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名家 字號:
孟京輝:人多了玩戲才能火(圖)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9-15 09:54  責任編輯: 小溪

孟京輝聲稱找到了商業與藝術的平衡點。記者 郭延冰 攝

孟京輝這幾年變化很大。變得溫柔了,也變得可愛了。如果你問他是不是這樣,他會歪著脖子托起下巴想一下,然後説“好像是”。與同在創作高峰期的中青年導演不同,孟京輝如今對自己的定位似乎並非只在於藝術創作本身,從最初親歷拉贊助排戲,到後來開劇場自己當老闆,再到當前,由他擔任藝術總監的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飛速走到了第三屆。一位藝術家如果不能純粹于藝術本身,就會有許多的質疑之聲,於是一些觀眾便認為孟京輝已經到了創作匱乏期,甚至有人直言他是在“吃老本”。這些質疑要在過去,孟京輝或許會憤怒地回擊,不過現在的他卻非常清醒。他告訴記者,外界的質疑只是片面的看法,而他從上學時就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戲劇一定需要很多人一起來玩才夠熱鬧,所以他會很高調地去張羅各種與戲劇有關的事。

談青戲節

要讓小劇場形成爆炸期

新京報:北京青年戲劇節(以下簡稱青戲節)又開幕了。聽説你這個藝術總監還身兼數職,不僅把關作品,還要拉贊助、做推廣。

孟京輝:三年前我發起做青戲節的時候,就覺得北京是個很有創造力、資源豐沛的地方,創作空間和各種趨勢都越來越好。尤其今年上升到國際領域,我非常高興。在我看來,藝術總監在青戲節的工作,就是要推動所有的事。首先我要從政府部門和各種相關的基金會那裏找錢;其次我要把握戲劇節的組織形式;第三在藝術上,尋求獨特性和多元化的作品。青戲節是有公益性質的戲劇活動,我希望這裡崇尚一種自由的,形式感突出的,實驗性的和互動性的創作。所以我必須幹亂七八糟好多事,甚至於戲劇節形象標識、宣傳冊也要管。

新京報:青戲節的白色斑馬標誌在今年變成了彩色,以後怎麼辦?

孟京輝:三十多齣戲,我有朋友就抱怨看不過來,我説也許我拉個A套餐、B套餐之類的,這樣就滿足不同觀眾的需求了。記得三年前剛開始提出青戲節的概念時,還只是一個夢想,或者沒奢望能有幾十部戲,可是三年後真的做到了,我很自豪。我想如果按照這個趨勢做下去,等到第四、第五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總結經驗、教訓了。好多人也問我,你沒事不好好做戲,搞什麼戲劇節啊。可是我愛熱鬧,尤其在一個月中能讓北京的小劇場舞臺形成爆炸期,這多來勁兒。

新京報:聽説你不喜歡偏商業的戲劇,或者有商業投入的戲劇納入戲劇節。

孟京輝:是的。青戲節的資金大約一半來自政府,30%左右來自基金會。還有30%來自之後的票房。我們資助的是有想法、有創意的年輕人。特別商業的戲是對公共資源的一種不公平的運用。與國外各種戲劇節相比,我們的投入和規模相對還很初級。怎麼能做的好,同時又能在當前的文化條件下做的恰當,這並不容易,得慢慢摸索。

談創作

繼承傳統是敗家子的説法

新京報:談談你去國外的一些感受吧,這兩年老出去看戲,是去充電了嗎?

孟京輝:這兩年我確實比前幾年出去得多。去紐約,去倫敦,去柏林,還去法國、義大利等等。這是瞎玩,去感受一下氣氛。其實歐洲的戲劇節,我很早就開始參加了,比如比利時實驗戲劇節,還有《等待戈多》去德國演出。我對歐洲的戲劇情有獨鍾。不過這幾年我自己的戲沒出國。第一怕麻煩,第二我認為外國人看不懂。最重要的是我沒有一個國際語言來跟他們對話。在國際的大背景下説作品,到底是自説自話,還是這些東西確實值得在國際範疇裏傾聽,這個事情我搞不清楚。

不過今年我去法國阿維農戲劇節,卻有了一個蠢蠢欲動的感覺。我發現如今可以不再穿長袍馬褂,不用掏出老祖宗的玩意就能和這些老外交往了。因為他們和以前不一樣了,平和了,可以用一個非陌生化的觀點和非激進的態度來面對中國文化了。這讓我感覺戲劇交流,此時此刻變得有空間了。

新京報:你為什麼沒想到做一個經典作品的中國式表達,這樣外國人知道劇情,也可以交流嗎?

孟京輝:我反對愚蠢的和那種不自由的創作思想,希望能創造一種新的形式感,一個新的表達。當然了,也有人説,孟京輝算什麼斯坦尼斯拉伕斯基,他不是外國人説的“中國的”。可是,中國的戲曲,中國的美對待傳統,我認為必須要超越,繼承傳統是最敗家子的説法。因為你流的血,你每天的成長氛圍、生活環境、處事方法,得到的痛苦,得到的對信仰的迷戀,都是財富。怎麼這些東西都不説,偏説家裏壓箱底的那點東西?

文章來源: 新京報 發表評論>>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