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永恒的旋律-紀念王酩逝世十週年>>藝術成就字號:
高山流水有知音——王酩的歌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12-10  發表評論>>

高山流水有知音——王酩的歌 分類:音樂 題記:想抽出一段時間,著重寫一下自己喜愛的、公認有成就的音樂家,包括曲作家、詞作家和歌唱家。我只是按照自己的了解和欣賞水準來寫,主要的方式是介紹作品,間以自己業餘的、淺薄的、肯定不完整的評價,並不涉及各位音樂家的其他方面,當然未必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在寫作的過程中,我也會翻看一些資料,這對自己的知識和精神也是一個充實的好機會。第一批推出的曲作家分別是王酩、施光南、王立平、谷建芬、徐沛東,詞作家是喬羽、凱傳、閻肅、張黎、王健,歌唱家是郭蘭英、李谷一、朱逢博、宋祖英、劉歡。若有可能,我還會推出第二批音樂家的介紹。

高山流水有知音——王酩的歌

我國當代著名作曲家王酩先生(1934-1997)離開我們整整10年了。但是,那些他用生命創作的不朽樂章,還在我們的耳畔時常響起,還在緊叩我們的心扉。我想,許多朋友也會和我一樣,會經常想起這位音樂大師,緬懷並感謝他,曾經留給我們那樣多、那樣好的音樂作品。

電影音樂是王酩先生音樂成就主要組成部分。1975年,王酩初涉電影樂壇,為當時一部著名電影《海霞》作曲,寫了一首《漁家姑娘在海邊》的主題歌。這首歌是王酩的代表作之一,也是70年代中國電影音樂的主要成就之一。這首歌曲調優美樸實,民歌風味濃郁,並具有現代感,有一股內在的力量,使人百唱不厭、百聽不厭。隨著電影的放映,這首歌迅速傳遍全國,成為當時最流行的歌曲之一。3年後,即1978年,王酩為當年一部非常有名的反特電影《黑三角》作曲,寫了一首插曲《邊疆的泉水清又純》,這首歌與電影劇情關係不大,但由於它曲調清新、朗朗上口,再加上李谷一甜美細膩的演唱,遂使這首歌紅遍大江南北,1980年被評為“群眾喜愛的15首歌曲”之一。接下來的1979年,王酩為3部電影作曲,分別是《小花》、《櫻》、《瞧這一家子》,有插曲的是前2部。《小》以戰爭年代作為背景,描寫了真、假小花在與哥哥相別到相認的過程,表現了在那個殘酷的時期人們心中的對親人、對同志的真情,這部影片當時頗為轟動。其原因,一是故事情節好,同時有多位明星(陳衝、劉曉慶、唐國強)的出演,另一方面,就是王酩為影片寫了2首異常優秀歌:《妹妹找哥淚花流》和《絨花》。這2首歌我已在另一篇文章《難忘的旋律之群眾喜愛的15首歌曲》仲介紹過,在此不再贅述。文革反思影片《櫻》的主題歌《媽媽,看看我吧!》,是一首傷感、悱惻、充滿思念和期待的歌曲,結合劇情,這首歌緊緊抓住觀眾的心,叫人心動、催人淚下,曾傳唱一時:“媽媽,看看我吧,親愛的媽媽!多想看看心愛的家,多想説説思念的話,今日相見卻不能叫聲媽媽!”一句句、一聲聲,深深撥動著我們的心弦。

1980年,王酩為3部影片作曲,分別是《他們在相愛》、《第二次握手》、《法庭內外》。前2部有插曲。《他》中的主題歌《祖國春常在》,是一首熱情、優美、活潑的歌曲,歌曲開始所用的八度變化的音符,使這首歌富有現代氣息和青春的活力,為電影增色不少,也曾傳唱一時。《第》中有2首歌曲《祖國啊,我的父母之邦》和《怎能忘懷》,為了體現劇情,這2首歌寫得相對顯得深沉和嚴肅一些,在聽眾中的影響略小,但也有特色。《法》這部電影沒有插曲,但王酩寫的音樂仍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影片在著力表現老司法局長不包庇自己唯一的兒子、讓其接受法律審判時,話外響起女聲哼唱的主題音樂,異常感人,為揭示人物的內心和複雜的情感,發揮了非常重要作用。

1981年,是王酩的電影音樂創作獲得大豐收的一年。這一年他至少為10部影片寫了曲子。比較有影響的有《知音》、《揚帆》、《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水晶心》、《沙鷗》等。《揚》是一部文革反思影片,多年前我曾看過,但劇情已幾乎忘記。其中的幾首插曲有一定影響:《啊,野花、野花》輕快、奔放,表現了演唱者的歡樂與純真;《莫嘆息》好像由女中音歌唱家羅天嬋演唱,歌曲舒緩、平實,是對處在人生低沉階段的年輕人語重心長、推心置腹的勸説、支援和鼓勵;《最難忘》是邁入社會的女主人公在篝火旁演唱一首十分抒情的歌曲,表達了女主人公對現實的迷茫和對以往美好時光的深切懷戀。這首歌曾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但從25年前在電影院聽過一遍後,就再也沒有聽到過,至今耿耿於懷。《被》描寫的是在文革期間,極左思想對人們精神的禁錮,人們不能自由追求健康愛情,而有的人則成為扭曲愛情的犧牲品。主題歌《角落之歌》出現在片頭處,那低回、沉重、壓抑的音調,給人以悲苦、灰心甚至絕望的感覺,較好地渲染了影片的主題。影片還有另外一首插曲《花兒長在高山崖》,歌曲雖簡短,但也會給人以深刻印象,表現了演唱者純真的內心世界和對愛情的渴望。《水》同樣是一部文革反思影片,影響不大,但其中的插曲《願你有顆水晶心》,卻是一首較好的歌曲。“我曾悄悄地告訴母親,夢裏也在把它找尋,我的生命,我的青春,屬於一顆水晶心。”是真情、娓娓的訴説,也是在拭目尋找,尋找那顆水晶心。

