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十九大黨章修改:新時代的科學判斷和正確指導

本期嘉賓

時間:2017年10月29日
嘉賓: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教授 陳述

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2017年10月24日,黨的十九大通過了《中國共産黨章程(修正案)》。28日,新華社全文播發了新的黨章。此次修改黨章,主要改了哪些內容,意義何在?為了更好地理解和學習新黨章,《中國訪談》特邀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專家進行解讀。

陳老師,您好!歡迎您做客我們的演播室。

陳述: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大家好!

中國網:比較一下黨章新舊兩個版本,我們會發現,此次十九大對黨章修改的內容還是挺多的。如果讓您歸納一下,您認為主要在哪些方面做了修改?它的延續性又體現在了哪呢?

陳述: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應該這樣講,十九大通過的這個黨章-28日已經見報,在媒體上公開了,從這個黨章上看,應該這樣講,改動的地方還是不少。這些改動非常必要,也符合咱們黨在十八屆六中全會所決定的,召開十九大的時候要對《中國共産黨章程》進行相應的修改這樣一個主要的原則。如果説這個改動有哪些的話,我們可以這樣講,這個十九大通過的黨章(修正案),體現了中國共産黨在96年這個歷史過程中,對黨章修改的一些主要原則,這個還是堅持的;特別是黨章裏對中國共産黨指導思想這方面的改動,應該是十九大對黨章的最重要的改動,也就是增加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樣的內容,並且把這個思想同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一同作為我們共産黨的行動指南,來指導中國共産黨今後各個方面的工作。這應該是最大的,或者説最重要的一個改動。

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陳述教授。(鄭亮 攝)

除此之外,在如何堅持我們黨的基本路線(的問題上),基本路線的主要依據是咱們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變化,這個方面的改動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個改動,它涉及到我們的基本路線,也要涉及到“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四個全面”戰略佈局這樣一些方面的內容。除了這方面的改動之外,在國防建設方面增加了一些新的內容,生態文明建設也增添了新的內容。這些應該説都是十八大以來,中國共産黨在治國理政方面積累的一些經驗,也是把這些成功的做法,把它上升為黨章裏面的內容來進行規定。

還有一些改動,比如説在條文中,對黨的領導、黨的建設,包括基層組織建設這些,還增加了一些條文,這方面應該説改動也是與時俱進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今後在學習黨章、遵守黨章過程中應該加以高度關注,並且把這些新的規定落到實處。這是改動方面的內容。

如果説延續的話,中國共産黨的性質、宗旨、綱領這些方面一直都是延續下來的,也就是説我們的性質還是工人階級先鋒隊,還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還要做到“三個代表”,最高理想還是實現共産主義,像這些基本的內容還是延續的。另外,我們這個黨章,應該説中國共産黨是個成熟的政黨,這個成熟的政黨在1945年開七大的時候,我們中國共産黨的章程就比較完備了,而且很科學,用科學理論來進行指導,形成中國共産黨的黨章。隨後,在八大、十二大,對黨章進行修改,這個黨章應該説也是完備的,也是科學的。

關於這方面的延續,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總綱部分,一部分是條文部分,像這樣重大的文件體例上應該説也是延續的,也是繼承的,應該説基本保持穩定。條文這方面的修改,可以説十一章這個大的結構還是保留的,這個是延續下來的。但是有一些微調,就是在條文部分中加了兩條,這個可以説是一個改動。但是總的來講,從體例上、從結構上,這個也是延續的。這個問題就到這兒。

中國網:黨的十八大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道路、理論體系、制度作了新闡述,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佈局的部分作了充實,主要納入了生態文明建設,還充實了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等內容。十九大又將習近平提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了黨章。那麼,什麼叫“新時代”,新在哪兒?修改後的新黨章是怎樣描寫這個新時代的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對全黨今後的工作及國家的發展具有怎樣的指導意義?

陳述:“新時代”是十九大的一個亮點,也可以説是十九大里面一個立論基礎。因為新時代就意味著,我們中國共産黨在領導中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這個長過程中,我們已經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接著還要繼續去實現第二個一百年這樣一個戰略目標的交匯期,就是兩個一百年這樣的交匯期。這個新時代,實際上就是説,我們在整個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已經取得了輝煌的成就。

按照當年毛澤東設想,我們中國要經過一百年才能夠建設一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強國。等到鄧小平把這個重任接過來的時候,也就是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這個時候已經過去了30年,從1949年到1979年,過去了30年。這70年,我們應該怎麼建設?鄧小平也是在這方面花費了很多的心血,也做了預測,也在這方面提出了發展戰略。這個發展戰略後來是在中國共産黨的十三大上劃分為“三步走”。

到1995年的時候,可以説這三步走的前兩步,也就是當時計劃要在20世紀末達到小康社會,國民生産總值要比70年代末翻兩番,1995年就實現這個目標了。當時,又進一步提出,每人平均也要翻兩番,這個1997年就實現了。從現在來看,1997年,就是20年前開十五大——十五大江澤民做報告的時候,就對即將到來的新世紀這個發展戰略做了三個階段的劃分,也就是前十年要建設小康社會,要國內生産總值(GDP)翻一番,到2020年的時候再翻一番,然後就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可以這樣講,這個目標實現應該就標誌著我們的發展要進入一個比較重要的新的時期。

