叫需求管理,就是上項目、寬鬆的貨幣政策。如果從供給方面,就是從創新方面,讓企業生産新的産品,從這些方面解決問題,就是供給側,所謂“側”就是從這邊開始。我們國家長期的經濟發展,快速的經濟發展,再加上宏觀的刺激性政策,積累了大量的結構方面的問題和矛盾。比如,房地産和實體經濟的問題;比如,實體經濟中低端産能嚴重過剩、高端需求嚴重外溢的問題;比如,一些地方過多的金融衍生産品、金融化的問題。這些問題都説明經濟發展碰到的主要問題是結構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黨中央英明決定實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主張完全是合乎中國經濟發展實際情況的。實施以來,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我們從新聞中看到大量新業態的涌現。因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是淘汰落後産能;二是創新,出現新的經濟增長亮點。在我看來,其實創新出現新的經濟增長亮點比淘汰落後産能更重要。大家都知道,落後産能造成污染,不能掙多少錢,它是雞肋,主要就是沒有創新的東西來替代。如果有創新的東西替代,能掙更多的錢,上升到經濟增長制高點,誰還會願意守著那些有問題、有污染的低端産能呢?所以,新業態的涌現是去年以來經濟結構調整的重要方面。鋼鐵、水泥行業的去産能也取得了巨大成就。三是對房地産泡沫的抑制,對金融衍生産品的監管。這些都是黨中央明察秋毫的。所有這些問題都是結構性改革。

      再概括一下,一是創新方面,新業態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二是去産能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在防範金融風險、房地産風險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明確提出了去杠桿化。GDP增加了多少,借了多少錢,是靠借錢來發展的。借一點兒錢可以,借太多了就不能支撐。去杠桿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所以,自實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來,成績還是非常顯著的。

      中國網:在部署2018年工作時會議要求做好八項重點工作,第一就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前面説到供給側改革取得了很大成果,為什麼還要深化改革呢?又能在哪些領域和方面進行深化呢?

      李義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解決深層次的結構問題。結構問題包括第一、第二、第三産業合理不合理。我們把一個産業分為三個環節:研發、製造、知名品牌的經營。第一和第三個環節處於産業鏈高端,有産業話語權。有沒有話語權大不一樣,有沒有品牌大不一樣 。你有品牌,這個店就歡迎你去;沒有品牌,你就要遵守很多“潛規則”。這個方面還有很多事要做,要上升到産業鏈的高端,一、二、三産業也要順序地自然而然地發展現代服務業、生産性服務業。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導李義平。(倫曉璇 攝)

       深層次的結構問題是供給側要解決的主要問題。深層次的結構問題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三四十年的發展積累下來的,中央不可能一兩年就解決這個問題。環境污染都是結構性的問題,結構性調整背後有改革的問題。以往之所以發展那麼快、産生那麼多問題,它背後還存在發展模式的問題。我們必須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調整經濟發展模式。在這種情況下,中央提出繼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你剛才説的那些方面,不僅要從技術方面,從創新方面,而且要從制度方面、體制方面(推進)。30多年來之所以能夠快速發展,就是我們的體制改革。中國創新最多的地方都是市場經濟發展好的地方。創新多了,結構自然而然就調整了。所以,體制方面的成本還很大,還需要在體制方面創新。在怎麼樣引導人們創新、激發人們的創新激情方面,還應該有相應的制度安排。在這些方面,我們還可以深化。

       中國網: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第二項重點工作是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如果倒著推的話,是否還有一些市場主體的活力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又有哪些市場主體還有更大的潛力有待發揮?

