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業內人士:須密切關注商業銀行操作風險 ·李嘉誠逾6400萬增持長實 市場視為股價寒暑表 ·説不清楚還是不説清楚 銀行保險銷售貓膩大揭秘 ·歐元區3月份通脹率創新高 ·尼日利亞官員承認原油産量無法達到歐佩克配額 ·可口可樂第一財季利潤猛增近兩成 ·神秘協議曝宗慶後應自行繳稅 娃哈哈今回應風波 ·巴西中央銀行上調基準利率 ·彭博社:全球經濟信心5個月來首次回升 ·單日升值152個基點 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破6.99 
每日回顧>>
首頁>>財 經>>調查報告 字號:
調查:60.5%公眾認同“80後”是中國轉型新生代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18  發表評論>>

近日,“80後”作家韓寒的新書《雜的文》遭質疑。由於收錄了自己部落格裏的文章,韓寒被指“舊文新賣”。作為“80後”出道時期的領軍人物,韓寒的回應依舊很酷:“不想買可不買。”

從“80後”崛起,到如今逐漸進入主流社會,他們一直受到空前的關注,也承受了空前的質疑——“自我”、“冷漠”、“啃老的一代”……“80後”曾被貼上一張張“壞孩子”的標簽。

面對輿論的聲討,“80後”發出吶喊:“我討厭標簽,甚至討厭被叫做80後!”

近日,中國青年報與新浪網新聞中心聯合開展了一項線上調查(2803人參與)。調查結果顯示,18.2%的人認為“80後”是“貶義詞”,7.7%的人認為是“褒義詞”,更多的人(56.7%)認為“80後”是“中性詞”。參與調查的人中,62.8%的人確認自己就是“80後”。

17.6%的人認為批評者是在嫉妒“80後”

從2004年開始,社會掀起了一陣批判“80後”的潮流。文壇上流傳“‘80後’基本是被港臺文化洗腦的一代”,網路論壇裏出現“80後批判系列”,部分媒體開始批評“80後”是“啃老族”。

調查顯示,面對這些直指“80後”的批評,65.6%的公眾認為“80後”確實有很多缺點值得批評;50.4%的公眾認為“80後”確實存在問題,需要整個社會共同引導。

“‘80後’與‘70後’、‘60後’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責任心的缺失!對自己、對他人、對工作、對社會的責任心都普遍不強。”上世紀70年代生人、中國農業銀行總部程式員小華認為,“80後”是失去信仰的一代,對問題理解不深刻,比較自私,同情心差,動手能力差……在小華看來,一切能夠想到的負面標簽似乎都可以貼在“80後”身上。

為什麼對“80後”會有這麼多批評?

此次調查中,17.6%的人認為批評者是在嫉妒“80後”,因為“80後”生在一個好時代;14.2%的公眾認為批評者是官僚主義思想作祟,沒事兒找事兒。此外,33.5%的公眾“反感”一窩蜂地批評“80後”。

70年代生人、某IT公司中層主管趙行德認為,人們給“80後”貼標簽的時候,並沒有希望“80後”改正,他們也並不是建設性地給“80後”提意見,他們甚至還帶有少許的幸災樂禍,潛臺詞就是:“你們‘80後’很差勁。比我們可差遠了。”

“我是老太太,但我喜歡現在的年輕人。”一位參與本次調查的江蘇網友留言呼籲“無需特別注意‘80後’”。

“再過10年,他們不會比‘70後’差!”搜狐論壇上,一名自稱“70後”的網友説,“我隨著年齡的增長,韌勁是增強了,但同時衝勁兒越來越少了。而我發現個性獨立的‘80後’更有衝勁兒。”

“很多偏見源自差異,而我們又和過去的人太不同了。”

“有缺點不代表沒希望。誰沒缺點?‘70後’或者‘90後’沒有嗎?”武漢大學電腦學院研二學生小王認為,“80後”群體中不同個體會呈現不同的生活姿態,主觀地給“80後”貼標簽過於片面。

調查顯示,67.9%的公眾認為對“80後”的批評“以偏蓋全”,因為“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44.5%的公眾認為“70後”、“90後”也存在類似問題,不能一味責怪“80後”。

“很多偏見源自差異,而我們又和過去的人太不同了。”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學院學生馮晨城疑惑道,“難道大家就希望新一代人和過去的人一個樣子嗎?”她認為,社會要進步,就應該允許差異,不能想著去“複製”。

此次調查中還列出了時下流行的給“80後”貼上的各種標簽,其中“個性叛逆”高居榜首,有44.6%的公眾選擇此項,接下來的是“嬌慣懶惰”(40.9%),“多元”(39.5%),“有創造力,想像力豐富”(39.1%),“拜金勢利”(36.6%),“自私冷漠”(33%)。

“我討厭標簽,甚至討厭被叫做80後!”馮晨城認為,沒有一個詞能夠概括一個群體,包括“60後”、“70後”,但是她同時承認,“80後”與其他年代生人相比確實存在特殊性。“所以,如果一定要給我們貼標簽,我們唯一接受的標簽只有‘多樣化’。”

調查顯示,40.1%的公眾認為應該讓“80後”個性、多元地發展;31.3%的公眾認為無須給“80後”貼標簽。

“我們確實是中國財富增長後受益的第一代”

“一齣生就沒挨餓,一上學就沒聽課,一畢業就沒工作。”這是一句流行在“80後”圈子中的話,也道出了部分剛剛踏入社會的“80後”的生活狀態。

上世紀80年代生人小唐生在廣州,是一個典型的“蜜罐裏泡大的孩子”,但他並不認為自己得到了多少實惠:“我們小時候確實是‘小皇帝’、‘小公主’,是中國財富增長後受益的第一代,但長大後我們面對的是社會競爭越來越大的殘酷現實,我們很扛壓的。”

據2005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的一份報告顯示,我國80年代出生人口約為兩億。這一代人的出現讓中國有了新的家庭結構,他們的成長更是不斷衝擊著傳統的價值觀。調查顯示,60.5%的公眾認同“80後”是中國轉型期間出生的一代,具有象徵性。

即將畢業的小唐花了半年多時間才剛剛脫離“求職隊伍”,如今他又在摩拳擦掌地準備加入“買房隊伍”了。“大學擴招從我們開始,高等教育收費從我們開始,取消畢業分配從我們開始,取消福利分房還是從我們開始。”小唐苦笑道,改革開放30年,我們“80後”趕上的就是這些,“但是,我們抗壓能力強,我們有創新精神,我們也敢於奮鬥。我相信未來屬於我們。”

正如一則“80後”的宣言所説:正是這不安與招搖,塑造了他們革故鼎新的個性,造就了他們抗拒墨守成規的精神。他們不能活的太平庸也不能活的太滿足。請不要折斷他們高飛的翅膀。對於“80後”來説,他們不需要更多的寬容,但他們需要理解——理解他們確確實實是中國社會轉型的新生代。(吳荇 黃衝)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徐雅平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80後職場"逍遙派""保守派"的不同理財法
-80後90後網上爭霸 “罵戰”在論壇愈演愈烈
-80後 我玩酷我玩樂(組圖)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