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戲劇館>>戲曲知識 字號:
京戲《宋士傑》教百姓如何打官司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5-28 14:48  責任編輯: 溫習

馬連良劇照

忽然想起京戲《宋士傑》中的一句話:“牛吃房上草。”

京戲《宋士傑》,又名《四進士》。戲中宋士傑有這麼幾句話:“牛吃房上草,風吹千斤石。一字入公門,無賴不成詞。”牛自然是吃不到房上草的,風也吹不動千斤重的石頭。但是要告狀,就得在狀子裏寫進一些誇大、甚至無中生有的事實,即 “賴詞”。將“賴詞”寫進狀紙的目的,大概是為加重狀子的分量,容易被受理吧。這是劇中人在教人如何打官司告狀。

《宋士傑》這齣戲的故事是這樣的:

河南上蔡縣的姚廷椿和妻田氏,為謀奪家産,毒死了弟弟廷梅,又誣陷弟媳楊素貞與人通姦,串通其兄將她賣與外鄉人楊春為妻。楊春見素貞遭遇可憐,便扯碎婚書,與素貞結為兄妹,並陪她去信陽越衙上告。這事正好被微服察訪的河南巡按毛朋看到,感動之下,當場給他們寫了上告的訴狀。

楊春兄妹到了信陽後被壞人衝散了。落入地痞流氓之手的楊素貞,危難之中被見義勇為、愛打抱不平的宋士傑夫婦解救。在聽説了楊素貞的身世之後,宋士傑決定將楊素貞認為義女,幫她伸冤告狀。

這齣戲原名叫《四進士》,因為戲中的四個官員恰好是同年進士。他們分別是:河南巡按毛朋,上蔡縣知縣劉題,信陽道臺顧讀與案犯田氏的兄弟、江西巡按田倫。四個人當年在北京雙塔寺結為兄弟,共盟誓約:今後為官,決不貪贓枉法。然而在楊素貞的這個案子上,知縣劉題貪杯受賄,田氏兄弟江西巡按田倫向信陽道臺顧讀密信行賄,顧讀貪贓枉法。但宋士傑不畏權勢,足智多謀,終於把劉題、顧讀、田倫三個一齊告倒。毛朋不徇私情,秉公辦事,依法懲辦了他的三個年兄弟。

這個戲褒貶分明。被頌揚的不僅有見義勇為的宋士傑,還有秉公執法的毛朋,善良、正直、講義氣的楊春,宋士傑的老伴兒也很可愛。被批判的,有圖財害命的田氏夫婦,貪贓枉法的顧讀,知法犯法、徇私行賄的田倫,貪杯受賄、不為民做主的劉題等。所以,這齣戲是一部教育人的戲。

同時,這又是一部“普法”的戲——是那個時代普及法制知識的戲。對老百姓來講,這齣戲不但教你如何打官司,如何寫狀紙,甚至告訴你狀紙的行文格式以及要記住哪些關鍵詞句;它還告訴老百姓,越級告狀是要受處罰的,儘管你真有冤枉;還有,不要多管閒事、替與你無關的人寫狀紙、打官司,那叫“教唆詞訟”,也是要處罰的。那個時代又沒有律師,所以,宋士傑要幫楊素貞伸冤,先要認楊素貞為義女。義父出頭為義女打官司,這才名正言順。

這齣戲不僅教育百姓,也教育那些當官的:貪贓枉法、徇私舞弊,是

沒有好下場的。明清兩朝的法律都有明文規定,官員“因事受財”者,要被“追奪除名”,罷官治罪;“説事過錢”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所以受贓枉法的顧讀,給顧讀送了三百兩銀子的田倫,都要被罷官問罪了。

這齣戲是那個時代的産物,自然要為那個時代的政治服務。戲的結尾,毛朋要治宋士傑的罪:你告倒了兩個朝廷命官,能無罪嗎?要將他判往邊疆充軍。就在這時,楊素貞認出,八府巡按的毛朋,原來就是柳林中給她寫狀紙的那位先生。於是形勢立刻大轉,宋士傑説毛朋:犯“教唆詞訟”之罪的,你是第一人。毛朋只好赦免了宋士傑。

這個戲跟《楊三姐告狀》有相似之處:也是歷史上實有其人、確有其事的。宋士傑是河南信陽人,死於嘉靖末年。聽説,他的墳墓和墓碑一直保留至“文革”前。他這個人,生前行俠仗義、打抱不平,死後人們把他的事跡編成戲劇,在民間廣泛流傳演唱。

被人們愛戴的人是不朽的。宋士傑被傳唱了幾百年,教育了好幾代人。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藝術家金山説,他在舞臺上塑造施洋大律師這個角色的時候,倣照的就是宋士傑。據説,受到毛澤東稱讚的古代信陽人有三個,一個是楚相孫叔敖,一個是息夫人,一個就是書生宋士傑。

我不是京戲迷,但是很喜歡聽《宋士傑》。一個是扮演宋士傑的麒派演員的唱腔很好聽,再一個故事也很曲折,很吸引人,同時,還很受教育。它宣講的法律知識肯定是過時了,但它歌頌的善良、正直、見義勇為,今天沒有過時。還有它對官員貪污腐敗的鞭撻,對以權謀私、仗勢欺人的批判,在今天也仍有現實意義。我相信,無論哪個朝代,貪官污吏一定不敢看這齣戲。

如此看來,一齣好戲不僅給人以美的享受,還能使人從中獲取知識、受到教育。我想,好的文藝作品都應該是這樣,不應只具有單一的功能。

文章來源: 北京晚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