      李義平:市場主體首先是國有企業。國有企業能不能發揮市場主體的功能,我們一直在改革。1984年,《中共中央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曾經認為國有企業改革是整個改革的攻堅環節。我們選擇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就是要通過改革使國有企業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市場主體,讓它像市場主體那樣發揮作用。什麼叫市場主體?就是財政約束是硬化的,能生産出社會需要的産品,我就能存在下去。國有企業必須有這樣的意識,必須在這些方向上改革發展。然後才是民營企業。中國市場經濟發達的地區都是民營經濟發達的地方。原來是允許民營經濟發展的,現在也是允許它發展,有“兩個毫不動搖”,但民營經濟發展也遇到很多“玻璃門”、“彈簧門”,不能充分進入。我們黨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國有企業拿出來那一塊,民營企業願不願意進入?民營企業的融資難、成本高的問題怎麼解決?西方在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當年的主要政策就是減稅,也就是供給學派。特朗普現在也提出減稅,從某種意義來講也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減稅來吸引企業。我們也存在這個問題,我們國家各個省之間為了招商引資,紛紛給很多優惠條件,實際上也有很多國家給優惠條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把他們吸引住?特別是民營企業。在這種情況下,更要讓民營企業有廣泛的可以進入的領域,讓它發揮作用。

       除了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還應當吸引外資。高端的走出去、高端的引進來。

      除此之外,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印發的《關於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説,企業家精神的培育就是倡導企業家精神的民族化,讓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精神——敢於創新,敢於探索無限的認識領域,在為社會做出巨大貢獻的情況下解決經濟問題,堅韌不拔地探索。如果廣大人民群眾都有這樣一種精神,就會涌現千千萬萬的企業家。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原來是台州市委書記,台州有黔江摩托、飛躍縫紉機、蘇泊爾。台州沒有什麼資源。但是,台州有千千萬萬的企業家,這些千千萬萬的企業家可以利用全中國的資源,利用全世界的資源。

       廣大人民群眾,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市場主體,市場主體不僅包括生産,而且包括消費,你是消費的主體,你貢獻了,你願意消費,你為你的美麗生活奮鬥了,經濟自然就發展起來了。

       中國網:第三項重點工作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十九大報告最先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性。鄉村振興戰略跟我們過去説的三農問題有什麼關係,又有什麼不同?鄉村振興戰略跟這些年大力推進的小城鎮建設又有什麼關係?

      李義平:十九大報告提出了鄉村振興,讓人感到很振奮。鄉村振興的前提好像就是不行了,或者説有些鄉村“淪陷”了。改革開放以來,很多的村子沒有了,這裡有一個誤解,就是城鎮化的誤解。《人民日報》曾經發表的我的文章説:城鎮化的邏輯,到底是以經濟發展帶動了城鎮化,還是靠城鎮化發展經濟?正確的答案應該是經濟發展帶動了城鎮化。浙江、江蘇、廣東、山東,經濟發展了,涌現了很多民營企業。星羅棋佈的民營企業,大家形成一個聚集地,大家聚集在一塊,這個地方有了産業氛圍,有了人氣,自然而然地就城鎮化了,水到渠成,潤物細無聲的城鎮化。

       還有很多地方靠圈地、趕農民進城、趕農民上樓的方式搞城鎮化。問題是農民到不到城裏來,而是農民到城裏來能不能找到工作,有沒有教育資源、住房資源。如果這些東西都沒有,地也被圈了,農民回不去了。這是一個方面的問題。我們中國必須解決農業的問題,説到底農業永遠都是國民經濟的根基。農業的問題解決糧食的問題。中國人要把自己的飯碗端在自己的手上,必須裝自己的糧食。糧食是特殊的商品,關鍵的時候拿錢買不到糧食。在比較利益的驅使下,很多農民也不願意種地了,很多農村消失了,一夜之間沒有了。

        總書記在“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曾經提出來“看得見山,望得見水,留得住鄉愁”。村子都沒有了,鄉愁還有什麼寄託?要解決三農問題,必須有人,必須有農業的發展,必須有農業的現代化。振興鄉村是現階段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舉措。

       這和最近提出的小城鎮建設有什麼關係?小城鎮建設主要是旅遊,建設一個漂亮的城鎮,不能代表整個鄉村的振興。鄉村振興可以選擇小城鎮建設的道路,但它遠遠是不夠的。必須讓土地的經營權、使用權流轉起來,全面地解決農民問題,振興鄉村。

        振興鄉村不僅包括振興鄉村經濟,而且包括振興鄉村的教育。 

       中國網:八項重點工作中的第七是關於住房的,這是民生問題。中央提出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現在房地産正處於轉折階段,人們正在觀望。有關房産稅的傳言也在網上議論紛紛。請您分析一下中央的政策趨勢將給2018年的房地産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

