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午評:滬指暴漲239點收復3500 ·金融股業績超預期 基金開始醞釀抄底 ·一季中國農民每人平均現金收入1494元 同比增18.5% ·電信澄清與SK電訊合營CDMA傳聞 稱沒這回事 ·大中電器搬遷至國美總部 整合已接近尾聲 ·雅虎首季業績表現平平 未能借勢向微軟提價 ·京津城際高速列車試驗運作 將於奧運前開通運營 ·中石油中石化:尚未收到“石油暴利稅”下調通知 ·調查報告顯示:八成中國供應商計劃出口加價 ·TD-LTE有望成4G惟一標準 
每日回顧>>
首頁>>財 經>>專題區 字號:
邵科:不應採取壟斷的態度來對待智慧財産權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20  發表評論>>

澳大利亞默多克大學教授邵科

澳大利亞默多克大學講師、倫敦大學女王瑪麗女王智慧財産權研究所法學博士邵科

2008智慧財産權南湖論壇暨中國企業法律保障高峰論壇于2008年4月20日在湖北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南湖校區開幕。以下為澳大利亞默多克大學教授邵科的主題演講。

邵科:謝謝大家。首先我非常贊成剛才吉本斯教授的觀點,我的發言是“關於TRIPS協議的危害及其文化歷史背景”,其中特別介紹一下我在倫敦大學瑪麗女王智慧財産權研究所攻讀博士時的導師、牛津大學法學博士格雷姆•杜特費爾德教授的觀點,他本來是要來的,但是由於特殊的原因不能參加,所以他發給我一個演講稿。

在國際上很多學者的研究裏面,都是傾向於吉本斯教授的觀點,就是不應該採取壟斷的態度來對待智慧財産權。昨天,吳漢東教授高瞻遠矚地指出,“中國智慧財産權已經進入了戰略發展的主動期”,也就是要主動應用國際上智慧財産權的架構來發展我們中國自己的知識經濟。Peter Yu教授也説到,“我們應當考慮中國需要什麼,而不是中國應當如何符合國際標準”。

為何要戰略地發展?因為TRIPS這一國際架構對發展中國家是不利的。許多國際上的學者指出了,TRIPS這個協議是旨在保護大公司、發達國家的利益的。剛才台灣的王美心教授提到了藥廠是怎麼賺取暴利的。那麼發展中國家主要是一個輸家的角色。國際上著名的彼得•德拉侯斯教授寫了一本書,做了500個調查,對很多大公司的CEO做了一個專訪,就發現我們全球的智慧財産權架構實際上是美國這些大公司來書寫的,他們照顧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發展中國家的利益。我最近在《法制日報》上寫了《面臨徹底翻修的美國專利法》一文,就引述了上述的一些觀點。

我導師特別提到,“回顧歷史,在一個國家的早期的工業化時期,智慧財産權的強保護會阻礙知識的創新和學習”。因為,對於技術的掌握主要是通過模倣先進的技術。比如説美國、日本、德國,都是這樣的。只有在一個國家積累了一定的知識創新力,比如説中國(但是還遠遠不夠),智慧財産權的保護才對經濟有促進的作用。比如過去美國就不保護智慧財産權,英國的印刷品第二天就可以在美國看到翻版,英國的作家狄更斯當時提出抗議,但是美國在法理上、司法上、立法上都以自己是發展中國家為由,拒絕保護外國版權。

孫國瑞教授剛才説到,“沒有創意,是無法佔領産業制高點的”。但如何有創意?吉本斯教授剛才提到了,知識的創造是累積的,很難從平地裏創造東西,現在的高新技術尤其如此。所以,如果你對智慧財産權保護過強的話,就會影響今後人類知識的創新。

TRIPS制訂的最低標準實際上是一個最高的標準,那麼就是這樣一個標準也在受到其他一些東西的規避和侵蝕。主要是一些雙邊區域化的協議使用的非常廣泛。美國是一個急先鋒,通過和其他國家簽訂這種協議,就會延長一些智慧財産權的保護期限,增設一些智慧財産權的保護主體,去實行歐盟他們的都不適用的一些例外,甚至干涉發展中國家的立法。

我導師曾經在2006年發信到中國國家智慧財産權局,來抗議美國的遊説者歪曲他的觀點,以達到遊説中國立法、損害中國利益的目的。我導師提出了應該要建立一個評估智慧財産權的模式,借鑒在WIPO一次會議上一個由發展中國家提出的議題,來公開、獨立地評估每一項智慧財産權政策、法律對一國創新、公益的影響。這個評估的目的是為了能夠確定發展的國家到底應該怎麼設計自己的智慧財産權戰略。

昨天,劉華源教授也説了,國際舞臺上看起來是只接受正義的話語的。但這一所謂的正義是受到傾向於智慧財産權強保護的洛克論的包裝的,而不是去照顧智慧財産權使用者的利益。值得注意的是,這樣一種理論不是歷史的必然選擇,而是偶然的選擇。我的研究就是從中國歷史、文化的角度來否定歐洲智慧財産權歷史和理論發展的必然性、普世價值,從而進一步支援了許多西方學者對智慧財産權強權理論的否定。在此基礎上,我也提出了一個新的思路,也就是在永續創新的架構下,論證了知識創造者和使用者平等的權利。

昨天孫琬鍾先生提出了要“重視權利人和使用者的關係”。張平教授精闢地指出,“智慧財産權不應是商戰的工具,而應回到本原——促進資訊交流和創新”。如何做到?用康橋大學智慧財産權中心主任裏奧•本特立教授的話來説,“當前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要繼續尋找合適的智慧財産權理論”。我的報告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殷楠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