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教育熱聞   考試輔導   留學移民   職場   圖庫   高考   公務員   考研   翻譯  電大  專題庫
資訊播報: ·camel active:樹立男裝標板(組圖) ·北京市公廁精確定位 市民撥電話將可尋最近公廁 ·卡拉OK場所將建實時監管系統 可遠端監控違規 ·買房者“頭腦清醒了” 京城部分樓盤出現退房潮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教 育 字號:
[高考心理]落榜生:誰來關注我們心靈的出路?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26  發表評論>>

資料圖片:高考落榜生的出路

6月26日是湖南省公佈高考成績的日子。這些天,陳雨顯得格外緊張,做什麼都心不在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就等著‘第二隻靴子’扔下來。”

今年是陳雨第二次參加高考,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她落榜了。對她來説,過去的一年不堪回首,因為當落榜生的日子實在是“太悲慘了”。

根據教育部公佈的數字,今年全國普通高校招生報名人數共計1050萬名,而全國普通高校共安排招生計劃599萬名。這意味著,仍然有451萬名考生將被擋在大學校門之外。

對於這451萬人來説,他們同樣為高考奮鬥了一年甚至多年。曾經的艱辛付出與如今不盡如人意的結果形成了強烈反差,再加上要背負著無顏面對父母的壓力,他們中的不少人,都或多或少地産生了心理問題。

當媒體和全社會的目光聚焦在“金榜題名”的準大學生身上時,那些同樣寒窗苦讀十幾年,最終卻僅僅“做了分母”的落榜生,似乎成了被遺忘的人。

“落榜了,最難過的其實是我”

去年高考成績出來前,陳雨就預感自己考得不太好,因為“英語垮了”。她沒敢告訴家人,爸爸的脾氣她是知道的,只好“能拖一天是一天”。那段日子,她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家裏,不想出門,害怕別人問她考得好不好。

高三一整年,陳雨每天睡覺的時間不超過6個小時,一方面是因為勤奮,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緊張。她本來計劃得好好的,等高考結束了,好好補一補這一年欠下的覺。可真到考完試那天,陳雨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了——身體極度疲乏,可頭腦卻異常清醒。她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考不上本科,爸爸不會給她好臉色,説不定還要復讀。而這,是她所能預料到的各種結果中,最壞的一個。

壞消息還是來了:陳雨離湖南省劃定的二本線差了17分。

爸爸見到她的第一句話是:“我就知道你在學校又混日子去了。”陳雨沒有辯解,她説這一瞬間的否定讓她“傷透了心”。除了自我安慰,她只能上網和陌生網友聊天。但是在網路這樣虛擬的環境裏,她也不敢告訴對方自己是多麼痛苦。對她來説,聊天只是為了“轉移注意力”。

填志願的時候,陳雨想報個大專,私下向已經上大學的表姐請教了很多。但她知道,決定權在爸爸手裏。

報志願那天,從家到學校的路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爸爸沒和陳雨説一句話。到了學校,爸爸只選了一個學校就準備走。陳雨在旁邊怯怯地説:“可以多填一個志願嘛。”爸爸抬頭看了她一眼,陳雨説,那個眼神,有些悲哀、無奈,更多的是淒涼,她至今無法忘記。那一刻,陳雨決定妥協。

不出所料,寄予父親厚望的那唯一一個志願,還是落空了。就在去復讀的前一天,父女倆爆發了19年來最激烈的一次爭吵——一邊是恨鐵不成鋼的父親,一邊是無聲抗議著的女兒。陳雨慢慢地收拾行李,心裏極不情願,爸爸看見她磨磨蹭蹭的樣子,指責她就是這樣懶才會考不上大學。她不敢説話,心裏卻在爭辯:“我沒有偷懶,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在父親的叫罵聲中,她坐上了開往復讀學校的車。

説到這兒,陳雨失聲痛哭:“我一直試著去理解他,所以我順著他的心願去復讀,儘管我那麼不願意。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去理解我的心情。落榜了,最難過的其實是我!”

“為什麼偏偏該我倒楣”

秦丹一直是個驕傲的人,她的成績一直在年級名列前茅。2004年第一次參加高考時,她以超出河南省理科一本線43分的成績,報考了同濟大學。她相信自己“一定能上”,於是只填了這一個志願。結果,那年同濟大學在河南省的招生異常火爆,提檔線比河南省重點本科錄取線多80多分。

“落榜了!”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秦丹整個人都是木的。“為什麼我這麼倒楣!為什麼偏偏是我!”要強的她看著一個個分數比自己低得多的同學都“走”了,自己考得那麼好卻無學可上,心裏充滿了不甘。她第一次覺得命運是那麼不公平。

秦丹躲在房裏整整哭了兩天,幾乎沒怎麼吃東西。“躺在床上,望著頭頂的天花板,心裏特別酸,眼淚就像河水決堤一樣涌出來。”之後幾天,她對著滿滿一桌子的書一動不動地坐著,她想不通自己“怎麼就那麼自負,怎麼就那麼蠢,為什麼只填了一個學校”。