       李義平:中央的決策太英明瞭,提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這是很好的政策。我們都知道房地産有泡沫,房地産為什麼有泡沫呢?因為房子很大程度上不是用來住的,是用來炒的。一旦用來炒,就有投機,價格就上去了,就是富人佔便宜。房子為什麼又是用來炒的呢?因為我們實行了寬鬆的貨幣政策,它每多發一分錢,你手裏用貨幣表現的財富就縮水一分。我們的貨幣增長速度很快。在這種情況下,貨幣表現的財富每天都在縮水。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保值增值,直觀的反射就是買房地産,房地産功能異化了。該買房子的人,有剛需的人買不起。當房子是買來住的時候是實體經濟;當你買來炒作的時候,它是虛擬經濟。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李義平做客《中國訪談》直播間。(倫曉璇 攝)

       黨中央代表全國人民的利益,黨中央應該是“安得廣廈千萬間,讓廣大人民盡開顏”,在這種情況下提出多渠道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這就不是市場化的供應,不是市場化的也可以供應。多渠道保障,包括公租房、廉租房、共用産權房。經濟學上有這麼一個道理,只要學會了供給和需求,鸚鵡都可以當經濟學家。當供給增加的時候,特別是當供給的信號傳出來之後,需求一定的時候,房地産的價格肯定會降下來。目前是降的因素在增加。因為習近平總書記多少次講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次經濟工作會議上又提出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我們可以預見房子未來的趨勢是有序的。

       美國次貸是從房地産開始的,但它是金融泡沫,是高杠桿率極大地擴大了人們的購買能力,實際上人們沒有那麼大的購買能力。所以,防範金融風險很大程度上是防範房地産風險。未來是降的趨勢在增加,我們黨中央、人民群眾不允許房價瘋了一樣地漲上去,再漲,泡沫就太大了。

       房地産稅是肯定要收的,因為這是不動産,各個國家都是這樣的。市場經濟是法制社會,怎麼能沒有不動産稅呢?所以,房地産稅是什麼時候收、怎麼收的問題,它可以解決房地産的很多問題。比如,過度投機的問題、過度空置率的問題。非常平穩地緩和供需矛盾,在價格方面給我們提供的政策信號都是降的信號,而不是升的信號。特別是三四線城市,更是這樣。

       中國網: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提出了“三大攻堅戰”的概念。今後三年要重點抓好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我們想請您談一談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尤其是金融風險的問題。為什麼中央此時如此重視金融的重大風險?金融風險又體現在哪?

       李義平:中央的三大攻堅戰抓得很準。首先是防範金融風險。1997年,亞洲的危機是金融危機,從泰國開始,席捲南韓,包括中國台灣、中國香港。2008年的美國次貸,從金融方面開始。為什麼出現這麼多的金融風險?我們有的時候把人家的教訓當作了經驗。

       美國人在華爾街靜坐,為什麼在華爾街靜坐?我看完全是應當的。現在華爾街銀行的職能發生了變化。原來的銀行就是存貸,老百姓把錢存到銀行,再借出去。現在銀行的職能變成了放款加傳銷,再加上把還款能力比較差的人的次貸打成包,搞成金融衍生産品,賣給不知情的人。借你一雙慧眼,你都難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後它宣傳經濟自由化,讓政府少監管。然後他們拿幾千萬的年薪。它宣傳自己是新行業,比工業更重要。其實製造業很重要。英國是怎麼崛起的?第一次工業革命發生在英國。美國是怎麼繁榮的?美國製造業很繁榮,如果美國沒有堅強的製造業,它不會打贏世界性戰爭。

