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劇聞要覽 字號:
戲劇大投入和大製作要有"大"道理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9-17 10:46  責任編輯: 小溪

繼2008年底花費兩千多萬鉅資推出京劇《赤壁》後,國家大劇院今年又稱將以前所未有的四千萬投資,將老舍小説《四世同堂》改編成話劇搬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四千萬的投資,在中國戲劇界,是創紀錄的豪舉。在戲劇的大投入大製作鹹為業內同仁詬病的當下,這個嚇人的投資額無疑是極能吸引眼球的話題,但這話題卻並不輕鬆。如何理性客觀地看待與評價戲劇的大投入大製作,是一門成果還顯得十分荒蕪的大學問;而且,如何通過大投入大製作創造高品質且能夠在市場中獲得高回報的戲劇精品,更是一門亟需補修的課程。

戲劇領域的大投入大製作並非始於今日,古代宮廷演劇,每每耗費不菲。皇權統治下曾經有過的那些具有標誌性的戲劇巨制,固然不可以簡單化地一概貶斥,但至少可以説,那種不計成本地花錢的現象,既非出於藝術的動機,也不是藝術領域的話題。然而,除了這類純粹以燒錢為目標的戲劇大投入,我們還需要討論商業戲劇時代出現的戲劇大投入、大製作現象。其實,無論是紐約的百老彙,還是倫敦西區,戲劇的大投入大製作都屢見不鮮。就以清末到民國年間的上海為例,大投入也是諸多有商業企圖的戲劇製作人的選擇之一,不過,這類現象與今天戲劇領域的大投入大製作之間的同異,更值得認真了解與研究。

商業活動以追逐利潤為目標,當經營戲劇演出成為有利可圖的行業時,戲劇領域的投資方向與方式,同樣受到經濟規律的支配與引導。商業時代戲劇領域出現的大投入大製作現象,其目的非常之明確,那就是希望通過高額的投入,創作藝術品質超乎尋常的優秀作品,以贏得盡可能多的觀眾、尤其是文化消費能力較強的高端觀眾的青睞,由此獲得那些投入資金較少的作品或商家無法企及的高額利潤。這既是百老彙之類戲劇演出經營商聚集地所經常看到的現象,同時也是好萊塢等地的電影商為人們熟知的贏利模式;儘管資金從來就不能保證藝術家創作出優秀的作品,但是從商業角度看,大投入大製作能夠大幅度提高戲劇和電影作品獲得高回報的概率,這是無數事實所證明了的——這也正是商家們願意大手筆地投入藝術製作的主要動機,因此,在這裡,“大”自然有“大”的道理。

清末民初的上海劇場也是如此。京劇的傳播與上海的商業演劇幾乎是相伴相生的,從最初上海的劇場經營者引進京劇,1867年上海出現第一個京劇戲園滿庭芳,到京劇成為這個城市演出市場中最得寵的藝術樣式,就是因為有大投入的製作搶佔了市場先機。從晚清到民國,上海的京劇之所以蓬勃發展,並迅速形成與京劇誕生地北京可相頡頏的局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上海的商家在京劇演出方面的投入,遠遠高於北京的京劇演出經營者。上海演出商令北京茶園和劇場主人咋舌的大投入,在一個很長的時期內,成為上海京劇崛起的主要動力;相比起北京茶園的主人們慘澹經營的境況,上海的演出商們資本雄厚,所以能在京劇演出上投入鉅資,進而創造出海派京劇的輝煌。

