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財 經>>專家視點 字號:
商務部專家:各國攜手 把握重建世界經濟的機會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2-25  發表評論>>

當前世界正在經歷一場由歐美金融系統崩潰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在危機的發源地美國,新上任的奧巴馬總統在2月9日首次白宮新聞發佈會上證實,美國經濟面臨螺旋式下降的風險,局勢難以逆轉。美國正在經歷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而不是普通的衰退。在歐洲,金融部門受到的破壞比美國還要嚴重,經濟放緩的嚴重程度也超過了美國。在日本,儘管銀行系統並未受到次貸危機的衝擊,但高度依賴外部需求的經濟發展模式暴露了它極其脆弱的一面,2008年第四季度GDP驚現兩位數的負增長,這在主要發達國家中絕無僅有,創下了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日本經濟發展的最糟糕記錄。在這場罕見的危機中,新興市場國家也未能倖免,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等國的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經濟增長大幅放緩或萎縮。

這次危機之所以不同以往,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是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背景下發生的。經濟全球化的一個重要的前提是世界絕大部分國家都不同程度地採用了市場經濟體制。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原蘇聯和東歐一些國家相繼放棄計劃經濟體制,轉而實行市場經濟體制。1992年中國共産黨第十四次代表大會作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決議。隨著世界主要經濟體全面進入市場經濟體系,以及資訊技術的推廣普及、交通通訊成本的降低,經濟全球化的進程大大加快,貿易投資自由化節節推進,金融自由化加速發展,各國經濟相互依存度提高,世界市場空前擴大,世界經濟也經歷了較長時期的低通脹高增長階段。進入21世紀,世界經濟不平衡日趨嚴重,雖然從傳統觀點看,這種不平衡是不可持續的,但也有人認為,不平衡相當於資源從盈餘國凈流入赤字國,是日益一體化的全球經濟的一種自然而無害的結果。與此同時,信貸的過度擴張、金融創新的無序發展導致資産泡沫的肆意膨脹、投機盛行,瘋狂追逐利潤。在危機爆發前,對自由市場經濟體制的過分自信和依賴,以及缺乏有效的國際協調機制,錯失了主動調整的機會,致使全球經濟最終以硬著路的方式做出了反應。

鋻於危機的全球性和嚴重程度,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倖免于難,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力挽狂瀾。世界經濟走出危機的快慢,取決於各國通力合作的程度,這是在這個各國相互依存的世界裏生存和發展的重要法則。事實上,危機更加徹底地暴露了各自經濟發展模式的脆弱性和局限性,彼此更加需要對方。儘管危機後主要國家都基本採取了穩定銀行系統、推動經濟增長的積極的財政政策和寬鬆的貨幣政策,並寄希望這些政策能都在短期內取得成功,但重新啟動世界經濟還面臨著更為複雜的問題,不是僅有單個國家積極的財政和寬鬆的貨幣政策就能奏效的,有些問題直接制約著這些刺激政策的作用,比如美國國債問題、貿易保護問題等。

由於金融危機使美國式的自由資本主義的弊端暴露無疑,並嚴重削弱了美國的實力,衝擊了美國為主導的國際體制,世界有加速脫離單極體系的傾向,這對凝聚世界的力量,使全球經濟早日復蘇會産生直接的影響。這一點從當前世界激辯購買美國國債的利弊得失中得到印證。發行國債一直是美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由此形成的世界上規模最大、流動性最強、輻射力最大的資本市場,對世界經濟産生著重要的影響。最近,為支付美國政府龐大的救市和刺激經濟計劃,美國政府不得不大規模發行國債。截止2008年底,美國國債佔GDP的比重超過的國際公認的60%的安全警戒線,達到了72.4%。過去,對那些擁有鉅額外匯儲備的國家來説,美國國債不僅是較為理想的理財工具,更是維持一种經濟發展模式的戰略選擇。亞洲的出口導向經濟,歐佩克國家的石油經濟都與美國國債市場有著緊密聯繫。如今,美國金融體系到了崩潰的邊緣,實體經濟衰退,國家信譽降低,美元地位不穩,對一些國家來説,繼續購買美國國債,支援布希和奧巴馬政府的龐大救市計劃和經濟刺激開支,存在著不可忽視的風險。但既然發行國債是恢復美國經濟活力的必要措施,而美國經濟的復蘇仍是世界經濟復蘇的關鍵,購買美國國債的風險就不是不可承受的。事實上,在金融危機發生後,作為美國最大債權國的中國仍在繼續增持美國國債,這既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需要也是中國具有的大國責任感的體現。但美國是否也應承認,大量增持美國國債客觀上使美元相對人民幣堅挺,如果説這就是中國操縱匯率的手法的話,美國是否能夠以更包容的態度來對待,而不是一方面希望中國購買美國國債支援美國的經濟復興計劃,另一方面又指責中國操縱匯率。在眼下金融危機的環境下,美中兩國都需要以前瞻性的思維,更加務實的精神和創新的機制來處理兩國之間的分歧。在國債和匯率問題上,中美有可能作出更合理的安排,金融危機環境下兩國都需要這樣一種安排。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曾斷言,中國和美國離開了對方,都是一種殘缺的經濟,剛剛結束訪華的新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裏也認識到“中美兩國經濟密不可分,”美中都能從對方的成功中受益,也都能為對方的成功作出貢獻。中美兩國經濟總量加在一起佔世界的近40%,建立更具建設性的中美雙邊關係,對全球經濟走出衰退有重大的意義。

