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財 經>>調查報告 字號:
農民工滯留深圳調查:無技術男農民工最難找工作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2-17  發表評論>>

如何幫助農民工走出失業、盲目就業、再失業的怪圈?

象李美銳和肖方雲這樣的男性農民工成為就業大軍中最弱勢的群體。他們找不到就業渠道,加上自身文化水準低,只能流動盲目。很多時候,為了謀生匆匆不得不就業,更無法提高自己的技能,從而陷入到一種惡性迴圈當中。怎麼樣才能幫助這部分農民工走出失業、盲目就業、再失業的怪圈?專家告訴我們,這需要全社會的努力和創新。

鄭功成,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勞動力就業專家。鄭功成説,在積極創造就業崗位的同時,輸入地管理部門可以考慮在政策上進行調整,為農民工提供有效的技能培訓。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這個培訓應該把當地的農民工,應該把他們吸收進來,提供有效的培訓和技能教育,那麼還有失業保險基金,這也是我們主管部門可以做的事情,我們的失業保險基金現在估計已經超過一千個億,這一千個億現在我覺得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深圳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也確實正在增加投入,鼓勵對農民工加強培訓。

深圳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就業管理處處長宋獻華:“培訓一個就是鼓勵企業培訓,你在金融危機的情況下你多鼓勵企業,再就是鼓勵社會培訓,第三就是政府補貼的培訓,政府給予補貼了,中央財政市財政都給一部分了,再就是加強培訓的協作了。”

然而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僅以企業培訓來説,實際操作中難度極大,一家企業的負責人提供了這樣一個數據,正常情況下,農民工流失率接近50%,也就是説,每年新開工時,每兩名農民工中就會有一人因為各種原因不再返回到工廠;另一方面,改革開放後出生的農民工佔全部農民工比例達到了70%,這些新一代農民工相對缺乏忍耐精神,管理難度大。

安尚光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志宏:“他的這個生活習慣都要我們來進行給他強調,給他規範,那是太累了,確實太累。”

而這些農民工則告訴記者,由於原來工作好找,他們稍不如意就會離開工廠,或者到其他城市謀生,至於培訓,而根本無從談起。

李均聖:“實際的話就是培訓也聽説過,聽説過的話,你這種就是説沒有文化,又沒有人際關係,就是説資訊又不寬的,輪不到你頭上來,你怎麼的話你找都找不到,就這麼回事。”

安尚光源的副總經理陳志宏建議,在目前的情況下,對於資訊閉塞,流動性強的農民工來説,除了國家加大投入外,類似全順人力資源開發公司這種整合資源,能對農民工提供基本保障的模式值得借鑒。

陳志宏:“工廠是謀利的,謀利單位,而不是説教育單位,這個就是我們所謂的國家來講,就是要看到下面這個社會教育任重而道遠,我們要想到的就是説,我剛剛講,張總也好是一個新時代,一個新産物。”

而對於農民工司令張全收來説,由於條件所限,他所能做的只有控制接收新員工。

張全收:“如果上級政府對我關注了,能給我提供一個寬敞的地方,讓農民工轉移就業培訓,我們會一輪一輪地做好,我們現在都是普通的農民工,他將來可以做到技術工,要有了地方,政府再給政策上的傾斜和支援,那我們越做越開心了,公司越做越大,越來越多的農民工都會有一個安撫的地方,他們也會有序地轉移了,有序地出去打工了。”

深圳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的宋獻華處長説,有組織就業應該是將來發展的方向,但對於勞務派遣公司,目前有關政策尚未明確。

宋獻華:“我想最大的問題,從我本人的感覺就是市場管理應儘快出臺這個人力資源市場管理規定辦法。”

中國人民大學的鄭功成教授則提議,農民工輸出地和輸入地政府應進一步加強聯動,盡可能減少農民工流動的盲目性。在輸入地加強對農民工的培訓,在輸出地則提供更好的回鄉創業條件。

鄭功成:“就是包括金融政策,財政稅務政策,這樣我感覺到,農民工的流入地能夠促使返鄉的農民工創業,它也不僅僅是解決農民工的飯碗問題,也是保留了一部分經過發達地區城市磨練的,有新的觀念的,這樣較高素質的勞動者,所以對當地的經濟發展也是非常有好處的。”

探討還在繼續,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李美銳和肖方雲身上的錢已經所剩無幾。在記者離開深圳時,他們還是這樣漫無目地的尋找著,尋找著可能屬於自己的一份工作。

半小時觀察:解決農民工問題需大手筆

兩千萬農民失去工作機會,無論怎麼看都是當今中國社會的頭等大事。

我們今天的節目只是反映了很少一部分為農民工再就業的而操勞的人和事,而在我們的視野之外,我們知道,全社會方方面面都在這件頭等大事上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千方百計幫助農民工創造就業的機會,實現勞動的權利。這些積極努力讓失業農民工倍受鼓舞,人心穩定,意義重大。

但是,面對全球金融危機,經濟普遍衰退的衝擊,我們所做的很多努力都像是逆水行舟,無比艱難。一直有學者主張把人們平常所説的“三農問題”改成“四農問題”,就是説要把農民工的問題單獨拿出來研究解決,在現在這樣的背景下,這樣的主張現在來看理由更充分了,我們的確需要在更高的高度上思考農民工問題。

接受採訪的鄭功成教授主張提到了一千多億失業保險基金,除了這個全國性的基金以外,很多地方財政也紛紛拿出上億的資金,投入到解決失業農民工的生活和培訓上來,但是這些可能仍然不夠,還需要更大的手筆,更長時間的投入。具體怎樣安排,怎樣使用保險基金和國家財政投入,確實需要依靠中央政府做出戰略性的布署。

好在,現在的中國早已今非昔比,國家和社會的財富足以支撐一兩年的經濟波動,對於解決好當下農民工的培訓和安置應該有絕對的信心。我們所説的用大手筆、大視野來解決農民工問題,是要著眼遠于長遠。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發展,應該建立長期國策,對農民工事務進行合理的、漸進的,同時也是自然的、科學的計劃和安排。(主編:馬洪濤 記者:袁柏欣 攝像:劉勳)

文章來源: 央視《經濟半小時》 責任編輯: 徐雅平
   上一頁   1   2   3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