但是,上海的演出商們的大投入,在不同時期的指向是不一樣的,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裏,他們熱衷於將資金投入到舞臺裝置上,於是,新穎別致的燈彩和機關布景,成為京劇舞臺上最受關注的戲劇元素。那是由於在這一時期,上海的劇院經營者既沒有渠道邀請到優秀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南下演出,而觀眾們對京劇名家們的了解也很有限,對於那些只圖在劇場裏看個熱鬧的觀眾而言,機關布景引發的新奇感所給予的感官刺激,就是吸引他們走進劇場的最好的手段。然而等到上海的觀眾們已經對京劇形成了一定的欣賞能力,而京劇的發展以及資本的積累,也使得劇場經營者們可以北上邀請像譚鑫培、梅蘭芳這樣的大家蒞臨滬上,劇場經營者們的投入方向,馬上發生了關鍵性的轉變。在清末民初之際,上海京劇演出的經營投入仍然非常巨大,但是由於觀眾已經逐漸趨於成熟,演出經營商的投入重點,就不可避免地從花樣百齣的舞臺布景轉移到競相用高價邀請知名的表演藝術家。同樣,抗戰期間,上海的劇場又一次陷入難以邀請到名角的尷尬境地,於是劇場的投入方向,又一次轉到舞臺置景,各種機關布景又一次大行其道。同樣都是大投入、大製作,不同時期,劇場經營者們投入的方向卻很不一樣,這就是由於觀眾的需求與欣賞的主要戲劇內容不一樣,劇場所能夠用以號召觀眾的戲劇手段不一樣所致。

演出市場的經營者們在劇場裝置上花了大價錢,並不是説就不能同時邀請優秀的表演藝術家參與演出;在藝術家身上花了大價錢,也並不是説就不能同時在舞臺置景上投入。但京劇行裏有句俗話,是可以用以為今人借鏡的。京劇行裏的藝術家和經營者都經常説,某某演員的玩意兒好,哪些戲裏的哪些玩意兒“有一賣”,或者説“夠一賣”。這就是説,從經營者的角度看,只要在一場演出中包括了某些內容和要素,觀眾就會覺得已經“值回票價”,既然藝術家的舞臺表演已經讓觀眾滿足,舞臺上的那些花花草草的文章,就沒有多少必要做,這才是商業的邏輯。

如果用這樣的視角分析國家大劇院大投入大製作的《赤壁》,就有些值得玩味。我們無法妄度國家大劇院版的《赤壁》數以千萬的投資花費在了哪,只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筆鉅額投資,絕大多數用在了舞美上。在這一點上,我們的戲劇大製作,與百老彙的大型音樂劇演出投資有著質的區別,在那裏,聘請一流演出團隊的費用永遠是最主要的投資方向。在《赤壁》的投資裏,有些是能夠看到的,比如説舞臺上的那些機關,比如説全劇80%都是全新設計製作的180余套服裝,而金碧輝煌的銅雀盛景、火燒赤壁的舞臺奇觀、長槍冷箭的恢弘場面,這些都是花錢的活兒。而且這些舞臺技術的運用,確實煞費苦心。所有這些設計,包括銅雀臺在30秒內消失,都督府內高大的廊柱瞬間移動10余米,半分鐘內龐大的戰船就登場亮相,《赤壁》舞臺上變化多端的景物,令人有魔術般的“變形金剛”之嘆。這些當然是夠神奇的,就是不知道它夠不夠一“賣”,至少我還沒有聽説過有觀眾走齣劇場時欣喜地説,看那滿臺的機關,多麼精妙,有機會欣賞這樣卓越的舞臺景觀,已經“值回票價”;更沒有聽説有哪位觀眾,因為喜歡這滿臺的景觀,就像當年的戲迷那樣,一遍又一遍追逐著買票來看。

開業已兩年多的國家大劇院,已在開始打造自己的劇目,並從已推出的劇目看有強烈的精品意識。只不過在打造精品之時,我們是不是還得弄清一點,要怎樣花錢才能讓這戲值得一“賣”,或者説,在哪花了錢,戲就已經足夠一“賣”。不知道在大劇院的經營者眼裏,《赤壁》所吸引的觀眾,是抱著怎樣的審美期待進入劇場的,是為了聽于魁智等名家的演唱,還是為了看那滿臺的機關布景?聯想到下一個坊間傳説的四千萬的《四世同堂》,不知道大劇院會把這筆鉅資花在哪,準備“賣”給觀眾的是什麼?換言之,這大投入,“大”的理由是什麼?

簡單化地一味反對所有戲劇的大投入大製作,難免有悖劇院經營的經濟規律。但是大錢花得不在地方,同樣是背離了劇院經營的經濟規律。所以説,大投入和大製作,“大”要有“大”的道理。

(本文作者傅謹為中國戲曲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教授)

文章來源: 光明日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