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科 技字號:
吳孟超:2005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者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1-08  發表評論>>

 

吳孟超

拎著衣領,老人把後背開口的手術服向空中一拋,兩隻胳膊向空中一舉,同時穿過了袖管。

這是標準的外科大夫手術服穿法,是為了無菌。

83歲的肝膽外科專家吳孟超,就這樣在我們面前亮相了。

“老神仙”吳孟超

別人稱吳孟超“老神仙”,是不敢當著吳孟超喊的。當著他的面,所有人都畢恭畢敬地稱“吳老”。

他的手術技巧,被晚輩的醫生們稱為“魔鬼級”──老先生把肝臟實在掌握得太透了,熟練得就像解牛的庖丁,恢恢乎遊刃有餘,閉著眼睛就能摸出腫瘤的佔位和其他臟器的移位。

吳孟超全神貫注的典型動作,是在他兩眼微微望向天花板時,所有的手術人員,在這時大氣都不敢喘──誰都知道,這是整個手術的最關鍵點。

1975年,安徽農民陸本海挺著像臨産孕婦一樣的大肚子來求治,被吳孟超診斷為肝臟巨大血管瘤。血管瘤像馬蜂窩,滿滿一包血,一旦破裂就可能導致病人死亡。

中午12點開始手術,整整做了12個小時,才把那個巨大無比的瘤子切掉。

切下來的瘤子重18公斤。術後,幾個大夫疲憊地幾乎抱不動那個瘤子,最後還是一位身強體壯者,蹲著馬步,把它抱起來了。

那個農民至今仍然好好地活著。同行們説,別説是30多年前,就是現在,這個手術的難度也是大得可怕。

80多歲的老人了,他勝於後人不是因為他縫細小的血管比年輕人縫得好,而是他對疾病的戰略性把握之準無人能及。

吳孟超的神,神在手上。

他的手平時寫字時顫抖,但唯獨上了手術臺,操起手術刀,穩準狠俱全,一絲都不抖。他一群已經四五十歲的教授級學生背後開玩笑:“他抖時我們不抖,我們抖時他不抖。”

吳孟超的手長14釐米,不算太大,拇指和食指、中指相向彎曲靠攏,像鷹爪,是一輩子用力捏手術鉗所致。

這雙手,還招來了一個日本攝製組,專門要拍吳孟超的肝葉切除術。熟悉吳孟超的學生們説:“老頭子那手感能印到膠片上去?大家都在那個小窟窿裏做手術,但其中奧妙並不相同,不要説日本人,我們至今也不知道他那手伸進去是如何感覺!”

老大夫吳孟超

吳孟超身高只有1.62米,手術室特地放置了一個小凳子,他每次都站在上面做手術。

他從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時,正值上海解放,實習的吳孟超參加了救治解放軍傷員的工作,三天三夜沒離開手術室,他覺得外科手起刀落,痛快,用不著隔著皮猜瓤。另外,他也是為爭一口氣,因為負責畢業分配的那個教授説:“不看看你的個兒,能幹外科嗎?”

吳孟超氣壞了,非當外科大夫不可,當時華東人民醫院招聘醫生,吳孟超入選了。

吳孟超的老師──醫學大家裘法祖給了他一生的影響。老師教了他怎麼乾淨利索地做手術,還指出了他以後業務可以努力的方向:“現在肝膽外科薄弱,你可以往這方面發展。”

怎麼做出真正的肝臟血管模型?一天,吳孟超聽到了容國團在乒乓球錦標賽上獲得冠軍的消息,啟發了靈感。他把乒乓球剪碎了放入丙酮,等其溶解後,把這種溶液注射到肝臟血管中定型,居然成功了!然後,他們用鹽酸腐蝕肝表面組織,再用刻刀一點點鏤空,美麗的肝臟血管構架就像珊瑚一樣,呈現在面前!

吳孟超發明瞭可以控制術中出血的常溫下肝門間歇阻斷切肝法,而後成功進行了中肝葉切除術;他為一名僅4個月的女嬰切除了肝母細胞瘤,創下了世界肝母細胞瘤切除年齡最小的紀錄;他還跟學生一起成功進行了世界首例腹腔鏡下肝瘤切除手術……如今,慈眉善目的吳孟超可以撫掌而笑了:中國人站在了世界肝膽外科的最前沿。

吳孟超為13000多名肝病患者主過刀,而且,這個數字至今仍未打住,還在以每年200例左右的數字上升。

只要不出差,吳孟超基本上每天做手術。有時一台,有時兩台,最多時3台,80多歲的老人,一口氣站到下午3點才出手術室吃午飯。

手術安排少了,熟悉他的護士都能看出來:老人家不高興了──臉耷拉著。

老爺子吳孟超

老爺子對手下醫生嚴厲,對病人卻慈祥得像個笑瞇瞇的老爺爺。

查房。老爺子進門先跟病人打招呼,哪兒的人啊?家裏幾口人啊?家裏條件如何啊?老爺子拉住了病人的手,脈搏就搭上去了。然後,他摸摸病人的腦門,按按病人肚子,叩擊聽一聽。隨後,他撳撳病人的指甲,擼起褲腿看看病人的腿腫不腫……

老人為病人蓋好被子,拉拉被角,免得讓病人肩膀露在外邊。

老人把病人的鞋放在方便下床的位置,邊做邊囑咐病人:“吃點粥,啊?聽話,大夫會給你治好病的。”

轉身回到醫生辦公室,吳孟超的臉色難看了:“病人昨晚7點發燒到39攝氏度,你居然7點半敢下班?你回家能睡得著?”

老爺子批評主刀的大夫:“你幹嗎非要用那個器械?只用一下,咔嚓一下幾十塊錢,你不會用手術線?那一根才多少錢?”

吳孟超出生在馬來西亞,初中快畢業時,他和同學們把畢業聚餐的錢捐給了延安的八路軍總部。想不到的是,他們竟然收到了毛澤東和朱德的回信!

初中畢業,18歲的吳孟超和6名同學相約回國抗日。

不料到了昆明,他們才發現不知道延安在哪兒,也不知道怎麼去延安,當時的條件也根本不允許這幾個孩子找到延安。他們只好留在當地上學。

自當年在碼頭上與媽媽揮別,吳孟超一生再未見到慈母。改革開放後,吳孟超恢復了與國外家人的聯繫。

吳孟超讓先回國的弟弟給老母親帶去一雙繡花鞋、一付玉鐲,一切都安排好,準備馬上把年已八旬的老母親接回來。

沒有幾天,老人家在睡夢中駕鶴西去,讓吳孟超留下了終生的憾事。

去世較早的父親死於膽結石,對於從事肝膽外科的吳孟超來説,這並不是一個可以奪去父親生命的疾病,但老天沒有給他盡孝的機會。

從一個專攻肝膽外科的三人小組,發展到長海醫院的一個科室,再發展到醫院的院中院,最後獨立成兼顧基礎和臨床的第二軍醫大學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吳孟超視這個醫院如同心肝寶貝。

為了醫院的利益,他有時甚至有點霸道。他指點醫院的路燈:“關一半,都開著幹嗎?敗家子!”無意間看到電梯工拿著一盒手術手套,他多問了一句,電梯工還在興高采烈:“給狗洗澡用!”老爺子二話不説,讓電梯工走人。一起出去,他不允許桌上剩菜,點菜多了,他命令在座的人:“你們,把它吃下去,不許打包!”

吳孟超至今把手術叫開刀,把手術室叫開刀房。這個一生曲折的老人,簡歷簡單得可以只用一行字:吳孟超,職業:外科大夫。(新華網 記者朱玉 胥金章)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葉子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