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收入差距不要迷信基尼系數 不能教條地引作警戒線
中國網 | 時間: 2006-07-14  |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不能簡單套用西方國家評判標準

判斷中國超過警戒線是教條主義

近期,由財政部組織的一項課題研究成果顯示,目前中國的基尼系數為0.46。這一數字超過了國際公認的0.4的警戒線。根據世界各國發展經驗,一種普遍的觀點認為,中國的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已經非常嚴重,如果不加控制,將會引發社會動蕩和經濟萎縮。

然而,近年來,中國基尼系數在不斷增大的同時,經濟仍保持持續高速增長,貧困人口不斷降低,低收入者的絕對收入在增加,生活狀況日益改善,表現出了與其他轉型國家完全不同的狀況。這不得不使我們對基尼系數理論在中國的適用性産生懷疑。帶著這個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傑。

不能教條地引作警戒線

記者:基尼系數作為量化收入差距的評判標準,有沒有局限性?

魏傑:基尼系數通過一個簡單的數字綜合了各個收入組的資訊,是比較令人滿意的指標。但是,在使用過程中不能混淆收入差距判斷與收入差距影響判斷這兩個概念。認為對已經完成城市化和工業化的國家,基尼系數處於0.3-0.4,收入差距適當,社會穩定,經濟發展,而基尼系數超過0.4的國家,收入差距過大,經濟發展停滯,社會問題嚴重。這就把收入差距和收入差距影響的判斷標準和判斷結果重合。

中國目前城市化和工業化水準都比較低,而且城市化的速度滯後於工業化的速度,因此,不能簡單地套用西方國家城市化和工業化完成後的評判標準。理論上,一個國家在城市化和工業化的進程中,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資本向城市和工業化部門流動,必然會引起收入分配向城市居民和資本擁有者傾斜,收入不平等加劇,而一旦完成城市化和工業化後,資本會向農業部門回流,收入不平等程度降低,反映到基尼系數上,就會出現先增大後減小的趨勢。處於城市化和工業化進程中的國家,基尼系數往往要高於完成城市化和工業化後的國家,這是正常現象。因此,用於判斷城市化和工業化進程中國家時,標準應該適當放寬,而不是教條地使用0.4作為警戒線。中國的基尼系數超過0.4,進入收入差距過大的區間,但其對於經濟的負面影響並不突出,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步伐仍在繼續,因而,不能據此判斷中國收入差距影響超過警戒線,犯教條主義錯誤。

收入差距尚在承受範圍

記者:基尼系數是個靜態指標,那麼它在動態分析中會有局限性嗎?

魏傑:基尼系數計算的是某一個時間點,各個收入組之間差距的加總平均,是反映收入差距的一個靜態指標。在進行時序比較時,只能根據每一年基尼系數的大小,來判斷收入差距整體狀況的變動,而不能反映出各個收入組動態變動的情況。

比如,同樣是基尼系數從0.35增加到0.4,可能有兩種情況,一個是各個收入組的絕對收入都增加,但高收入組收入增加的速度快於低收入組,導致收入差距相對增大,基尼系數變大;另一個是低收入組的絕對收入減少,高收入組的絕對收入增加,導致收入差距絕對增大,基尼系數變大。因此,在評價收入差距變動時,必須要考慮基尼系數背後隱藏的收入結構的動態變化,不能簡單地根據基尼系數的數字做出判斷。

中國的基尼系數從1981年的0.288增加到2001年的0.447,20年間從比較平均的區間,經過合理區間,最後過渡到過大的區間內,經歷了一個快速的增長期。不過人們的絕對收入得到了普遍提高,在1988—1995年間,所有城鎮居民的絕對收入都變好了,生活狀況得到明顯改善,人們普遍接受了收入差距的擴大。在1996—2004年間,城鎮低收入戶,尤其是困難戶的絕對收入水準時增時減,開始産生一些不滿情緒,但由於收入仍有增長,並沒有引發激烈的社會問題。2002—2004年間農村居民五個收入分組的絕對收入都不斷提高。現有的收入差距還是在人們的承受範圍之內。

二元結構導致感受不深

記者:怎樣看待中國二元結構下的基尼系數?

魏傑:基尼系數包括了所有人的收入差距,不論這個人生活在城市,還是生活在農村。基尼系數同樣是0.4,可能有兩種不同的社會結構,一個是城鄉分割的二元結構,城市內部和農村內部居民的收入差距都很小,但是城鄉居民之間的差距很大,導致整體的收入差距變得很大,基尼系數達到0.4;另一個是完成了城市化後的社會結構,城市和農村之間的收入差異很小,不論市民還是農民,面對的收入差距都是相同的,基尼系數也是0.4。

中國的基尼系數之所以這麼大,主要是由城鄉分割的二元結構決定的。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城鎮內部的基尼系數1988年只有0.23,到2002年也只增加到0.319,距離0.4的警戒線還很遠。農村內部的基尼系數比城鎮的基尼系數稍大,1988年為0.303,2002年增加到0.366,但也沒有達到0.4的水準。無論是城鎮內部還是農村內部基尼系數的數值都處在合理區間內,比全國的基尼系數水準低得多。居民在自己生活的範圍內感覺到的收入差距是有限的,再加上我國城鄉分割的戶籍制度和就業制度,居民很難體會到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因此,雖然中國整體的基尼系數很高,但中國居民由於分佈在城鄉分割的二元結構中,實際感受到的收入差距沒有那麼大,整個社會的承受能力變強。

並沒體現收入結構不同

記者:基尼系數綜合了各個收入組的資訊,那是不是就可以如實地反映出不同的收入結構?

魏傑:基尼系數雖然綜合了各個收入組的資訊,但並不能體現出收入結構的不同。

因此,需要進一步地比較這些年份的收入結構。從1988年到1999年這段區間看最低收入的四個分組都是農民,將這四個分組的人口和收入加總到一起,發現每人平均年收入在不斷提高,從1988年的394.37元增加到1999年的1711.5元,但其在國民收入中所佔的比重卻在逐年下降,從1988年的26.42%下降到1999年的20.25%,導致收入不平等程度不斷增加,但基尼系數並沒有完全體現出這種趨勢。1993和1997年的基尼系數雖然基本相同,但1997年低收入組的收入比重低於1993年,可以證明1997年的收入分佈比1993年更加不平等。因此,在一些年份中,雖然基尼系數沒有太大變化,但其背後隱藏的收入結構已經發生了變化,低收入組的收入比重在不斷降低,導致實際的收入不平等狀況在變差,政府不能忽視這種內在的變化。(記者 王明峰)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