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教 育>>翻譯
對外宣傳中的英語品質亟待提高
中國網 | 時間: 2007-06-18  | 文章來源: 中國翻譯協會

我國經濟正在逐步與世界接軌。這個進程在一定角度和程度上來説,是通過英語這個媒介來實現的。那麼我們的英語水準究竟如何呢?是否能夠適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需要?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雖然英語在中國的普及面很廣,但就英語在實踐中的應用而言,其效果是不容樂觀的。

根據《參考消息》的報道,一些英國語言學家在一次名為“世界語言:英語面臨的危機和機遇”的會議上表示,他們擔心世界各地冒出來的新式英語將使地道英語不復存在。他們認為,那些沒有經過嚴格訓練而學説英語的人,對英語的誤用會越來越嚴重。提到的例子包括新加坡式英語、中式英語、法式英語、德式英語、西班牙式英語,等等。

這種所謂的中式英語(Chinglish)在我國的確十分流行,它已嚴重地影響了我們的對外交流,削弱了我們的對外宣傳效果。早在十多年前,即我國實行改革開放的初期,一些外國朋友就在《中國日報》上發表文章就這個問題提出過意見和建議。其中有兩篇文章的題目是:Chinglish Fails to Get Message Across 和Chinglish Causes Communication Breakdown。再早一些,在70年代中期,就有一位外國友人,他曾就我們在對外宣傳工作中使用英語不當的問題提出過許多具體的意見和建議。他在一篇題為Some Ideas Regarding the Communicating of China to Peoples Abroad 的文章中, 提出了一些關於改進我們的英語宣傳的建議,這部分可以概括為“四個慎用”(慎用帶有idioms, subtle connotations, tone of voice 和shorthand phrases 的説法)和“四個避免”(避免使用clichés, jargons, slang和colloquialisms)。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情況雖然有所好轉,但仍然不盡人意。

2001年夏天,香港的《文匯報》刊登了一篇題為《北京英文路標令人捧腹》的文章,其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籍華人,他舉出許多例子説明北京路標翻譯中的錯誤或者不規範。他開車在幾條公路上走了160 公里,發現英文翻譯有將近50多處有問題。

我們在開展對外宣傳時,翻譯的時候往往是按照漢語的字面意思和語序結構,用“對號入座”和“亦步亦趨”的方法進行生硬的“套譯”,其結果是産生大量的不規範英語,其中不乏拼寫錯誤、語法錯誤、用法錯誤等等。下面,我們將從十幾個方面對這個問題加以闡述。所引用的例子都是從對外開放的大城市的公共場所、出版讀物、新聞媒體、産品包裝等方面蒐集來的。

第一種情況:望文生義,不符合英語表達習慣的翻譯,即“中式英語”:這方面的例子很多,例如:

把“膠水” 譯成glue water(應為glue);

把“不準拍照”譯成Don’t take picture(應為:No photographs);

把“當心碰頭” 譯成Be careful, head(應為:Mind your head / Lower your head);

把 “拳頭産品” 譯成fist product,但fist這個詞只是握住拳頭,並沒有打出去的動作和力量,(參考:“knockout” product /“hard-punch” product / core product / product with a competitive edge / market-penetrating product);

把“科技旅遊”譯成technological tours,這給人的印象似乎是,旅遊本身是技術性的 (參考:science-theme tours);

把“黃金地段”譯作golden area,這是説“金色地區”?(試比較:prime /central/ideal location)

把電視螢幕上的欄目名稱“看世界”譯作 Look the World,(試比較:Around the World / Window onto the World / Across the World 等);

把 “經濟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並且不斷深化”譯成The economic reform has made great achievements and is deepening.(似應譯為:Great achievements have been made in the economic reform, which is developing in depth);等等。

第二種情況:不符合國際上通用慣例的翻譯,這主要是指一些常用的專門術語。這方面的例子也不勝枚舉,例如:

把“外向型産業”譯成external directed industries (比較:export-oriented manufacturing ) ;

把“保稅區”譯為tax-protected zone (比較:bonded zone 或 free-trade zone) ;

把“追求卓越管理”譯為working for brilliant management (參考:in search of excellence in management / commitment to managerial excellence ) ;

把“小商品博覽會”譯為small goods / commodities fair (參考:general merchandise show / expo) ;

把“入境登記卡、年月日、入境事由、觀光休閒、返回常住地、定居”分別翻譯成entry card, year/month/day, Your main reason for coming to China (only one), outing/in leisure, return home, settle down。按照英語習慣,這些應該分別譯為landing card或disembarkation form, day/month/year 或month/day/year, purpose of visit, pleasure或travel, returning home, settling in。

第三種情況:對漢語中某些地道的簡略語 (short-hand phrases) 的翻譯常常令人難以看懂。這方面的例子也是俯拾即是,例如:

把“五講四美” 譯成five stresses and four points of beauty (對照:five merits to advocate—civilized behavior, common courtesy, hygienic conditions, proper discipline and public morality; and four virtues to promote—lofty sentiments, refined language, good manners and environmental awareness.)

把“三通一平” 譯成three-side connections and one site level, 成了“三面連接” 和“一塊地是平的”。(對照:three availables—Utility services, telecommunications and paved roads are available; and one accessible—You are accessible to leveled plant ground) ;

把“開發熱點地區” 譯成heating point of development, (參考:a popular destination of investors for development projects);

把“貨幣分房”譯成monetary housing, (參考:the own-as-you-pay housing system);

把“好酒也要勤吆喝” 譯成Good Doing, Good Drumming, (比較:Good wine does need a bush, after all); 等等。

第四種情況:意思走了樣的翻譯,即譯文同原文説的不一樣,有的差別不大,有的差別甚遠,例如:

把:“購卡後(電話卡)可以修改密碼/此卡限北京市使用” 譯為please revise PIN; just used in Beijing (試比較:Pin number may be changed; inactive out of Beijing area) ;

把“旋轉果合”(一種可以轉動的盛糖果的圓盤)譯為spinning fruit box (試比較:rotating dish for nuts and candies) ;

把“進出口商品結構”譯為foreign trade structure 試比較:the make-up 或composition of imports and exports);

把“在家自製礦泉水(指礦泉壺)”譯為family made mineral water (試比較:You can make mineral water at home.); 等等。

把去機場的班車譯成 Airbus, 與歐洲製造的“空中客車”飛機雷同。(應為:airport shuttle bus 或 airport shuttle)。

把空調公共汽車譯成air bus(應為 air-conditioned bus)。

把“不同的膚色,共同的青島啤酒”(廣告語)譯為 The same choice for different colors,其意思變成了“都選擇不同的顏色”。這裡至少應該加上people一詞,翻譯成The same choice for people of different colors.(可以考慮:People’s skin colors are different—far and near; but their choice is the same—for Qingdao Beer.);

第五種情況:只管詞語的字面意思,不顧其特殊含義的翻譯。例如:

1   2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樂購
我要網上開店
我要購物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