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軼事 字號:
"川劇名家"陽友鶴周慕蓮鄧先樹 同行相"親"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6-22 09:07  責任編輯: 小溪

陽友鶴(右)劇照

周慕蓮、陽友鶴、鄧先樹都是川劇名家。周慕蓮工花旦、青衣兼擅鬼狐旦,唱腔剛勁醇厚,婉轉動聽,人稱“周派”。陽友鶴是川劇界名家,唱腔樸實剛健、流暢舒展,獨樹一幟。三位川劇名家之間,有過一些感人至深的故事。

上世紀30年代初,名旦周慕蓮譽滿巴蜀,陽友鶴在瀘州看過他的拿手好戲《情探》後,深受啟發。周慕蓮“水發功”的熟練、得當應用,尤其給陽友鶴留下很深印象。他認真揣摸周慕蓮的表演,藝術上進步很快。

30年代中期,陽友鶴已初露頭角,仍然向周慕蓮虛心學習。這時他倆在重慶又新舞臺同臺演出,戲“碼子”陽友鶴往往排在周慕蓮前面。陽友鶴演完後,就站在“馬門”上觀摩,看完了才去卸粧。陽友鶴尊稱周慕蓮周老師,周慕蓮對人和藹,常與陽友鶴交流技藝。時間長了,他倆成為摯友。

不久,他們由重慶到了成都。周慕蓮住竹林巷,陽友鶴住新聲劇場附近,離演出的錦屏劇場較近。這時,周慕蓮的嗓子不如以前好了,演出逐漸減少,他知道自己的藝術黃金時代很難持久,安排起下半生的生活。陽友鶴這時紅了起來,但他倆仍是同行相“親”。周慕蓮非常關心陽友鶴的演出效果,常指出他表演的不足。

周慕蓮與陽友鶴常擺到帶徒弟的事。他們認為,教女旦角,花了不少心血,她一唱紅,有點名聲,不是被師長選走,就是被團長娶了,最後落個“人去臺空”的嘆息。所以他們都願教“男旦”,也都在物色苗子。

有一次,周慕蓮對陽友鶴感慨:你倒有徒弟呵(陽友鶴當時有徒弟風熙、風翅)。我不在“風頭上”(不再走紅),現在找你的人多,你給我找個男娃兒來教。陽友鶴真誠地説:周老師,我人格擔保,只要我看得上的,就跟你介紹來。

不久,有人向陽友鶴介紹徒弟。介紹人引來一位中年婦女和一個小男孩。這男孩約莫11歲,模樣兒實在乖,嗓音又好,陽友鶴非常滿意。這娃娃就是鄧先樹。

陽友鶴引介紹人、鄧先樹母子到自己家中。陽友鶴家中的陳設都很講究,鄧先樹一進家門便被吸引住了,這裡看看,那裏摸摸。陽友鶴高興地請他們吃了豐盛的午飯,忽然想起他與周老師的“君子協定”。他想,這娃娃周老師一定喜歡。陽友鶴把想法給鄧先樹的母親講了。鄧母説,我們慕陽老師的名而來,還是請老師帶我這娃兒。陽友鶴婉言道:我介紹你娃兒跟周老師學,不得錯!周老師鼎鼎大名,比我還教得好些。鄧先樹的母親勉強答應。

當天下午,陽友鶴找到周慕蓮:我給你找了一個徒弟!周慕蓮十分高興。第二天上午,周慕蓮一見鄧先樹,先打了一個抿笑,滿意道:這個娃兒真乖!不幾天,在周慕蓮家辦了拜師會,陽友鶴自然參加了。鄧先樹家窮,辦不起酒席,周慕蓮也不苛求。鄧先樹向周慕蓮磕頭,便算正式拜師了。

一年多後,陽友鶴由成都又轉到重慶。一天晚上,陽友鶴演完夜臺回家,一進屋,鄧先樹母子就雙膝跪在他面前,鄧母邊哭邊説,周慕蓮把鄧先樹打得如何慘。她央求道:陽老師,我這次下了決心,還是要向你拜師呵!

陽友鶴細想,自己與周慕蓮多年接觸,周慕蓮對人不苛,怎麼會虐待徒弟呢?會不會是鄧先樹年幼貪玩,經不起老師的嚴格要求呢?誰學戲沒有一個艱苦的過程啊。陽友鶴開導他們一陣,勸鄧先樹母子回成都去。鄧母又哭了起來,你要救我們娘兒呀,我們來重慶的盤纏錢都是借的喲!我們死也要死在重慶。

陽友鶴的母親是個糍粑心腸,便替他們向陽友鶴講情。陽友鶴見鄧先樹學戲的條件好,“廢了”可惜,便答應收留他們,吃住用都由他包了下來。陽友鶴在重慶很紅,除了繁重的演出,還有不少應酬,但他再忙都把鄧先樹的出路挂在心上。一天,他正式找又新的經理周治忠商談:周經理,周慕蓮有個徒弟,唱戲不錯,我介紹他(登臺)。周治忠有些猶豫,陽友鶴半開玩笑地説,小娃娃登臺,也“喊”得到票子(錢)嘛!我聽過他的唱腔,敢拍心口,我負全責!周治忠這才拍了板。

要登臺,旦角行從頭面到彩鞋,都要自己製備。這筆不小的費用,陽友鶴全部承擔下來。他還為鄧先樹登臺四處“化緣”,擴大登臺前的影響。陽友鶴四川向人介紹鄧先樹:這是名家周慕蓮的徒弟,他登臺那天,請大家賞光(來看戲)。由於陽友鶴的名望,很快湊足法幣300多元。陽友鶴親自買料,設計、製作服裝。鄧先樹在陽友鶴全力扶助下登上重慶又新舞臺,演出《情探》。他人小,長相乖,嗓子亮,身段活像周慕蓮,演出受到觀眾歡迎。劇場經理留鄧先樹在又新舞臺繼續唱。

不久,鄧先樹千恩萬謝離開陽友鶴家,自己租了房子,同母親相依為命生活。以後,鄧先樹在川劇舞臺上一天天紅起來了。

文章來源: 成都日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