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環 境>>要聞推薦
祁連山生態破壞嚴重:雪線上移 冰川退縮
中國網 | 時間: 2007-07-27  | 文章來源: 蘭州晨報
 
 
祁連山保護區成功繁育的馬鹿
   生存:壓垮母親山的重負

現年58歲的毛振璽老人一家三代近10口人居住在保護區內的寺大隆村,他目睹了山裏人口膨脹,超載放牧、過度開墾、亂砍濫伐、亂挖中藥材等給大山帶來的傷害。面對群山,他常嘟囔的一句話就是:“孩子們以後可怎麼生活呢?”

祁連山雪線為什麼會上升?祁連山冰川為什麼會退縮?毛振璽想不明白,但中科院寒旱所的專家卻在研究後指出,除全球氣候變暖引起的自然氣候的因素外,人類活動是最大的因素。

靠山吃山“吃”病了祁連山

俗話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祁連山作為物産富饒的巨大寶庫,我們的先民自然是靠著她繁衍生息數千年,直至今天,我們仍然要向祁連山不斷地索取。

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當地政府就盯上了祁連山豐富的天然資源,但由於山區普遍缺乏勞動力,便開始從山外往山裏大規模的遷人。現在居住在寺大隆村的58歲老人毛振璽就是上世紀60年代從山下的安陽遷到山上去的。毛振璽老人從14歲上山,一呆就是幾十年,他熟悉山上的一草一木,對山區環境的變遷更有著心痛的體會。

毛振璽説,以前的彭溝(寺大隆村所在的後山)全是密實的大林子,牽著騾馬根本走不進去。那時村子上只有30幾戶人家、100多口人,還有4萬多牲口,雖然交通不便,但日子倒也好著呢。後來人多了,靠養牲口過日子已經無法支撐,就開始砍樹賣錢,後來樹都砍了,草也長不盛了,而且動不動就發洪水、泥石流,日子更苦了。

據毛振璽講,在不斷增長的人口壓力下,村民們只能靠超載放牧的方式來增加收入,還有相當一部分居民靠採集蘑菇、中草藥等林下資源或盜伐林木、毀林開荒作為主要經濟收入來源。後來,省上發文禁止採伐森林,並成立祁連山保護區,才有所改觀。看著院外護林員補種在半山腰的林子,毛振璽癡癡地説:“以前彭溝垴子(寺大隆村所在的後山的山頂)上的積雪從沒化過,前幾年開始一到七八月份,雪就沒了。旱啊!草長不好,孩子們以後可怎麼辦呢!”據寺大隆保護站工作人員介紹,由於近年來山區乾旱嚴重,山區農牧業生産更為艱難。迫於生計,部分群眾又進入林區亂採濫挖野生植物資源,無限制增加牲畜數量,對生態環境的壓力和威脅越來越大。

記者從祁連山保護區管理局了解到,目前在保護區及周邊範圍內有71個鄉(鎮),人口約70萬。保護區內現有居民57421戶、229661人,存欄大小牲畜156.2萬頭,僅水源涵養林保護核心區內目前還有居民844戶、1877人。據了解,這些保護區內的居民大都從事畜牧業,加之山大溝深,交通不便,保護區內居民普遍文化教育落後,這又使得區域經濟發展非常落後。

毀林毀掉了青山和希望

記者在祁連山的林區內發現,作為主要森林植被的青海雲杉東一塊西一塊,呈斑塊狀分佈。保護區的專家告訴記者,這除了自然因素外,與以前伐木毀林也有很大的關係。

祁連山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裴雯告訴記者,據史料記載,最早的祁連山大規模毀林當屬清初大將年羹堯。清雍正元年(1723年),征西將軍年羹堯率軍平青海羅布藏丹津之亂,就命手下放火燒山,使幾萬畝森林成為焦土。其實,對於水源涵養林的重要作用,古人早有清醒的認識,那就是“雪山千仞,松杉萬本,保持水土,涵源吐流”。清朝嘉慶年間,甘肅提督蘇寧阿就認為“姦民偷伐松林,有礙水源”,並立規:“伐木一株者斬”、“禁止永遠樵採”。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後,國民黨政府對祁連山的林木進行剃頭式的聯片砍伐,使幾千畝林地成為永遠的荒山禿嶺。解放後,這種愚昧的毀林行為仍沒有被認識。1958至1959年,大躍進和大建設,導致天然林遭到更嚴重的破壞。僅僅兩年時間,祁連山森林總蓄積量就下降了53萬立方米,減少比率達25%。上世紀70年代開始,因建設需要和人口增加,祁連山開始了長期的過度砍伐及毀林開荒,到本世紀初,祁連山森林面積比建國初期又減少了32%。而今的祁連山東部冷龍嶺北坡的油松林和青桿林已被砍伐殆盡,楊樹林和樺木林也嚴重退化。

