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新中國60年文化發展之路>>文學字號:
兒童文學60年:從成人中心到兒童本位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9-29  發表評論>>

2009 年6 月1 日,新中國成立的第60 個兒童節。

60 年來,我國兒童文化出版事業因應時代變化,涌現了許多集知識性、娛樂性、趣味性、教育性于一體的豐富多彩的作品,為孩子們提供了越來越多的選擇平臺和精神食糧。與改革開放初期相比,中國每年少兒出版品種由200 多種發展到1 萬多種,年總印數由3000 萬冊發展到近6 億冊,優秀少兒圖書的重版率達到50%以上。據統計,我國579 家出版社中,有130 家出版社設有專門的兒童讀物編輯室,每年出版少兒讀物上萬種,年總印數近6 億冊。目前,我國有少兒專業期刊100 多種,涌現出一批發行量較大的少兒期刊。

從1949 年至今,60 年的兒童文學發展道路並不是平坦的,特別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政治運動和“文革十年”,對中國大陸社會的方方面面都産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響,但兒童文學還是在不同的時段呈現了自己獨有的時代特徵和審美追求。

■ 譚旭東(北京北方工業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兒童文學發展的“黃金時代”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一直被認為是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發展史上一個取得了特殊成功的時代,兒童文學界都把那個年代看成是其發展的“黃金時代”。這一時期,正是新中國剛剛建立,人民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熱情極度高漲,文藝事業也呈現了欣欣向榮的局面;中國大陸兒童文學創作隊伍也逐漸擴大。

這一時期涌現出來的兒童小説作家主要有三批。

一批是1949 年前甚至是“五四”時期就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且已取得相當成就的作家,他們在1949 年以後還滿懷信心和熱情為孩子們寫作。兒童小説方面,有葉聖陶的《友誼》,張天翼的《羅文應的故事》等;兒童散文方面,有冰心的《小桔燈》,菡子的《五顆小小的心》,郭風的《葉笛》,柯藍的《少年旅行隊》,秦牧的《小動物的本領》等;童話方面,有秦兆陽的《小燕子萬里飛行記》,方軼群的《蘿蔔回來了》,魯克的《誰丟了尾巴》,黃慶雲的《奇異的紅星》,陳伯吹的《一隻想飛的貓》等;兒童詩方面,有艾青的《春姑娘》,聖野的《小雨點》等。一批是在新的環境下脫穎而出的新人,他們沐浴著新社會的陽光,懷著滿腔熱情為孩子創作。兒童小説方面,有徐光耀的《小兵張嘎》,蕭平的《海濱的孩子》,邱勳的《微山湖上》,任大星和任大霖兩兄弟的《呂小鋼和他的妹妹》和《蟋蟀》等,劉真的《我和小榮》和《長長的流水》,張有德的《妹妹入學》,胡萬春的《骨肉》,魯彥周的《找紅軍》,王汶石的《蠻蠻》,袁靜的《小黑馬的故事》等;童話方面,有彭文席的《小馬過河》,方惠珍、盛璐德的《小蝌蝌找媽媽》,葛翠琳的《野葡萄》,嚴文井的《小溪流的歌》,孫幼軍的《小布頭奇遇記》等;兒童詩和兒歌方面,有劉饒民的《大海的歌》,張繼樓的《夏天到來蟲蟲飛》,金波的《回聲》,柯岩的《帽子的秘密》和《小兵的故事》,尹世霖的《夜空飛遊記》,佟希仁的《柳樹枝挂月亮》等。第三批就是一些從事成人文學創作的作家,他們也順應時代的潮流,為孩子們寫出了不少佳作。

如以《艷陽天》蜚聲文壇的浩然就寫出了具有充分的兒童生活情趣的小説《大肚子蟈蟈》,阮章競創作了長篇童話詩《金色的海螺》。這一時期的兒童文學由於時代風氣的影響,兒童小説除了反映舊社會兒童生活的苦難外,主要是反映新時代少年兒童的美好生活和他們朝氣蓬勃的精神面貌,表現集體主義精神,歌頌好人好事或歷史英雄人物,因此,兒童小説的主人公往往是兩個對比形象——“先進的”與“落後的”或“有缺點的”與“沒缺點的”。

1960 年,由於兒童文學界對陳伯吹的“童心論”的批判和對“階級鬥爭為綱”、“反修防修”的倡導,使兒童小説創作在1960 年代前期全面滑坡,“寫中心”的政治功利化和創作概念化,使得在兒童形象塑造方面也出現了類型化現象。但葛翠琳的《野葡萄》和孫幼軍的《小布頭奇遇記》等童話從民間故事中吸取營養,塑造了中國童話形象;冰心的散文、劉饒民和柯岩的兒童詩等,還保留著對童心世界的理解。