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陳述教授做客《中國訪談》直播間。(鄭亮 攝)

隨後,十五大以後,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都對這個發展戰略進行了規劃,進行了設想。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全國各族人民進行艱苦奮鬥,進行建設,在召開十九大期間,對咱們發展的狀況,對我們國家歷史性的變革進行了全面的概括和總結,可以這樣講,做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判斷,就是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十九大報告裏對這個新時代進行了完整的概括。我想,我們學黨章的時候也要結合十九大上習近平代表中央委員會做的這個報告,這樣就會更好地理解,這個新時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新時代。

習近平的概括我讀了一下,他這樣講:“這樣的新時代,是承前啟後、繼往開來,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繼續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時代;第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時代,是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鬥,不斷創造美好生活,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時代,是全體中華兒女力同心、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是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做出更大貢獻的時代。”

中國網:陳老師,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指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産之間的矛盾。這樣的表述維持了很多年,此次黨的十九大報告對主要矛盾的表述作了很大的改變。黨章修正案也體現了這一改變。對主要矛盾的新的判斷意味著什麼?對現實的指導意義又是什麼呢?

陳述:這個問題非常好,因為對於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非常重要,它關係到中國共産黨如何確定自己的道路、路線、方針、政策,也可以説它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一個基點和出發點。關於這個問題,從中國共産黨的歷史來看,是非常重視研究和判斷社會主要矛盾的,在這個長過程中,因為它至關重要,所以,在領導革命、建設、改革的過程中,中國共産黨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一共做出了6次判斷,也就是説加上十九大這一次一共是6次。

第一次是民主革命時期,這個時候一個規範的表述,就是“帝國主義和中華民族的矛盾、封建主義和人民大眾的矛盾,是近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這是毛澤東在《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産黨》這篇文章中確定下來的,全黨也接受,在這個基礎上就決定了中國革命怎麼搞,也就是説你革命的總路線是什麼,你革命的個人是誰,革命的對像是誰,革命的動力是什麼,革命的前途如何,怎麼去搞革命,怎麼樣才能把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統治推翻呢?那你要靠統一戰線,要靠武裝鬥爭,還要把黨建設好。所以,中國共産黨當時的一整套革命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綱領都和準確判斷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有直接的關係。

回過頭來,我們看以前,由於黨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判斷準確,就出現了“右”的錯誤,出現了王明“教條主義”錯誤,這就給革命帶來了損失。而中國共産黨能夠判斷這個主要矛盾之後,就一步一步地從勝利走向勝利了。所以,判斷主要矛盾的重要性,從這裡面就可以得到歷史的檢驗。

隨後,在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在建國之前的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當時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又進行了第二次判斷,那個時候要建設新中國,要建立社會主義制度。那這個時候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在哪兒呢?毛澤東説是工人階級和資産階級、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矛盾。這個主要矛盾判斷得準確,所以取得了社會主義改造的成功,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也鞏固了我們這樣一個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

在八大的時候,這個時候社會主義制度已經建成了,對當時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又進行了新的研究、新的判斷,得出了新的結論,那就是強調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和社會生産不能滿足需要之間的矛盾。這應該説是正確的。所以,八大也確定了,要實現工業化,要建設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這樣正確的總路線,而且在建設方面,也取得了比較大的成效。

但是後來,由於出現了波蘭、匈牙利事件,這是1956年10月份以後,中國本身又出現了1957年“反右派鬥爭”這樣的情況,當時對主要矛盾的判斷就出現了變化,但這個變化應該説是失誤的,認為無産階級和資産階級的矛盾、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是主要矛盾,導致以階級鬥爭為綱,後來導致“文化大革命”,影響我們的建設,跟這個主要矛盾的判斷是有關係的。所以,這方面我們也有教訓,這應該是第四次判斷。

你剛才所説的,十一屆六中全會的判斷,應該説是經過總結文化大革命的經驗教訓,在總結八大以來整個社會主義建設經驗的基礎上,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他們對國情、對主要矛盾重新認識,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可以説,以這個為基礎,中國共産黨在改革開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時期的路線、道路以及理論得到了發展。所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你説的這個十一屆六中全會的判斷,一直到十八大的黨章裏,都可以這樣來表述,這樣來規定。

這次十九大從實際出發,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取得的成效、我們發展的階段等各個方面進行綜合分析,得出現在的主要矛盾發生變化了(的結論)。你説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除了原來那個物質、文化方面的需要、基本的生存這方面的需要之外,現在不斷增長的,人民需要更民主、自由,需要在生態這方面呼吸更好的空氣,能夠經常在藍天之下青山綠水之間生活,這樣的願望應該説在增長。另外,社會這方面,人民對公平正義這方面的需求應該説也是比以往要增長。對這個不斷的變化,經過分析,經過調查研究,經過全黨同志在理論上進行探索,可以這樣講,十九大出了這樣一個判斷,應該説也是十九大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論成果。

