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9·11”五週年 全球經濟走出陰影步入新格局
中國網 | 時間: 2006-09-11  | 文章來源: 北京商報

    “9·11”,一個讓人難以忘卻的符號。當5年前紐約世貿中心的雙子大廈轟然倒下時,誰也不知道它意味著什麼;5年中,全球油價飛漲了兩倍多,金融市場屢遭厄運後愈見堅強,區域性政經組織紛涌而起;5年後的今天,當人們再次緬懷這個符號時,驀然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世界經濟的新格局。

    世界步入高油價時代

    “9·11”之後,美國發動一系列反恐戰爭。2003年,美國沒有通過聯合國安理會,直接發動伊拉克戰爭。一項民意調查表明,對於美國侵略伊拉克的真實原因,76%接受調查伊拉克人的第一個答案都是“控制伊拉克石油”。儘管美國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現在仍身陷伊拉克“泥潭”,但不爭的事實是美國控制了伊拉克。在1995-2005年世界石油探明儲量中佔據57.1%的中東地區,美國的控制力空前加強。“9·11”之後,世界油價飛漲。

    國際石油平均價格(WTI期貨價格)從2001年的25.95美元/桶躍升至2005年的56.71美元/桶;而2006年8月7日,WTI期貨價格曾一度漲至76.98美元/桶。

    “‘9·11’和伊拉克戰爭的確是導致5年來油價上漲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沈驥如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9·11”之後,中國也逐漸融入世界的全球化格局中。5年來,北京汽油價格36次上調,以93號汽油為例,現在的價格已經是2001年9月11日的195.02%。

    今天,沒有人再敢預測全球油價將向何處去,但世界各國都已經默認的一個事實是:油價將不會再回到5年前了。

    全球經濟走出陰影

    “9·11”事件後,紐約證券交易所和NASDAQ市場被迫停市4天,從9月12日停市到9月17日恢復開市,這是二戰後美國股市停市最長的一次;包括華爾街金融區在內的整個曼哈頓城被迫關閉長達一週左右,而航運、旅遊旅館、保險、廣告等一些行業則遭遇重挫,與之相聯,全球金融市場也大幅震蕩、低迷已久的全球股市加速走低。

    分析家指出,美國對“9·11”反應的強烈是恐怖分子始料未及的,美國政府和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一起聯手打擊恐怖主義,對全球資本市場,對美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是長遠的利好消息,全球市場在美國開始打擊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後大都做出積極反應——2001年第四季度全球股市強勁反彈,大量長線資金大舉進入。

    其後,美國政府和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一起聯手打擊恐怖主義,世界經濟逐漸走出“9·11”的陰影。

    2003年至2006年,全球國內生産總值(GDP)增長平均可能達到4.8%,是自20世紀70年代初以來增長最為強勁的4年。

    作為全球經濟的火車頭,美國的經濟也從2003年下半年開始,出現強勁的復蘇勢頭。2004年和2005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分別達到4.2%和3.5%,2006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率甚至達到5.6%。在全球經濟復蘇的大背景下,2005年中國創下了超過10%的高經濟增長率。

    股票市場也更加堅強,更有效地應對突發事件。即使是在2005年倫敦爆炸案後,除了英國股指下跌外,美國道指和納指股指稍有下挫後都先後上揚,而主要亞洲股市也都呈上揚行情。而其他諸如外匯交易等金融市場都未受到明顯影響。

    區域政治格局微調

    美國的一系列反恐戰爭之後,拉登仍在指揮著他的隊伍,伊拉克也沒有成為美國所期望的中東和平樣板,美元和炮彈被證明並不能征服一切。雖然美國仍和5年前一樣,是一個世界超級大國,但是它的影響確已今非夕比。

    “以一個比較高的眼光來看,就是美國帝國末日的開始。”香港鳳凰衛視首席時事評論員阮次山近日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9·11’後就是美國帝國沒落的開始,尤其是美國打伊拉克後更加沒落,很多國家發覺不能再追隨美國了。”他舉例説,如在伊朗問題上,法國、義大利、德國都反對美國的主張,甚至英國都不願跟美國走,8月31日聯合國決議到期後沒有行動。

    中國在世界反恐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力量。入主白宮時曾稱中國為“戰略對手”的美國總統布希,也逐漸接受了中國。

    “9·11”後,美國稱與中國是“開放的、具有建設性的夥伴關係”;去年,美國又提出中國是“利益相關者”。“‘9·11’後,中美關係有所升溫。”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所長黃平如此判斷。

    記者觀察

    索羅斯和拉登的異同

    上世紀90年代,索羅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在全球金融市場上興風作浪,狙擊英鎊,打垮英倫銀行;狙擊泰銖,引發亞洲金融危機;狙擊港元,觸發官鱷之戰,這場全球性貨幣危機至今仍讓人談而色變;而拉登旗下的基地組織發動恐怖襲擊事件也給全球金融市場帶來不小的震蕩,雖然其在影響力上不能和索羅斯相提並論,如果説索羅斯是在全球金融市場尋找薄弱環節併發起攻擊的話,拉登則是在美國尋找安全上的漏洞給與攻擊。

    所以從這破壞性上説,拉登和索羅斯確有幾分相似性。

    但是且住。2002年,索羅斯拿到了波黑地區的代頓和平獎,皆因其旗下援助波黑基金會為波黑的教育、衛生、社會發展等領域投入了近5億美元的資金,這種和平獎項恐怕是現在還在東躲西藏的拉登今生不奢望拿到的,即便其今後也為和平事業慷慨解囊。

    索羅斯的所做所為儘管讓一些國家經濟遭受重創,但其是按金融市場的遊戲規則辦事,不論其行為結果如何都是無可指責的,而拉登的策劃的“9·11”導致了3000余平民的喪生卻是不可饒恕的,所以可以被冠之以“反人類”;索羅斯的“破”客觀上會帶來“立”,其將促進金融體系的創新,使之更趨科學和完善,而恐怖襲擊的“破”卻是一種缺乏理性的“破”,對人來來説,它是徹底的罪惡。

    這也是為什麼聯合國大會近日會一致通過的有關在全球範圍內打擊恐怖主義的《全球反恐戰略》,借用安南的一句話:無論是誰從事恐怖活動,也無論恐怖活動的原因是什麼,恐怖主義都是不可接受的。(楊雪婷 趙艷紅 謝秋爭)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