最讓秦丹難過的是,“落榜了,怎麼對得起含辛茹苦供我讀書的父母,我一直是他們倆的驕傲和希望啊。”父母隔三差五就到房間裏勸她,還一個勁兒地説:“要怪就怪爸爸沒有好好幫你填志願,孩子你別難過啊。”

看著形容憔悴的父母,秦丹心裏更難受。親友鄰居知道她的情況後,也紛紛過來安慰她,替她惋惜。可別人越是這麼説,她就越是自責:“要是我再努力一點兒,就不會這樣了。”

“我的未來在哪”

2007年,孟良第二次參加高考。為了能考上個好學校,這次,他從理科轉到了文科。

沒想到,努力的結果仍然是失敗——連續兩次高考落榜,這讓天生內向的他難以承受:整整一個星期緊閉房門,只是趁家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鑽出來拿點兒吃的。

父母工作很忙,抽不出時間來安慰他,甚至也顧不上關注他。沒人知道孟良在想些什麼,在幹些什麼。

一天,在樓下做小生意的媽媽,忽然聞到樓上飄來一股焦味。她趕緊向兒子的房間奔去。房門還是緊緊地鎖著,煙從門縫裏冒出來。媽媽趕緊叫來爸爸,把鎖砸了,闖了進去。房間裏,地板上堆著燃燒殆盡的書籍,孟良面無表情地站在旁邊。

“我的未來在哪?我還能做什麼?”每個落榜生,或許都這樣問過自己。很多高考生都和孟良一樣,從小到大讀書的目的只是為了上大學。上不了大學,就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價值,過去辛辛苦苦的付出到底有什麼用。在自我否定的同時,他們感到很迷茫,不知道未來的路在何方。

2005年高考後,“假小子”呂微一個人爬上了去廣州的火車,在南方兜了一圈,“玩到填志願那天早上才回家”。知道自己沒考上本科時,她不怨天也不尤人,只覺得這是對自己高一、高二不努力的懲罰。

傍晚回家的時候,家里正好有客人在。伯父把她叫到跟前,敬了她一杯酒:“高中三年,你辛苦了!不管考得怎麼樣,先喝酒。路很長,人要向前看。”

伯父的話極大地激勵了呂微,她覺得自己在高三後期還是努力了的,只是“醒悟得太晚”,高一高二都混過去了,底子太薄,尤其是數學,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兒。呂微説,如果再給她一年的時間,她一定可以把數學趕上來。“總是要考個本科的,家裏的堂哥表姐什麼的都是重點本科生或者研究生,有他們在前面,我更是沒有理由偷懶了。”

思前想後,呂微決定不去讀專科了,從頭再來,重新備戰高考。“既然是自己的決定,我就應該對自己負責,沒有理由不努力了。”

每個落榜生都要面對迷茫

高考落榜之後,每個考生都會有一段低落、消沉、煩悶甚至痛苦的心理適應期。家長該如何陪伴孩子度過這個人生低谷,考生自己又該如何調整心態積極應對呢?

心航路教育網創辦人、青少年發展問題專家張麗珊認為,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如果父母將自己“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不得之後的失落心理轉嫁到孩子身上,只會讓原本脆弱的孩子更加不堪一擊。正如陳雨所説的,落榜之後,最痛苦、最有挫敗感的應該是孩子自己。而父母所謂的傷心,事實上是一種虛榮心的受損。“家長們要捫心問一問,自己的難過多少是基於孩子的感受,多少又是出於自己的人際面子和成就動機。”

“高考落榜之後,直接受到生涯影響的是孩子,所以父母不能根據自己的個人經驗為孩子選擇未來的出路,這是片面的、不科學的職業生涯規劃觀念。”張麗珊説,父母應當基於孩子的意願,幫助他們正確選擇未來的出路,讓他們感覺到被重視和尊重。這對此時的他們來説,無疑是一種巨大的肯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釋高考落榜帶來的自我否定及被他人否定的心理暗示。

迷茫是每個落榜生都要面對的。張麗珊認為,這其實是一個觀念的問題:當你把高考當作人生的新起點而不是終點時,一切就會變得明晰起來。用生命發展的眼光來看待高考,我們就會發現它不過是人生的一個階段,而不是終極目標。高考失利不意味著人生的失敗,認真地規劃好自己的人生,把高考放在整個人生中來思考,我們會發現它其實不過是人生的一個選項。

張麗珊建議,要想清楚自己失敗的原因,再決定未來的方向。是選擇復讀、讀專科、出國留學還是直接工作,每個人都要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綜合考慮家人、朋友的意見,做好人生規劃。認知能力強的孩子可以自主完成,認知能力相對較弱的考生,可以在職業規劃師或者心理諮詢師的幫助下完成。父母自身的經驗雖然寶貴,但是相對於孩子的人生還是陌生的,家長們應當尊重科學,也尊重孩子的人生。

至於像秦丹那樣的高分落榜生,張麗珊認為“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去怨天尤人”。“她的自信是一種非科學引導的自信,她要是真正對自己負責、對父母負責的話,就不會這樣‘自殺式’地填報志願。每個人都應當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落榜的學生,應當對此銘記一生,以防止今後再出現類似的錯誤。”(為保護落榜生隱私,文中考生均用化名) (藺桃)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一一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 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誠聘英才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 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