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中國著名電影導演謝晉逝世字號:
丹增追憶謝晉:一個超生命熱愛電影的人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27  發表評論>>

10月18日晚6時,我和幾個文化朋友正在昆明一個溫馨的小餐館吃飯,談天説地,喝酒挾菜,氣氛熱烈。此時,我秘書接完一個北京來的電話急衝衝跑進來説:“謝晉去世了!”噩耗猶如晴天霹靂,在場的朋友都驚呆了,我仿佛當頭挨了一棒,驚愕得説不出話來,暫態腦子裏空空如也,茫然不知所措……這一瞬間,似乎時間凝固了,空氣凝固了,原本的歡樂也凝固了,小小的屋子裏瀰漫著惋惜、悲傷的氣息。誰還能有胃口,飯局當然到此結束,扔下一桌大多還未挾筷的菜、還未打開的酒,扔下一席剛剛還十分熱鬧的話題,大家各自默默地黯然離開。

回到家中獨自坐在書房裏,望著我倆曾經的合影,撫摸著他送我的《中國電影百年曆程》這本簽名書,悲傷象窗外無盡的夜色籠罩心頭。怎麼會這麼快就走了呢?還在一年前他面色紅潤,神采奕奕,精神抖擻;還在半年前,儘管遇到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樣的巨大打擊,但電話交談中,他還是聲音洪亮,談笑自如,明明告訴我身體很好的呀!

謝晉的去世,我震驚多於哀思,惋惜多於憶念,我對他的緬懷猶如烈酒,猶如火焰,燃燒著我的靈魂。我們20多年來的交往和友誼,又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謝晉,你是一個超生命熱愛電影的人,你為電影而活著,你把一生獻給了中國的電影事業。你的辭世,就中國電影而言,失去了一代宗師;就中外喜愛電影的人們而言,失去了一位胸懷廣博、才華出眾、人品超群的藝術大師;就我個人而言,失去了一個可以坦誠地、毫無保留地交流電影藝術的老師,失去了一個豪邁、曠達、率真的知心朋友,失去了一位風骨峻峭而又童心未泯的老大哥。

老哥,你走了,可知有多少人讚美你的高尚人格,有多少人稱道你的高超藝術,有多少人為你抹淚,有多少人為你嘆息。此時此刻,我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老哥,一路走好!一路珍重!你活得莊嚴,活得昂揚,你走得驕傲,走得豪邁!

我記得那是1988年,為一部西藏題材的電影本子,我從雪域高原來到東海之濱向他求教。雖是初次謀面,卻是一見如故,我們先談了本子,後談了中外電影,再後來談了人生、藝術以及美酒,真是相見恨晚。此後,電影藝術成了友誼的紐帶,藏漢情誼成了兄弟的血脈,20多年來,我們一直書信不斷,電話不斷,見面不斷。我不是電影工作者,更不是電影藝術家,我只能算是個電影愛好者,是個影迷。我首先敬佩他的電影造詣。他是一個真正懂得電影、熱愛電影的人,他熟悉世界電影的歷史,了解世界電影的動態和趨勢,了解美國、印度等電影大國電影事業的發展,也了解南美、非洲等電影小國電影事業的情況。他一生拍了許多扣人心弦、家喻戶曉的優秀影片。我還敬佩他的高尚品格。他不管談劇本、拍電影,還是交朋友、吹閒牛;不管是乾大事,還是喝小酒,都有一種韻味,平凡中流淌著高尚、嚴厲中飽含著熱愛,樸實中透露著硬朗,通過他我感覺到中國知識分子的剛正不阿和錚錚鐵骨。他嚴肅得有些較真,真誠得有些可愛、豪邁得有些幼稚,骨子裏折射出一種強烈的讓人心服口服的魅力,這在影視圈裏是不爭的事實,是真正的“德藝雙馨”。

2003年,我赴雲南擔任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分管文化藝術。到任後不久,就給謝晉打了個電話。我説,雲南有著得天獨厚的影視創作拍攝條件,我想發展雲南電影事業,把雲南打造成全國乃至世界一流的影視創作拍攝基地,你是電影界的前輩,希望一如既往地支援我,關心雲南電影事業的發展,他在電話裏哈哈大笑:“老弟,你老鼠掉進米缸裏去了,你不是怕熱嗎?雲南氣候那麼好。雲南電影資源我比你熟,我在那裏拍過片,你這下可以大顯身手了,要好好地抓,我隨叫隨到。”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沒有絲毫的拐彎抹角,心直口快,單刀直入,這就是謝晉。

