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中國著名電影導演謝晉逝世字號:
謝晉:現實主義電影的集大成者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18  發表評論>>

 

《芙蓉鎮》實踐“巨片意識”

在拍《芙蓉鎮》之前,我提出中國導演應該有巨片意識,當時是有感於目前我國大部分影片表現的只是“杯水風波”。我説的要有巨片意識,不是説我要拍巨片,這兩個概念其實是不完全相同的,巨片意識不僅指場面宏大,更主要的是指內涵和立意的豐富與深邃。你想想,十年動亂過去了,撥亂反正的十年也過去了,我拍《芙蓉鎮》的時候是1986年,正是經過十年的沉澱,我不止一次地説過那正是一個出大作品、大影片的時代,這不是我的主觀幻想,而是中外文學藝術的一個規律。我很同意一位文學界朋友的看法,中國的莎士比亞可能就出現在寫“文革”的題材上,其實重要的作品恰恰是出現在“有裂縫”的時代,因為人們會更清醒地認識一切事。所以當時我對劇組的同事們講,原作提供了拍攝一部內涵深刻的大片子的可能,但能不能拍好,還要靠大家的憂患意識和責任心。

反思情感一脈相承

《天雲山傳奇》出來後,産生的社會效應之強烈,是我未曾料想到的。我收到幾萬封觀眾來信,其中甚至有血書,有萬言信,這在現在是很難想像的。當時正躺在醫院進行治療的經濟學家孫冶方聽説這部影片要禁演,得知我要去醫院探望他時,他對醫生説:“《天雲山傳奇》的導演要來看我,給我注射強心針和止痛劑,我要好好見見這位朋友。”我甚至聽到人家告訴我,他的一位朋友看完《天雲山傳奇》後自殺了,因為不堪忍受內心的譴責。我覺得中國電影與中國人民這種血肉相連的關係,在全世界恐怕都是罕見的。就是有了《天雲山傳奇》對我的這種震撼力,後來才會有《芙蓉鎮》,絕不是什麼心血來潮,而是與我前幾部作品的反思主題一脈相承。其實我想並不是我的戲有多麼好,而是因為那個集體反思的年代,我認為是時代造就了我的電影,並不是我多麼迫切地希望觀眾來看,這是兩回事情。

費勁週折終於面世

影片從劇本階段就費週折,而等到影片拍好了竟然不許放映。《芙蓉鎮》影片首映的時候姜文和劉曉慶已經到了上海,但是得到通知讓他們不要出席。首映式在離我家很近的美琪電影院,我和電影局的副局長已經站在臺上了,在得知演員來不了的消息時,台下已經是人山人海,玻璃窗都被擠破了。我只好向觀眾們道歉説飛機誤點他們沒能到,只能我一個人和觀眾見面了,電影還是照常放,電影票的票根大家留好,過些時候還會安排演員與大家見面,再給大家放。結果一個多月後,正式公映。後來得到的消息是,國內可以公開放映,不能參加國外影展。我到中宣部進行辯論,後來勉強同意國外也可以去了。

“文革”後我的電影從《天雲山傳奇》開始,到《牧馬人》,再到《芙蓉鎮》,在當時都遇到了麻煩,可後來事實證明,這三部電影不僅不應該批判,而確確實實是在推動歷史前進的。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責任編輯: 姜一平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