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 濟  /  品質報告  /  每週品質報告
《每週品質報告》:紅薯粉條的“新”工藝
中國網 | 時間: 2003-11-24  | 文章來源: 中央電視臺

一般來説找熟人買東西大概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要買的東西是緊俏貨,買不著;第二個原因是想讓買到的東西便宜點。但是在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雖然隨處都能看到紅薯粉條,可有的人在買粉條時還要去找熟人,價格還不便宜。

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是我國南方紅薯粉條的主産區之一。在縣城的城東和黃土鋪鎮一帶遍佈著大大小小的紅薯粉條加工點和工廠。這些加工點生産的紅薯粉條通過縣城的集貿市場批發到全國各地。記者在這裡採訪時發現,在每一個攤位上,都擺放著幾種不同顏色的紅薯粉條。這裡的老闆告訴我們,這些不同顏色的紅薯粉條是有差別的。

攤主:你是自己吃還是拿去賣,自己吃就拿這種(深顏色的)。

另一位老闆也向記者透露,他們當地人只吃一種顏色深的紅薯粉條。雖然這種粉條看相不太好,但卻是正宗貨。而那些看相好的紅薯粉條都批發到外地,當地人從來不吃。

老闆: 自己吃的那種,顏色就是黑乎乎的。每年春節時,我們只給親戚和很熟的朋友加工三五百斤賣給他們,那個(顏色深的)粉價格還高,要2-2.5元一斤。那是知道內情的就要買那種。

在當地的集貿市場,看相好的這種紅薯粉條市場價格每斤只賣一塊六左右。比老闆所説的正宗貨便宜近一塊錢。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當地人不願意買這種便宜貨?這位老闆所指的內情又是什麼呢?

據這裡的攤主介紹,縣城周圍的紅薯粉條加工點一般從晚上開始開工。按照攤主提供的線索,記者來到了這個加工點,加工點只有一個灶,一口大鍋和幾口大缸,旁邊還緊挨著一個廁所。工人正忙著將調好的純紅薯澱粉漿一勺勺地舀起,通過篩網過濾到一個大缸裏。濾完之後,這名工人轉身走到一口大缸旁,把手伸進去洗了洗,然後又從地上撿起裝澱粉的袋子放進缸裏涮了涮,接著把身上沾的澱粉都抖進了那口大缸裏。

過了一會兒,一名工人從裏屋抬出一袋澱粉倒進了一口大缸裏,並從墻角拿出一根木棍開始攪拌,而這口大缸裏的水正是剛才那個工人洗完手的水。攪拌完澱粉漿,工人把灑落在缸邊的澱粉用勺子一點點地收集起來,倒進和好的澱粉漿裏。

工人:講究衛生,好看嘛,到處是澱粉不好看。

記者:還能把澱粉回收是吧?

工人:對。

再一看裝澱粉的袋子,上面印著的不是紅薯澱粉,而是玉米澱粉。

記者:為什麼要摻玉米澱粉呢?

工人:利潤很低,就摻一點玉米澱粉了。

據工人介紹,除了玉米澱粉外,其他澱粉也可以摻進紅薯澱粉中。他們還能通過控制不同澱粉的混合比例,讓一般消費者吃不出摻了其他澱粉。

工人:還可以摻木薯澱粉嘛。

用玉米粉等其他澱粉假冒紅薯粉。正當記者以為這可能就是當地人不吃淺色粉條的原因時,一位老闆的話卻提醒我們,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老闆:還要加一點化工原料。

記者:加的東西沒問題吧?

老闆:沒問題,怎麼會有問題呢?

老闆所説的這種沒有問題的化工原料到底是什麼呢?他不肯講,我們始終找不到答案。在另一個加工點,一名工人無意間透露説他們一般在後半夜開始生産時,才往紅薯粉里加化工原料。記者決定夜裏到這家加工點繼續調查。

淩晨一點,我們在這家加工點開始生産前來到了這裡,在昏暗的燈光下,工人正在配料。工人從角落裏的拿出一個水瓢,把裏面泡好的一些液體倒進已經調好的澱粉漿裏。記者注意到,水瓢裏還殘留著兩塊沒有完全融化的白色塊狀物。

記者:這一缸水要放多少?

工人:一兩到一兩半。

記者:它的主要用途是(幹什麼的)?

工人:增白、增亮的。

工人始終不肯告訴我們這種具有神奇增白效果的東西究竟是什麼。然而,記者在另一間小屋裏發現了大量密封在鐵罐裏的這種增白塊。

工人:這就是雕白塊。這東西不能提早放,只能在做的時候放,放早了就沒作用了。

據工人講,以前他們都用一種名叫焦亞硫酸鈉的食品添加劑來做粉條的增白劑,但是,效果沒有現在加的這種白色塊狀物好,於是就都改用了這種東西。

工人:效果比焦亞硫酸鈉好一點,太陽曬都不會變色。

記者:現在大家用的是什麼?

工人:都用這個。

由於雕白塊遇高溫時能分解産生甲醛,而甲醛具有很強的致癌性,因此,國家早就明令禁止將雕白塊作為食品添加劑使用。這個加工點為了使做出的粉條好看,好賣,竟隨意地將雕白塊加入粉條裏。隨後,記者在當地走訪了十幾家加工點和較大一些的紅薯粉條加工廠,工人們也都向記者證實:他們生産的紅薯粉條裏或多或少都要加雕白塊增白。

工人:雕白塊也要加一點。

大廠工人:也要加一點增白塊這樣增白的東西。

記者:全縣有多少家像你這樣?