2004年,麗江束河古鎮影視拍攝基地落成,謝晉接到邀請,專程從上海飛抵麗江。他在麗江停留了四天,參加了影視城的掛牌儀式,出席了麗江題材的一個故事片的開機儀式,走訪考察了納西村寨、農家院落,還幾次與我長談雲南電影事業的發展。記得在麗江古鎮的一個小茶館裏,他拍著我的肩膀説:“丹增,你來雲南來對了,雲南不僅是一個享受生活的好地方,更是一個發展電影事業的好地方。你看這大理、麗江處處都是天然的攝影棚。我聽説雲南有許多好題材,比如滇西抗戰、滇越鐵路、西南聯大、講武堂等等,要組織人研究。我將來拍‘謝晉電影人生’的紀錄片,外景就選麗江;要是再拍故事片就選麗江題材。”他還建議在麗江舉辦電影節,或紀錄片節,“這麼好的一個地方不利用就是最大的浪費,就是對不起這塊風水寶地!”

2005年,我們在雲南舉辦“紀念中國電影百年·紅河電影周”活動,以“雲南——民族大觀園·天然攝影棚”、“和諧的紅河·影視的天堂”為主題,舉辦電影展映、電影研討、影視資源考察等活動。有人曾説,中國電影導演南有謝晉,北有謝鐵驪,“二謝”自然在邀請之列,而且謝晉是最早到的嘉賓之一,我晚上到他駐地看望。他對我們舉辦紅河電影節大加讚賞。當時蒞臨電影周的還有秦怡、田華、鄭洞天等老一輩電影藝術家,有田壯壯、呂樂、姜文等中青年電影導演,有陳坤、張靜初等新一代後起之秀,有港臺名導唐季禮、王思懿、和錦華,更有雲南籍影視名人王蘇婭、張豐毅、彭荊風。天南海北,不同經歷,不同年齡,為了一個目標——振興中國電影、發展雲南電影,匯聚雲南,高朋滿座,大師雲集,縱論電影,舉杯共慶,這在雲南電影史上堪稱盛況空前。除了發函,邀請謝晉的電話是我打的,他説:“我本來有事不能來,看了活動日程和邀請名單我改變主意了,有那麼多電影名人來,有那麼豐富的電影活動,我一定在開幕前到雲南,需要我做什麼事趕快交待。”電影節期間,80多歲高齡的謝晉以他的智慧、責任,滿懷對雲南電影事業發展繁榮的激情,親自準備了一份發言稿,在發展雲南電影專家座談會上作了精彩發言。他提出了雲南電影要抓三件事:一是要抓本子。電影劇本,一劇之本,沒有本子,出不了電影。從古至今,雲南有許許多多的故事片題材,可惜寫得不多,要動員編劇們寫,組織專門班子寫。二是要抓演員培養。雲南有25個少數民族,個個美麗動人,個性鮮明,楊麗坤這樣的優秀電影演員雲南可以找出很多,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我在拍《芙蓉鎮》的時候,發現了劉曉慶、姜文,丹增你就要善於發現人才。三是要抓基地建設。雲南從梅裏雪山到西雙版納,既有溫帶風光,又有亞熱帶、熱帶風光,有石林、土林、彩色沙林,有土司府、朱家花園、邊陲古城,處處都有影視景觀,真是個天然攝影棚,在發展影視事業方面,完全可能成為全國的典範。在電影周的五天時間裏,謝晉談電影,看電影,説電影人,講電影事。在紅河的建水縣,謝晉和當地群眾聯歡,他上臺表演了一段電影戲,結果一時忘了臺詞,緊張得拍腦頓足,很多人都説他把玩兒當作拍戲了。在元陽的聯歡會上,他説了一個笑話,可帶上海口音的普通話很多人沒有聽懂,他就手舞足蹈地反覆説。有人説,謝晉太可愛了。在他離開紅河時,我去話別,他把自己手寫的發言稿塞進我手裏,很認真地説:“我怕你們忘了,我把意見文字稿留給你,有用的地方供參考,沒有用的請批評指教。我這次太高興了,唯一不足的,你沒有陪我喝酒。”

文章來源: 中國文聯網 責任編輯: 悠悠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