在當前世界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保護主義極富吸引力,不論對發達國家還是對發展中國家來説都是如此,這是使世界經濟儘快走出陰影的一大威脅。儘管于2008年11月20日 在華盛頓舉行的20國首腦會議上,與會各國強調堅持各方都倚賴的開放經濟體制,但隨著經濟形勢的迅速惡化,要求採取保護主義措施的呼聲和壓力不斷增大。近期一些國家出臺的振興經濟的計劃中包含明顯的排外條款,一些國家領導人的講話也帶有明顯的保護主義意味。有的要求受支援的項目採購本國貨,有的要求受救助的企業必須留在本土,有的要求不得使用政府援助資金幫助境外子公司,有的防範外來投資者涉足本國敏感産業,還有的甚至不準本國企業海外布廠。開放的貿易和投資一直是世界經濟活力的源泉。救市的根本目的是防止出現對現有基本體制和相互間經濟信心的喪失。保護主義作為一種舊時的、倒退的思想意識和政策主張在今天經濟全球化的形勢下,只能對開放的經濟體制起到消極的作用,根本無法引領世界走出衰退的泥潭。如果國際社會,特別是發達國家不能遏制保護主義的肆意蔓延,那些刺激經濟的政策就不可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其效力,更可能的情況是,刺激經濟增長的代價將更高昂,世界經濟就將在衰退的泥潭中掙扎的更久。基於這樣的認識,中國需要與世界主要經濟體一道,共同阻止保護主義的蔓延,並以實際行動維護國際自由貿易體制的正常運轉。

儘管在這場危機中,中國的金融基礎依舊穩健,但隨著外部經濟環境的惡化,外需委縮,曾是中國經濟一個重要牽引力的出口正在失去以往的強勁勢頭。金融危機對中國最現實的傷害莫過於大幅度削減了對“中國製造”的需求。從2008年11月份起中國出口已連續三個月出現負增長,而中國2008年第四季度GDP增速只有6.8%。外部經濟環境的混亂對中國實體經濟的影響超乎想像。

過去30年來,中國出口導向經濟戰略的成功不僅在於中國充分利用了國外的投資、技術、能源原材料以及生産網路,而且也在於中國成功地利用了國際體制,不只是以WTO為代表的世界自由貿易體制,還有以美元為儲備貨幣的國際貨幣制度。早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前7年即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關閉了美財政部的“黃金窗口”,美元不再與黃金掛鉤,從而宣告了二次大戰後建立的佈雷頓森林體系的解體,由此到來的是美元本位制。美元本位制與金本位制以及雙掛鉤的佈雷頓森林體系貨幣制度最大的區別,在於前者沒有貿易調節機制。在美元本位制度下,作為掌握世界儲備貨幣發行權的美國可以積累貿易逆差,並用以本國貨幣記帳的債務來彌合逆差。正是這樣的國際貨幣制度客觀上成為經濟全球化的強大助推器。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先生曾講過,中國大規模勞動力轉移,令中國能幾乎無限制地向全世界供應廉價商品和廉價信用,美國經濟得以保持低通漲率和低利率,以及過剩的流動性。即便我們承認格老的話不無道理,但這種情景發生的必要條件是美元本位制。正是在美元本位制下,國際貿易才有可能“淪為巨大而不公平的賒銷體系”。正是這種表面的“不公平”性隱含著巨大的包容性。由於這個體系賦予了美國比別國寬鬆得多、幾乎不受限制的財務自由,導致其旺盛的消費需求,客觀上給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國家創造了一個巨大的出口市場。由於美國遭受金融危機並引發了世界性的經濟衰退,美元本位制受到強烈質疑。法國總統明確表態,21世紀不能沿用20世紀的體制,美元不能再維持唯一的核心貨幣地位。英國首相提出了建立“新的佈雷頓森林體系”的倡議,南韓有人提出創立“亞元”,日本有人提出建立“亞洲貨幣基金” 。現在還難以看清未來國際貨幣體系的輪廓,新的國際貨幣制度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這也意味著中國將有足夠的時間調整自己的發展模式。

儘管中國採取了一系列促進內需的政策,消費在GDP中的份額有望提高,但出口仍將是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支柱。長期以來出口是推動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巨大驅動力,出口的停滯將給中國經濟帶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美國過度消費模式的轉變雖然將給中國出口帶來一定的壓力,但並不能代表中國現有的外向型經濟模式沒有生命力。當前中國應當充分利用金融基礎穩健、外匯儲備充裕等優越條件,與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發展中國家展開全方位的經濟外交,對其中資源豐富、有市場潛力的國家給予重點關注,通過提供優惠貸款、規劃建設基礎設施、提供援助項目、直接投資、勞務合作、工程承包、人員培訓等多種形式,密切經濟聯繫,增進互信, 培育市場,帶動貿易發展。

危機並不可怕,實際上危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種特殊形式,其間孕育著重大的機遇。在當前應對危機的戰鬥中,各國都在搶抓機遇。近期中國先後與俄羅斯、巴西簽訂了貸款換石油的協議;中國鋁業集團與澳大利亞力拓集團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日俄薩哈林2號框架下的液化氣項目開工;南韓與俄羅斯簽署20年的液化天然氣進口合同,這些都表明一些在過去難以實現的合作在經濟危機環境下反而有了實現的條件。(商務部研究院研究部主任:趙玉敏)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徐雅平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