至於對現在有什麼指導意義,我想剛才我講的這個情況,主要矛盾的判斷像一塊基石一樣,這個基石如果搭得好,這上面形成的理論、道路、制度,還有整個發展戰略,治國理政方方面面,應該説都會針對這樣的問題,以這個作為一個核心問題或者基本問題,來把各方面的工作做好。所以,這個是至關重要的。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十八大以來治國理政的過程中,可以這樣講,是非常注重人民的,以人民為中心;今後,還要堅持人民為核心的基本立場和原則,如果堅持它的話,就要準確地判斷我們中國現代社會的主要矛盾。如果判斷準確的話,以這個作為基點,可以這樣講,會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或者我們直接説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取得更加輝煌的成就。

中國網:黨章修正案中寫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路線時有這樣一句話:“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奮鬥”。大家都會發現增加了“美麗”兩字。對於這個“美麗”,應該怎麼理解呢?

陳述:這個問題也問得很好,也是需要動腦筋、需要研究才能清楚地認識的。因為“美麗”這個詞單獨地看比較抽象,確實讓人感覺到有點虛。我們平時説美麗的時候更多的是讚美之詞,但是從我們黨的基本路線這個五大目標裏面的一個目標來看,這個我感覺還不能説它虛。它是這樣一個情況:我們這個基本路線實際上是和“五位一體”建設這個總體佈局是相應的。比如説這個“富強”,應該説相應對的是咱們的經濟建設;“民主”是相對於民主政治建設;“文明”是相對於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和諧”是相對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社會建設;這個“美麗”實際上是對應咱們一直強調的生態文明建設。生態文明建設這方面,我們在學習黨章的時候,要看到黨章裏面對生態文明建設的一些基本原則做了規定。你把這些聯繫起來就不會感到虛了。

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陳述教授。(鄭亮 攝)

可以這樣講,我們學習黨章還要求和學習十九大報告結合起來。十九大報告裏面,習近平在這方面的論述、闡述應該説也是很科學、很到位的,也是從我們中國的實際出發的。如果把這個再和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那個《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十三五”規劃的建議》結合起來,它是把生態文明建設的具體目標都做了規定。這個《建議》是中共中央五中全會通過的,《建議》之後又形成了規劃綱要,這個綱要又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那這樣來講,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這個“十三五”規劃綱要那是實實在在的,國土怎麼整治,怎麼建立大的工程,怎麼樣進行監管,那都是實實在在的。所以,我覺得還不能説虛,應該説是實實在在的,是咱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裏面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反映中國共産黨代表人民根本利益、人民這種追求嚮往,是中國共産黨奮鬥目標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體現。

中國網:此次修改黨章,增加了 “黨領導一切”的條文。實際上,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説要堅持黨的領導,但為什麼過去一直沒有將這一條寫入黨章?此次寫入,又有什麼重要的現實意義呢?

陳述:關於黨的領導的問題,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因為中國共産黨一成立,它就要肩負起領導人民實現國家獨立、人民解放,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用習近平同志的話來講,就是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共産黨成立就要把這個責任擔當起來。可以説你説的這個問題確實是這樣的,共産黨一直是領導著這樣一項偉大的事業,以前沒有寫到黨章裏,但實際上可以説在黨章裏是有體現的,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或者是執政,應該説體現了這樣一個內容,但是沒有把它突出出來,這也是一個情況。

我們可以這樣講,中國共産黨章程有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對中國共産黨革命、建設、改革的經驗,特別是十八大以來治國理政的經驗進行了總結,把這些成功的,實踐證明是正確的這樣一些理論原則和經驗都寫到了黨章裏。就是加強黨的領導、強調黨的領導這方面也是歷史經驗的總結,在總結基礎上的一個昇華,一個提升。

我們為什麼説是經驗的總結呢?什麼時候加強黨的領導,對我們這個大國來説、對我們這個大黨來説至關重要。所以,在八大的時候,在後來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毛澤東一直強調黨是領導一切的,毛澤東多次強調。那麼經過改革開放以來很長時間,在總結這樣長期經驗的基礎上,鄧小平1992年發表視察南方談話。在這個談話和之前的談話裏面,鄧小平多次講過,要加強黨的領導,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可以説毛澤東經過長期領導革命這樣一個過程,通過總結經驗;鄧小平也可以説長期參與領導革命,然後又領導改革開放,他們在總結經驗的過程中得出這樣的結論,應該説是很重要的、也很有價值的。習近平應該説他是一個理論思維很強的領導人,那麼在這方面應該説也是個善於總結經驗的人。

黨領導一切寫在黨章裏,對我們當前、今後實現我們黨制定的目標,或者直接説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樣的歷史使命是至關重要的。所以,黨章對這個的強調,我想也是全黨和全國人民的一個願望。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一點回答。

中國網:感謝陳老師今天做客我們的演播室,對黨章修改做了詳細的解讀。謝謝!謝謝各位網友的收看!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段冰;攝像:董超/劉哲;後期:劉哲;攝影:鄭亮;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段冰;攝像:董超/劉哲;後期:劉哲;攝影:鄭亮;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