       所以我們一定要強化實體經濟,強化製造業。金融風險是由方方面面的原因形成的。比如,房地産泡沫、高杠桿率;比如,以往經濟的刺激。經濟發展是自然而然的過程,不是拔苗助長的過程。多發貨幣就容易形成金融風險。多發貨幣,在沒有創新的情況下,短時間內只能推動價格,再沒有創新的話,只能複製原來的産能,錢還不上。因為馬克思説了,如果貨幣利息太低了,就像啤酒太便宜了,助長人們喝酒;就像肉太便宜了,助長人們吃肉一樣。威廉配第——英國經濟學家——説過,貨幣就像人身上的脂肪,太多了使人行動不方便,太少了會使人生病。刺激太少了,也容易引發金融風險。再加上過度的金融化,片面強調金融佔GDP的比重;再加上監管不到位,把人家錯誤的東西當作經驗,過度的金融化,發金融衍生産品。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風險就是地方債。你不知道借了多少,而且地方上的項目,一般週期長,還款能力比較差。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以後出現了一個新情況,原來凱恩斯主義認為是可以刺激的,可以發國債。2008年美國的次貸爆發了一種新情況,人們對歐洲主權國家的信用産生了懷疑,不相信你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金融風險是很大的。

       我剛剛講是幾個方面形成的,一個方面是房地産,它實際是金融問題。二是不斷的刺激,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現在我們實行中性穩健的貨幣政策。三是很多地方過度強調金融化。四是地方債。

       黨中央提出要加強監管,該處理的處理。現在成立了級別很高的領導小組,由馬凱副總理擔任金融防範委員會主任。

       第二個攻堅戰是精準脫貧。我們要全面建成小康,時間馬上要到了。小康是什麼東西?小康起碼給人的感覺,小康是中國人民的用語,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對小康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就是吃穿不愁。吃的穿的解決了再對美好生活不斷追求。現在還有一些人吃穿的問題不能得到有效解決,所以要精準扶貧。

       精準扶貧不能只給錢,還需要通過産業的選擇,選擇綠色産業。通過提振人們解決貧困問題的決心,通過體制,再通過社會方方面面的幫助,我們前進的路上,一個人都不能落,全面建成小康,又符合社會主義生産目的,社會主義生産目的就是最好地滿足廣大人民群眾變化了的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需求。

       精準扶貧任務很艱巨,特別是一些老區。老區人民對中國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一些老區人民目前還處在貧困狀態,這讓我們共産黨人感到心裏不安。習總書記有親身體會,他在延安插過隊。在這種情況下,精準扶貧一定要作為我們黨非常重要的任務,是代表人民群眾利益的任務。

       中國網:還有第三大攻堅戰污染防治。

       李義平:污染防治很重要。人民群眾的福利包括幾種,不光是經濟福利。經濟福利就是經濟發展了,你有錢了,可以買大房子,可以旅遊,可以買汽車。

       還有一種是社會福利,現在的教育問題。講到民生的時候,教育的問題提得很具體,幼兒園的問題、中小學的問題、擇校熱的問題。習總書記在這次經濟工作會議上講得 很具體,讓人很感動。這些問題不解決,人民群眾會産生焦慮,這是社會生活方面的福利。

       還包括自然界的福利,乾淨的空氣、健康的飲用水、物種的多樣性。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人民的健康問題就解決不了,保證不了。乾淨的空氣、清潔的空氣是可以賣錢的,海南島並不發達,有錢人都在冬天到海南島,幹什麼呢?因為海南島的空氣好。這幾年貴州的發展很活躍,因為貴州的空氣好。所以,我們不能沒有金山銀山,但是如果有了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就可以變成金山銀山。

       防治污染為什麼要打攻堅戰?就是因為我們前一段時間的發展模式容易造成污染。很多地方有錯誤認識,片面追求GDP速度。國民生産總值是一個國家在一年之內生産的全部産品和勞務的價格總和。它掩蓋了很多,掩蓋了自給自足的東西。西方經濟學講到這個概念:一個男主人雇了女保姆,給她發工資,GDP就增加了。兩個人日久生情,結婚了,女的幹的還是這個事,所不同的是不發工資了。不發工資,GDP減少了。它掩蓋了污染的問題。北京的霧霾,空氣凈化器、口罩賣得很好,工廠效益好了,GDP是增加的,但人民群眾實在是無奈的。我經常問我的學生,是三四輛汽車在公路上平安無事地行駛對GDP的貢獻大,還是出了嚴重的車禍了對GDP的貢獻大?顯然是出了嚴重車禍對GDP的貢獻大,因為車子不能用了,要買新車,工廠的效益又增加了。我們為了GDP的速度,掩蓋了很多東西。我們應該防治污染,應該打響藍天保衛戰,讓藍天保衛戰成為經濟發展的主要指導思想。