工人:那有千把家。在我們這個地方不加不行,他做得好看一些,你做得不好,人家(老闆)就不要你的貨。

在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往紅薯粉條里加雕白塊早已是業內公開的秘密了。而工人們也都明白,雕白塊是吃不得的。

記者:你知道這個有危害也不管了?

工人:這個誰都知道嘛,電視上講了?

在經過了摻粉、加雕白塊等幾個環節後,澱粉漿最後被倒進了這口大蒸鍋裏。下鍋蒸之前,蒸盤上還要刷一層薄油,但是,盛在碗裏的這種油卻散發著一股令人噁心的刺鼻味道,底下還有一層沉澱。

工人: 我們用的是(毛)糠油。

國家有關標準規定:毛糠油需要經過脫酸、脫臭、脫色等工藝後才能成為食用油。未經深加工的毛糠油在我國主要用於肥皂和潤滑劑等工業用品的生産。而這些未經提純的毛糠油卻混合在灰白色的澱粉漿裏,使澱粉漿變成了黃色透明的膠狀物,工人們則趁熱將這些經過特殊處理的澱粉漿攤成薄薄的粉皮。

攤好的粉皮冷卻後,再通過壓條、晾曬、就可以準備打包運走了。工人告訴我們,為了使出來的粉條顏色更鮮艷,看相更好,他們還要對另一部分紅薯粉條進行一番特殊處理。而這種特殊處理仍然是在深夜進行。第二天夜裏,記者在這個加工點裏就目睹了所謂的"特殊處理"過程。只見這名工人從缸邊拿出一個盛著深綠色液體的水瓢,倒了一點放進缸裏的澱粉漿裏,然後用木棍攪了幾下,綠色的液體很快把澱粉漿染成了綠色。

工人:這個綠色的叫食品綠,又叫亮藍。

原來,所謂的特殊處理就是在澱粉漿裏添加色素。又過了一個晚上,我們在這個加工點裏看到了加過色素的粉條。其顏色果然鮮艷誘人。對此,工人頗為得意地説,沒有他們調不出來的顏色。

工人:你要什麼顏色就可以什麼顏色,一般是紅的、綠的。你要加什麼顏色,沒有這裡加不出來的。

在當地一家紅薯粉條日産量超過5萬斤的工廠裏,我們也發現,工人在和粉時也添加一些色素,這是黑色的,這是綠色的。不過,這裡這裡用綠色色素調出來的粉條,顏色綠得有些不自然。

工人:綠色的加點食品綠嘛,加這個東西本身不好,因為化工原料本身會對身體造成妨害,但為了多賣點,銷路好一點的話,只有適應市場需要了。

在每個加工點門口,晾幹的粉絲隨意丟放在地上,加工好的紅薯粉條有的被裝進了裝水泥的袋子,有的則被裝進了印有綠色食品的包裝袋裏。在湖南衡陽市祁東縣,像這樣的加工點有1000多家,其中也不乏一些規模比較大的廠子。每個加工點每天紅薯粉條絲的産量都在200-300斤以上。而大一點廠家的日産量都在一萬斤以上。

記者:粉絲都銷到哪?

工人:主要有廣東、廣西、湖南。

老闆:全國各地都有。

權威訪談:

主持人:在以前的節目中,我們曾經報道過腐竹加工過程中加入雕白塊的情況,現在粉條也加入雕白塊。按照規定,我國在十五年前就已禁用雕白塊。可到現在這些加工戶們用起雕白塊來,還是這麼習以為常,賺這麼黑心錢,還是這麼心安理得。今天我們就請到了國家副食品品質檢驗中心的顧斐斐女士。您好。

專家:你好。

主持人:粉條的加工比較簡單的,那它的原料也是比較單純的?還需要加別的東西嗎?

專家:它的原料也是比較單純的,不需要加任何東西。

主持人:我不明白,紅薯澱粉應該説是比較便宜的,可這些加工戶們還要往裏面加這個加那個。這是為什麼?

專家:這些企業們為了賺黑心錢。我們國家食品添加劑衛生標準裏面規定,這些色素在粉條、粉絲裏面是不允許加的。

主持人:我看他們不像在加工粉條,而像在做化學實驗。但這實驗結果卻恰恰是消費者要買來吃的,您説這該怎麼辦?

專家:作為消費者來説,對於這些粉條我們還是可以鑒別的。好的粉條跟摻假的粉條我們可以通過感官來進行鑒別。另外,我們還可以買回去以後在鍋裏煮一煮看,如果煮出來,不酸也不粘,而且看上去沒有雜質,那這個粉條是好的。如果煮了以後,有股酸味,其他一些異味,或者粘在一起,那這個粉條肯定是不好的,是摻假的粉條。

主持人:感謝您來到我們演播室。買東西的時候當然需要鑒別,但如果廠家和相關部門已經真正把好品質關,我想消費者就不需要這麼操心了。在上一週的節目中,我們報道了浙江省金華地區一些廠家生産銷售用敵敵畏浸泡過的金華火腿的情況。節目播出以後,引起當地政府重視,它們已經查封了片子中涉及的企業,並且銷毀了有毒火腿1000多只。針對這件事情,許多觀眾給我們發短信來電話,他們認為這種惡劣的做法,無疑是對金華火腿市場信譽的致命打擊,也等於是給一些百年老字號敲響了警鐘。那麼怎樣才能使這些百年老字號真正健康永久發展下去,這是需要很多人好好反思的問題。

中央電視臺2003年11月24日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