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名家 字號:
曹禺39歲後——紀念曹禺誕辰100週年(圖)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9-19 11:04  責任編輯: 小溪

 

曹禺與第二位妻子方瑞(前排左)、兩個女兒萬方(後排右)、萬歡。

資料圖:著名劇作家曹禺

原題:曹禺39歲後——謹以此文紀念曹禺誕辰100週年

9月24日是中國現代話劇之父、著名劇作家曹禺誕辰100週年紀念日。北京人藝重排演出曹禺的“四大劇”——《雷雨》、《日出》、《北京人》和《原野》作為紀念。在北京、天津、湖北、上海,不同形式的演出、展覽紀念活動如火如荼。

與此同時,現代文學史上著名的“曹禺現象”也被重新提起:這位23歲就寫出《雷雨》的天才劇作家,在39歲之後到他去世的47年間,再沒能寫出一部令他和觀眾滿意的作品。對此曹禺的女兒萬方對南都記者直言不諱:“我父親被扭曲和異化了,一直到死,他都沒能真正回復到他寫《雷雨》時那個自由自在的靈魂。他晚年最大的痛苦就在於此。”

“我要寫一個大東西才死”

有段時間,曹禺枕邊總放著一本《托爾斯泰評傳》。有時,他看著看著突然一撒手,大聲説:“我就是慚愧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慚愧。我越讀托爾斯泰越難受。你知道嗎?”“我親眼看到爸爸的晚年被一種痛苦持續不斷地困擾,他想重新獲得寫《雷雨》時候的力量,但是他已經被異化了,他已經不是他,已經回不到原來那個曹禺了”,萬方説。

原來的曹禺是怎樣的?

《雷雨》從一開始就被視為是一部反映社會問題的作品。郭沫若就曾評價:這個戲表現了資産階級家庭錯綜複雜的戀愛關係。魯迅則在看過《雷雨》日譯劇本後對到訪的美國記者斯諾説,中國最好的戲劇家有郭沫若、田漢、洪深和一個新出的左翼戲劇家曹禺。

改變 挖去“創作思想的膿瘡”

“曹禺的第一次創作危機就發生在寫完《家》之後”,《曹禺傳》作者、曹禺研究會會長田本相告訴南都記者,從《雷雨》到《日出》到《原野》、《家》,曹禺每一部作品都有新的探索和自我超越。而1942年之後,他似乎用光了自己的“生活庫存”,開始嘗試抗戰時期流行的歷史劇寫作。

困境 “明白了,但精神已經殘廢了”

“文革”之後曹禺對田本相回憶寫《明朗的天》時曾説:“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思想改造,我怎麼寫”。曹禺晚年已經明白,但他也對田本相説,自己猶如“王佐斷臂”,“明白了,但精神也已經殘廢了”。

遲滯 “奇跡沒有來,不肯再來了”

老年的曹禺曾有一段日子,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地趴在客廳的方桌上寫著什麼。萬方手裏有一張那時寫的紙,上面寫著:“為什麼一個字也寫不出。……譬如我總像在等待什麼,其實我什麼也不等待。”“也許他始終有所期待,期待奇跡的出現,可奇跡沒有來,不肯再來了。”

文章來源: 中新網 發表評論>>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