       習近平的經濟思想,主要以五大發展理念為指導。在我們共産黨的領導下,沒有辦不成的事情。只要我們治理污染,環境完全可以好起來。發達國家也走了這樣一條路,後來他們認識到,你要想持續發展,必須要綠色,因為綠色本身就是人們的福利所在。在這種情況下,各地地方政府應當響應黨中央的號召,堅決在藍天保衛戰、治理環境污染方面下大的工夫。大家現在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已經開始行動了。這是很好的跡象。

       中國網:最後請您談一談您對此次經濟工作會議的整體印象,包括對會議提出的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和高品質的增長。您怎麼看這兩方面?還有哪些亮點特別引起您的注意?

       李義平:這次經濟工作會議充分表明瞭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進入了新時代,有了新時代的強烈的特徵,也表明我們的經濟發展進入了新階段。這個新階段就是從原來的長身高轉化為強身健體,就是從原來的追求經濟增長速度到了千方百計地追求經濟增長的品質。

       什麼叫經濟增長的品質呢?它包括産品的品質,電視機做得好,汽車做得好,窗戶做得好,這都是産品的品質。但是,它不僅僅是産品的品質,還包括産品要做得好,要符合人性。它包括産業結構的合理,一、二、三産業結構的合理。在一個産業中,很多的産業能夠處於産業鏈的高端。它包括能夠跟自然界和諧相處。它包括不斷把廣大人民群眾創新的激情調動起來,依靠創新發展,靠全要素生産率。什麼叫全要素生産率?主要講的就是技術創新的貢獻,主要講的是體制改革的貢獻。這應該是高品質的。這樣的高品質可以保證經濟持續穩定發展,可以表述經濟真正的強大。

       我曾經問學生,如果GDP可以用秤稱,一個發展中國家和一個發達國家單位美元的GDP,1000萬美元發達國家的GDP和1000萬美元發展中國家的GDP,哪個國家的GDP的份量重?應該是發展中國家的,它涉及到GDP的物質構成。所以,我們應該讓産業的産品優秀起來,讓産業結構優秀起來,讓人和自然和諧起來,讓全要素生産率不斷增長。然後,我們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經濟增長品質這種方式應該有體制保障,兩種體制是不一樣的。一個是快速推動經濟發展的體制,上項目;一個是保證經濟增長品質的體制。這是需要我們在改革中探索和完善的。

       你剛剛講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習總書記反覆講“穩”是很重要的。經濟上的“穩”,爬溝過坎的時候,如果“穩”,即使出問題,也不會出大問題。我們現在向前進,就像爬坡一樣,咬不住會向後退,拉美國家就有往後退的。英國現在發展得很好,但它現在不是第一了。所以,穩住很重要,穩住了才有前進的可能性。當然,穩住不是目的,穩住是為了高品質的前進。我們前進的方向應當是經濟發展的高品質,應該是根據社會主要矛盾的需要。

       我們原來社會主要矛盾是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和落後的社會生産力之間的矛盾。現在的社會主要矛盾是廣大人民變化了的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和經濟發展不充分不平衡之間的矛盾。不充分就是發展了但發展得不到位,不平衡就是還有很多嚴重失衡的地方。這些都影響到經濟的穩。

       除了經濟的“穩”,社會的“穩”也很重要。一個國家經常發生恐怖事件,還怎麼發展?中國人民最大的福利,可能自己沒感覺到,就是這個社會很穩定。社會穩定了,才可以談得上發展。沒有穩定,每個人的幸福生活都被打亂,還談什麼穩定發展?所以,我們首先要做好“穩”。但是,我們的“穩”不是為了穩,而是要穩中求進。求進就是要創新,就是要高品質的推動經濟發展,要高品質、高效率,要轉換動能。這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來的。同時,通過改革深化經濟體制改革,以體制保證這些偉大任務的光榮實現。   

       中國網:再次感謝李教授對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詳細解讀。再次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再見!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段冰;攝像:王一辰/劉哲;後期:劉凱;攝影:倫曉璇;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解讀:中國經濟進入追求高品質增長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