與電影同名的主題歌《知音》,我個人認為是中國電影音樂史上最成功的電影插曲之一,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電影歌曲,有必要略為詳細地介紹一下這首歌的背景和特點。電影《知音》描寫的是在袁世凱復辟稱帝期間,滇軍首領蔡鍔身陷虎穴,卻時刻不忘抗袁護國的史實。蔡鍔在京期間結識了袁安插在蔡身邊作為姦細的小鳳仙。後小鳳仙真正了解了蔡,最後二人成為知音。新婚之夜,小鳳仙掩護蔡將軍躲避了盜國大賊的迫害回到雲南。事情被發覺後,小鳳仙遂入獄。袁世凱既死,小鳳仙出獄,此時蔡鍔因喉癌卻已在日本病逝。這部電影是當年的重頭戲,由謝鐵驪導演,王心剛、張瑜、英若誠、徐展等著名演員出演。《知音》這首歌,分為2段,先看第一段:“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韻依依。一聲聲,如泣如訴如悲啼,嘆的是,人生難得一知己,千古指引最難覓!”這一段表面描寫小鳳仙對知音的渴望,實際暗含自己孤獨的內心和作為一個妓女無奈的悲涼,反映小鳳仙決不僅僅是隨波逐流的風塵女子,而有自己對世態炎涼的獨到理解和對生活的追求。這段唱來真是如泣如訴、一唱三嘆。第二段:“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韻依依。一聲聲,如頌如歌如讚禮,讚的是,將軍拔劍南天起,我願做長風繞戰旗!”這一段表現了,小鳳仙對蔡鍔護國運動的理解和支援,表白自己願意一生追隨蔡將軍、願做將軍知音的情懷。這樣,不僅把小鳳仙這個人物刻畫得非常完整,而且也充分體現了影片的主題思想。李谷一演唱這首歌的時候,正值其藝術生涯的巔峰期,她的歌聲直達聽眾心扉,是那樣動人。我曾用一個下午的時間,聽上百次也不厭倦。影片結尾處,小鳳仙出獄,與蔡母和丫鬟回鄉,在漂流的小船上她再次彈唱起這首《知音》,但突然的弦斷使她意識到不祥的徵兆,即蔡將軍已然去世。此時畫外響起女聲小合唱《知音》,歌聲樸實、委婉、深情,與李谷一的獨唱有著不一樣的藝術感染力。據説王酩在寫這首歌的時候,加入了江南小調和崑曲的音樂元素,我不懂專業的音樂創作是如何進行的,但仍使我感到驚異的是,王酩怎麼能從古老的崑曲中提煉出這麼好的曲子。

此後王酩還為數十部電影寫了音樂,創作了多首電影插曲,像電影《武當》的主題歌《武當傳奇》、中學生影片《紅衣少女》的主題歌《閃光的珍珠》等較為有名。特別是《閃》這首歌,較好地把握住了中學生的心理特點,體現了他們剛剛踏入人生的旅程這個階段的所思所想,歌曲活潑、生動、朗朗上口,同時又給人以思索和啟迪。80年代中後期,王酩的主要精力應該是放在電影《紅樓夢》(6部)的創作上。我曾經在電影頻道較為完整地看了一遍這部電影,也欣賞了王酩的作曲。應該説,王酩的作曲有一定特色,與電視劇版的(王立平曲)完全不同;同時對這部電影作曲也有較大難度,主要原因是電視劇《紅樓夢》的音樂不僅十分成功,而且已深入人心。比較而言,還是王立平的電視劇音樂更能為觀眾所接受。不光音樂,《紅樓夢》電視劇版也比電影版的影響大得多;如果説電影版的與電視劇版的《紅樓夢》根本無法相比,也不過分。80年代中期之後,我們也不無遺憾地看到,王酩再也沒有創作出一首如同他前期那樣廣受歡迎的電影歌曲。

除電影歌曲的創作之外,王酩還為許多紀錄片、電視片、電視劇、電視歌會寫歌,其中不乏非常優秀作品,如電視片《有一個青年》中的插曲《青春啊青春》(曾入選80年“群眾喜愛的15首歌曲”),紀錄片《四川杜鵑花》插曲《可愛的杜鵑花》,電視劇《諸葛亮》主題歌《待時歌》,1984年春節聯歡晚會主題曲《難忘今宵》,等等等等,特別是後者,已成為每年春節聯歡晚會必有的結束曲,人們早已耳熟能詳。還有創作歌曲《春天的鐘》,經胡曉晴的演唱,好像獲得過國際大獎。

還值得一提的是,與許多歌曲作家一樣,王酩也有自己相對固定的合作者,他們是詞作家凱傳、歌唱家李谷一。在那個年代,3個人的名字常常聯在一起,而被聽眾熟知。3個人相得益彰,共同漫步在當時中國歌壇的最高層。

王酩先生到底寫過多少樂曲和歌曲,幾百部(首)?上千部(首)?可能沒有人真正統計過。而我們真正能夠知道、能夠欣賞的,最多不過幾十首吧?但這已足夠了,足夠使我們享受到這些雋永的旋律帶給我們的那些難忘的記憶、美麗的心情、生活的感悟,也足夠使王酩先生的生命在這些動人的歌聲中得到延續、得到昇華、得到長存。

文章來源: 部落格網 責任編輯: 悠悠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