    據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調查,近年來另有40萬畝灌木林被毀,水土流失面積擴大到670萬畝。由於多年過度放牧和祁連山農業人口增加,200萬畝灌木林淪為荒漠或草場。祁連山自然保護區成立後,由於種種原因,仍不能有效地實施監控和管理,破壞性盜伐、開荒毀林的事件無法禁絕,祁連山森林植被仍未能擺脫危局。
 
巡山時遇上河水上漲就沒有路了
    水資源過度開發釀惡果

從張掖出發前往寺大隆保護站前,祁連山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裴雯告訴記者,由於祁連山的水資源比較豐富,吸引了許多投資者在山裏修建水電站。但當記者見到那些大大小小和正在修建的水電站的時候,仍然吃了一驚,尤其是黑河中游祁連山段的小水站電密集程度前所未見。站在小孤山電站的泄洪壩下,記者發現在兩山巨石夾峙之下,咆哮的河水奔騰而出。説實話,沒想到山間的黑河水量竟會這麼豐富。在小孤山後的深峽裏,出現了一段已經乾涸的河床,司機王師傅告訴記者,小孤山電站為了發電需要,在山裏鑽了隧洞把黑河水引走了,這段乾涸的河床只在洪水來時才用於泄洪。

在山間,記者看到許多人背著角鐵爬到山腰架設電桿。在他們的腳下,不足10公里的路段分別是在建的小孤山電站、大孤山電站、二龍山電站、三道灣電站。除此之外,還有準備建設的寺大隆電站等等。採訪中,一位施工人員告訴記者,這裡的水流量很大,加上落差大、水流急,非常適合水電開發。

但記者卻發現,由於水電資源開發密集,使得一些河段的水量時多時少。這不僅給黑河在祁連山區的流域生態完整性帶來負面影響,更直接導致黑河中下游的生態災難。有關專家調研後發現,由於黑河上中游截流量猛增,導致下游來水量銳減,首先受到危害的就是生態。資料顯示,從上世紀60年代至今,黑河流入額濟納旗的水量已由每年10多億立方米減至2億立方米左右,而東、西居延海分別於1961年、1992年乾涸,造成居延綠洲大面積退化、萎縮。梭梭林在最近50多年間由113萬公頃減少到38萬公頃,額濟納胡楊林也由5萬公頃減至2.6萬公頃,嚴重退化的草場面積已有330多萬公頃,草本植物由200多種減至80余種。

記者手記

未來是我們親手毀掉的

當前,地球氣候正經歷著一次以全球變暖為主要特徵的顯著變化。科學研究發現,我國西北等地區近百年來氣溫上升了0.4℃-0.5℃。氣溫升高帶來了更多的降水,但同時也使冰川消融加速。尤其近20年來,隨著全球性的升溫,祁連山冰川大幅縮減,融水比上世紀70年代減少了大約10億立方米。冰川的萎縮態勢將繼續,預計面積在2平方公里左右的小冰川將在2050年前基本消亡,較大的冰川也只有部分可以勉強支援到本世紀50年代以後。隨之而來的是雪線上升。預計祁連山最低雪線會繼續升高,將由2000年的4400米上升到4900米以上。專家分析説,這是一個緩慢而微觀的過程,但由此而帶來的後果難以預測,隨著冰川規模的不斷縮小,冰川徑流勢必趨於減少,其影響將是深遠的。

全球性氣溫上升帶來的影響終究只是造成祁連山生態惡化、冰川消失、雪線上升的一個原因。在實地踏訪之後,你不得不相信:未來是我們親手毀掉的!無論是開荒、伐木、濫牧還是無節制開發水電資源!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樂購
我要網上開店
我要購物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