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教 育>>翻譯
英語定語從句譯法補遺
中國網 | 時間: 2007-06-18  | 文章來源: 中國翻譯協會

就英譯漢而論,定語從句的翻譯既是重點又是難點。大凡譯文之生硬、拗口甚至晦澀多半都是因沒能譯好定語從句所致。 鋻於此, 被眾多高校用作翻譯課教本的《英漢翻譯教程》①(以下簡稱《教程》)對定語從句的討論特別充分,《中國翻譯》這些年來也發表了不少專論英語定語從句漢譯的文章,如筆者手邊就有《英語定語從句的基本譯法》②(以下簡稱《基本譯法》)、 《知其然,亦應知其所以然———論英語關係分句(定語從句)及其漢譯》③(以下簡稱《知其然》)和《限制性定語從句傳統譯法的探討》④(以下簡稱《探討》)等三篇論文。《基本譯法》循《教程》之道引用若干譯例,在表層語法結構上進行歸納分類,總結出了定語從句的兩種譯法,即“合譯法”和“分譯法”;《知其然》撇開《教程》名目繁多且不甚科學的方法技巧,抓住關係分句(定語從句)深層結構這個關鍵,從而使譯者面對定語從句能心中有數,方法技巧的問題便迎刃而解。《探討》則根據功能翻譯理論的基本原則和方法,區分了限制性定語從句的修辭功能,指出應根據主句和從句之間的語義邏輯關係進行翻譯。上述三文雖角度不同,層次有別,可都立論有據,論述充分,結論合理,具有較高的學術水準和理論價值。但美中不足的是,三文中給出的某些譯例都或多或少地使各自的理論或主張打了些折扣。如《基本譯法》為了説明要分清主從句的層次,引用了《教程》134頁上一個譯例:

(1) World War II was, however, more complex than World War I, which was a collision among the imperialist powers over the spoils of markets, resources and territories.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帝國主義列強之間爭奪市場、資源和領土的衝突,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卻比第一次複雜。

《基本譯法》強調説:“譯文中從句前置層次才清楚。”可為了此句主從層次清楚,譯者卻忽略了此句同上文的層次關係,活生生地譯掉了原文中的however一詞。如果有人把此句譯成:“可二戰比一戰更為複雜,因為一戰只是帝國主義列強間爭奪市場、資源和領土的戰爭。”《基本譯法》的作者能説這句譯文沒分清主從句的層次嗎?

又如《知其然》一文為了説明有的英語定語從句帶有狀語含義,引用了《教程》137頁上的一個譯例:

(2) He would be a shortsighted commander who merely manned his fortress and did not look beyond.

誰如果只守城堡而不往遠處看,那他就是個目光短淺的指揮員。

但要是有人把此句譯成:“只守要塞不看遠處的指揮官是目光短淺的指揮官。”那《知其然》的作者又怎樣同他理論呢?

再如《探討》為了強調具有“弱限制”功能的英語定語從句漢譯時必須前置,引用了《教程》131頁上一個譯例:

(3) They would have had to live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under the stigma that he had recklessly precipitated an action which wrecked the Summit Conference and conceivably could have launched a nuclear war.

他們可能已不得不蒙著一種臭名而終其餘生,這個臭名就是:他曾貿貿然採取了一項行動,這項行動破壞了最高級會談,並且可以設想,還可能已觸發一場核戰爭。

不過《探討》將上句改譯成了:

“他們可能已因他草率地採取了破壞最高級會談的行動,可能引發一場核戰爭這種罵名而不得已茍度余生。”

雖説改譯後的譯文在一定程度上實踐了《探討》的理論,把action後定語從句的前半部分譯成了“行動”的定語,但這種實踐顯然並不充分,而且整個譯句似乎也算不上一句通順的中文。倘若有人把這個句子譯成:“他們的余生很可能得蒙上恥辱,因為他曾貿然促成過一項既破壞了最高級會談又差點兒引發一場核戰爭的行動。”那麼在一些讀者的心目中,《探討》所依據的“功能翻譯理論”很可能也會under the stigma。

奈達先生説:“理論必須建立在實踐的基礎上 (theories should be built on practice)。”⑤ 紐馬克好像也説過:研究翻譯理論就是要找出適當的翻譯方法。近年國內發表過不少談英語定語從句譯法的理論文章,似乎對翻譯這種定語從句的原則已達成了共識。雖然各家説法不同,但歸結起來不外乎兩條:一、凡是像漢語定語一樣起修飾限製作用的英語定語從句都必須譯成定語(下稱“原則一”);二、對於起補充説明作用的英語定語從句則根據其補充説明的事項(如原因、目的、時間、地點、結果、假設、讓步、條件以及伴隨情況等)譯成相應的狀語從句或並列分句(下稱“原則二”)。從理論上講,這兩條原則可謂毋庸置疑,顛撲不破。因為不管你是用嚴復的“信達雅”、奈達的“等值”還是用辜正坤先生的“最佳近似度”作為標準,把起修飾限製作用的attributive clause譯成定語都是最佳選擇;而對起補充説明作用的attributive clause,因漢語定語不具有補充説明的功能,當然只有另辟蹊徑,酌情翻譯。但理論的發展似乎並未給翻譯實踐帶來新氣象,連許多提出理論的人也未能把一些起修飾限製作用的英語定語從句譯成定語。究其原因,這些理論研究者並沒借助自己的新理論到實踐中去尋找新的方法,雖然他們把語用學、語言學、社會語言學以及符號學的新理論引入英語定語從句譯法的研究,但一落實到具體方法上,仍然跳不出《教程》那些傳統譯法的窠臼,不是“前置”就是“後置”,除此別無他法。為了説明問題,現在我們也從《教程》引用三個譯例:

(4) I want a man who will throw his hat over the Chindwin and then lead his troops after it.

我要的是這樣一個人,他決心在欽敦江破釜沉舟,然後率領部隊前進。(p.14)

(5) They are striving for the ideal which is close to the heart of every Chinese and for which, in the past, many Chinese have laid down their lives.

他們正在為實現一個理想而努力,這個理想是每個中國人所珍愛的,在過去,許多中國人曾為了這個理想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p.131)

(6) But without Adolf Hitler, who was possessed of a demoniac personality, a granite will, uncanny instincts, a cold ruthlessness, a remarkable intellect, a soaring imagination and—until toward the end, when drunk with power and success, he overreached himself—an amazing capacity to size up people and situations, there almost certainly would never have been a Third Reich.

1   2   3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樂購
我要網上開店
我要購物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