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圖片頭條 字號:
民間皮影戲班每場賺200 招學員難藝術難傳承(圖)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9-10 11:41  責任編輯: 小溪

 

謙禦皮影藝術劇團副團長朱小芬在辦公室內操弄皮影。

遠看燈火照,近看像座廟。

裏頭人馬喊,外邊哈哈笑。

8月28日晚6點左右,河北豐潤區張良各莊村的大喇叭驟然響起:

村民們,村民們,今晚在大隊部演皮影,吃過飯後就可以過來看了。吃過飯後就可以過來看了。

7點半,隨著一陣激越的鼓聲響起,剛剛還靜靜地準備道具的操影人于桂霞、程素艷,突然啟動腳步,鏗鏘作響,伴隨眼花繚亂的雙手變換動作,演出正式開始了。此時,聞訊趕來的男女老少早已把村委會前的馬路圍得水泄不通。

這是河北遷安市謙禦皮影藝術劇團演出《追虎夢》的現場。這天中午,這個僅有11位演職人員的民間皮影戲班,剛剛從另一地轉場到這裡,就在一個小時前,才接通演出現場的電源,草草吃頓飯,安頓下來。大家分住在村委會(當地老人習慣叫“大隊部”)空曠的大院內,演出臺子就搭在外面路邊。

“每場1200塊,村裏請的,在這裡連演10天。我們演的是"連續劇",一般都要演出十天半個月。”劇團副團長朱小芬説。他們離家已經兩個多月了。除了演員每人每天七八十元工資,外加10元伙食補助,一場演出下來,團裏大約可以掙個200元左右。

二嫂山野挑菜,見一老虎三腿著地,行走困難。近觀,見幾顆刺猬毒針刺在虎掌上,忙用挑菜工具撥出毒刺,放虎歸山。老虎感恩,夜間送到二嫂門前一隻用葛條纏綁四肢的小鹿,二嫂晨起見鹿,鬆綁放生。次夜老虎又送去小兔和西瓜,二嫂見,愈加疑惑,喚大嫂説此事,並留宿。次日晨,大嫂開門見一具屍體躺臥門前,遂報官。由此,二嫂捲入一樁命案。

這樣的情節,臺上盡情,台下投入,或急或緩的影人,加上如泣如訴的演唱,近3個小時的演出無人走開。台下這邊喚作:好人不能這樣完了;那邊應答:壞人不會沒報應的。隨著劇情起伏,臺上一唱,台下三嘆,一起完成劇情。有人在幕前觀看,有人蹲在一旁聽音,還有人繞到臺後看演員的幕後表演。

這一晚,張良各莊村幾乎沒有人守在家中看電視。

《追虎夢》的編劇是現年73歲的老人趙田和84歲的老人葉建國,外加64歲的徐瑞春,在遷安被稱做“三個老人一台戲”。他們三人都有著相似的經歷——官員、愛好者、熱心人、投身其間的奉獻者,自覺承擔振興皮影藝術使命。正是他們的加入,遷安皮影才走出了困境。

葉建國老人1944年參加工作,歷任抗日通訊員、青年救國會主任、村長、書記,原遷安縣工會秘書、唐山地區工會幹部。他在家鄉遷安市閆家店鄉洗甲河村小讀到四年級。1956年被認定為階級異己分子,後證明為錯認,摘掉了帽子。同樣,他也經歷了遷安皮影的起起落落:1949年以後,皮影劇團“唱了散,散了唱”,一路走到今天。

“"文革"開始破四舊,也就是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皮影燒了,影箱賣了,藝人們改了行,那些原本的農民回去種地了。”

1978年,葉建國花1000多元把化肥廠搭臺子的材料買下來,重新焊了個皮影戲臺,購進一套影箱,演了不到兩年,劇團垮了,影人也賣了。葉建國不甘心,過了兩三年,又開始操辦起來,這一次花了8000多元買了個影箱,受樂亭、青龍、寬城等地邀請,演出200多場。兩年過後,影人老了,皮子壞了,這一次,劇團沒有做虧本的買賣,老影人賣出13000多元。2002年,葉建國年已古稀,但他重新組建的皮影劇團一年演出竟達到300多場。

2009年6月23日,在遷安市相關部門的支援下,遷安市皮影藝術協會正式成立,葉建國出任會長。謙禦皮影藝術團就是由協會組建的,除此之外,遷安還有另一個更小的皮影劇團。

這一次鳥槍換炮,劇團購置了兩個大中型影臺,並且添置了傳統皮影戲演出中沒有的字幕機。他們還在一家山莊建立了皮影藝術基地,基地的主要設施便是一個鄉村皮影錄影棚。目前,在這間30平方米的錄影棚內已經錄製了《金印記》、《觀碾記》、《狄戎尋泉》、《採藥女傳奇》、《雙挂印》、《鎮怨塔》、《楊金花奪印記》、《呼楊合兵》、《五鋒會》、《灤水傳奇》、《榮歸》、《闖帥府》、《峽谷龍影》、《追虎夢》、《老馬識途》等節目。

咫尺地千朝萬國,

瞬息間古往今來。

鄉村的夜晚,繁星佈滿天際。除了遠處不時傳來的狗叫外,四野沉寂。但,正是在這間密閉的鄉村錄影棚內,衣著不齊,甚至略顯卑微的鄉間皮影藝人們“一口道盡千年事,雙手對舞百萬兵”,演繹著這片土地上最為激越、亢奮,也最為隱秘的精神內涵。

乾隆遊遷安之《金印記》詩文:

貧休憂慮官休誇

誰保長貧久富家

秋去冬來黃葉落

春來依舊又開花

皮影戲中沒有清代的故事,清朝後鮮有人編寫皮影卷本。“這與文字獄有關,或是遵從"歷史由後人評説"的規律吧!”皮影協會名譽會長、原遷安市副市長徐瑞春稱自己與趙田、葉建國等人合作撰寫的皮影卷本《金印記》、《觀碾記》、《採藥女傳奇》等“填補了清影的空白”。

戲班名為“謙禦”,取“遷”與“玉”的諧音,暗示遷安與玉田的關係。宣統二年,也就是1910年9月,距今整整100年前,遷安人安心齋,承四代師傅,寫成《影戲小史》,記述了冀東皮影戲的歷史傳承。當年,78歲的安心齋恐影戲失傳,將自己的這本書贈與前來拜訪的玉田人——傳教士李脫塵。到這一年,李脫塵研究影戲已愈40余載。歷史學家,民俗學家顧頡剛先生於1934年6月在“文學”月刊上發表《灤州影戲》,該文稱:“《影戲小史》一冊,尤可珍貴”。

半碗燈星辰日月,

一張紙社稷山川。

作為會長,葉建國有了“更偉大”的想法:把皮影做大、做強,要把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永遠傳承下去。但現實也遠非那樣樂觀。雖有歷史淵源,有富於責任感的皮影人的努力及遷安市政府的支援,但皮影戲的未來並不明朗,遷安的皮影人還有更深層的憂慮。

“年輕人學皮影的太少了,45歲以下的,幾乎沒人唱。學開裝載機、挖掘機,兩個月下來就行了,每月掙好幾千。唱皮影,沒有好些年的工夫,拿不下來。”遷安市謙禦皮影藝術劇團團長袁少田説。在這個劇團除了琴師杜越超今年30歲外,其他人的年齡都在45歲以上。

“這樣下去,民間藝術傳承,難了!”

今年開春以來,謙禦劇團開始招生,但直到今天還沒有招到演員。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發表評論>>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