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新中國60年文化發展之路>>出版字號:
新中國60年:少兒出版業與共和國同步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9-29  發表評論>>

  “文革”期間童書業停步

  世界上任何事物的發展都不是一帆風順的,也都不是平平坦坦的。和共和國的發展經受磨難一樣,新中國的童書業也經歷了“文化大革命”10年動亂的磨難。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我國的少兒出版,並不因為其讀物的表現形態是充滿童心、童趣的童話、兒歌等,其讀者對像是天真爛漫的少年兒童而免於受衝擊。

  據統計,1966年全國的少兒讀物從1965年的775種、8400萬冊直線下降到207種、2900萬冊;1967年~1969年的3年中,全國幾乎無少兒讀物出版和發行;1970年,出版了104種,其中有10個省市出版了“紅小兵”之類的讀物,其他多為“活學活用”和“樣板戲”內容的連環畫冊,計86種。從1966年到1976年,“文革”10年,全國共計出版少兒讀物4591種,其中新版3878種,總印數17.42億冊,這些打上鮮明“文革”烙印的少兒讀物,多是“紅小兵”讀物。

  “文化大革命”使剛剛起步的新中國童書業遭受極大的損失,童書業停步了,出現了新的嚴重的“書荒”。

  “文革”後期,全國各地要求恢復童書業的呼聲越來越強烈,黨和國家重要領導人也擇機給少兒出版予以了極大關注。1970年9月17日,周恩來總理召集國務院文化組、科教組和出版口負責人開會,對出版工作提出了意見,並針對小學生復課開學後連一本小字典也買不到的嚴重“書荒”現實,指示科教組組織力量,修訂《新華字典》,爭取早日恢復出版發行。1971年2月11日,周恩來總理又一次召集出版口負責人開會,並指示召開一次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1971年全國出版工作座談會召開以後,根據“舊書也可選一點好的出版”的指示,被停業的中國青年出版社和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的部分工作人員,奉命從“五七”幹校回京,成立圖書清理小組,著手清理“文革”前圖書,準備重印。1972年3月,中青社、中少社圖書清理小組就青少年讀物出版問題專訪了胡耀邦同志。胡耀邦同志指出,不按青少年的需要和特點出書,只能出“樣板戲”,將來回想這一段,“不只是犯錯誤,而是犯罪!”1975年10月,經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中央領導人的批示,中國青年出版社和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開始恢復出版業務,全國各地方出版社也逐漸恢復少兒讀物的出版業務。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經過10年“文革”停步的新中國童書業,又開始了新的發展進程。

  改革開放迎來童書業飛躍

  1978年,改革開放一聲春雷,給我國童書業飛躍發展帶來了春天,經歷過新中國初創時期起步和“文革”時期停步的少兒出版,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變化一:中國少兒出版受到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和厚愛,成為逐漸繁榮、厚重發展的出版文化産業。

  1977年,有著兩億少年兒童讀者的偌大中國,只出版了752種少兒讀物。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少兒出版,高度關注“文革”後童書業的恢復和發展,特別是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成了中國少兒出版改革開放、繁榮發展的“第一推動”。

  1978年5月初,“文革”後恢復設置的國家出版局邀請北京、上海、廣東等地出版社座談少兒讀物出版工作,對全國少兒出版中的問題進行疏理。1978年5月28日,國家出版局委託人民文學出版社在京召開少兒作家座談會。會議呼籲作家們打破精神枷鎖,拿起筆來,為孩子寫作,把孩子們從“書荒”中救出來。

  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高度重視和厚愛少兒出版。鄧小平同志通過《中國少年報》為全國少年兒童題詞:“希望全國的小朋友,立志做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識、有體力的人,立志為人民作貢獻,為祖國作貢獻,為人類作貢獻。”

  1996年6月1日,江澤民總書記又為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建社40週年題詞:出版更多優秀作品,鼓舞少年兒童奮發向上。

  2001年11月4日,胡錦濤同志致信《中國少年報》,祝賀該報創刊50週年,希望該報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發揚創新求實的精神,進一步辦出自己的特色和風格,努力幫助少年兒童樹立遠大理想,打好知識基礎,培養優良品德,使《中國少年報》更好地成為黨教育引導少年兒童的重要陣地,成為廣大少年兒童的良師益友。正是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這種充滿前瞻性、充滿希望和關懷的視野,使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少兒出版充滿生機和活力。

  中宣部和新聞出版署從1994年起連續5年每年召開一次少兒出版工作會議,從性質地位、出版理念、改革思路、重點工程、整體品質、面向農村等各個層面為少兒出版定性、定位,突顯了少兒出版的重要地位。新聞出版署在制定和實施《“九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中,專門把少兒讀物出版作為“需要特別重視的內容”的第5條,把少兒讀物出版作為4個單列的子系統規劃之一來規劃。在被稱為“1200工程”的國家“九五”規劃的1200個項目中,列入少兒讀物選題的有85種,佔規劃總數的7%。正是這種厚愛和關注,使少兒出版在改革開放的30多年中突顯厚重、突顯活力,這也是我國少兒出版健康快速發展的根本基礎。

  變化二:中國少兒出版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成為格局合理、體系完備的出版文化産業。

  改革開放春風化雨,少兒出版如雨後春筍般茁壯成長。到2008年,全國有34家專業少兒社、260多家少兒報刊社,6000多名專業從業人員,5000多名兒童文學作者和畫家,分別比1977年增加17倍、30倍和25倍。同時,全國570多家出版社中有521家設有少兒讀物編輯部門,有的大學出版社還專門成立了兒童出版分社,如外研社和東北師大社等。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我國少兒出版體制機制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一是全國性的專業少兒出版分工已經被打破。1977年,專業少兒社出版的圖書佔全國少兒圖書市場份額的74.6%,2007年則降到30.3%。二是全國少兒出版的體制機制改變。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在2000年5月與中國少年報社實現了強強聯合,組建了中國首家兒童傳媒集團——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同時,30多家地方少兒社也相繼進入地方出版集團,走上集團化發展的軌道。同時,浙少社、接力社、遼少社等10多家專業少兒社實現了轉企改制,探索産業化發展的新路;區域性合作逐步加強,如華東六少崛起童書界。

  少兒出版的蓬勃發展,也催生著少兒出版行業協會的發展。1986年,在新聞出版署的大力支援下,我國加入被譽為少兒出版界小聯合國的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並成立了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CBBY),開啟了中國少兒出版對外交流的大門——由改革開放前的閉關鎖國,發展到與全世界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600多家出版單位建立友好往來。1994年,在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的大力支援下,中國版協少兒讀物出版工作委員會(簡稱少讀工委)成立。少讀工委以“聯合、保護、協調、發展”為宗旨,每年召開一次主任會議和全國少兒出版社社長年會,傳達貫徹黨和國家的出版方針政策,研究討論全國少兒出版的現狀和發展方向。

  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的少兒出版從一棵小樹苗,成長為出版格局合理、出版體系完備的強勢出版文化産業,“小兒科”成就了令人矚目的大氣候。

文章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網/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