接下來的10 年,兒童文學也陷入凋零期。以階級鬥爭觀念為主的兒歌,得到推廣,在藝術風格上,則是無視兒童特點,盡力將其成人化。兒童電視方面,名噪一時的影片《閃閃的紅星》,讓未滿10 歲的潘冬子,説成人話,做成人事,形象固然是高大了,卻脫離了孩子的成長需要。“文革”末期,出現了一批兒童題材小説,但是,與其説它們為這一時期的兒童文學提供了什麼經驗,不如説這是一批青年作者在後來新時期崛起的一次文學演練,代表作家有劉心武、賈平凹等。

被禁錮了年之久的兒童文學創作力爆發期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這是大陸當代兒童文學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現繁榮局面之後的又一個輝煌期。正如樊發稼説過的:“兒童文學長足的進步、豐碩的成就,不僅表現在兒童文學創作的新人的不斷涌現,創作隊伍的明顯壯大,而且特別令人欣喜的是,隨著兒童文學觀念的標新,作家們創作實踐和藝術探索的空前活躍,出現了一大批在內容和形式上都令人耳目一新的優秀作品。”這一時期兒童文學的發展繁榮,是與當時大的社會氣候分不開的。

“文革”結束後,中國共産黨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糾正了“左”傾錯誤。並且由於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大規模引進西方現代科學技術和文化,形成了自“五四”之後的又一次中西文化的撞擊。特別是1978 年10 月國家出版局在廬山召開了大陸首屆少兒讀物出版工作座談會,同年12 月《中國少年報》、兒童文學雜誌社和中國少兒出版社在北京聯合主辦的“兒童文學讀書會”,茅盾、冰心、張天翼等老作家不但接見了青年作家,還做了指導報告,給了兒童文學工作者以極大的鼓舞,被禁錮了10 年之久的創作力爆發出來了。兒童文學作家在這一時期推出了不少創新佳作,一批中青年作家懷著強烈的歷史責任感,衝破過去兒童文學在題材、主題等方面的種種禁區,以現實主義的手法和魄力對現實社會生活中不盡如人意的現象進行揭露和剖析。

1980 年代中期,整個文學界的藝術探索也大大地激活了兒童文學生動熱烈的創作空氣,作家們的藝術思維空間進一步開闊了,初步形成了兒童文學繁複多樣的藝術格局。1988 年,中國作家協會舉辦了首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從這次獲獎的41 部(篇)作品中,大體可以看出中國大陸1980 年代兒童文學創作的喜人成就。柯岩的《尋找回來的世界》(群眾出版社)、嚴陣的《荒漠奇蹤》(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程瑋的《來自異國的孩子》(少年兒童出版社)、常新港的《獨船》以及劉健屏的《我要我的雕刻刀》等小説作品,都體現了作家們對生活獨具慧眼的深沉思考,以及敢於正視生活中種種矛盾並真實地、深刻地予以反映的勇氣。

與此同時,作家們的藝術個性鮮明地展示在各自的作品之中。邱勳的《三色圓珠筆》以獨特的構思、深刻的主題塑造了再次失足的少年“徐小東”,從一個不為人們注意的角度尖銳指出了教育工作的誤區。《尋找回來的世界》無疑是1980 年代一部出類拔萃的兒童小説力作,其題旨的宏大、內蘊的深邃、思想的力度,都是兒童文學中所罕見的。其他如曹文軒的《弓》、常新港的《獨船》、沈石溪的《第七條獵狗》(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烏熱爾圖的《七叉犄角的公鹿》、劉厚明的《阿誠的龜》(遼寧少年兒童出版社)、藺瑾的《冰河上的激戰》(少年兒童出版社)、關夕芝的《五虎將和他們的教練》、方國榮的《彩色的夢》等小説,或傳神刻畫、細緻展示當代少年兒童豐富複雜的內心世界,或表現濃郁的情趣、機智的幽默感、溫馨的人情美,或體現深刻的社會內涵和深邃的哲理意蘊,或以高雅流利的語言、奇崛峭拔的想像、幽深蓊鬱的意境而贏得廣大少兒的心,或把曲折驚險的敘述世界伸展到動物世界。

童話創作方面,諸志祥的《黑貓警長》(福建少年兒童出版社)、葛翠琳的《翻跟頭的小木偶》(廣東人民出版社)、孫幼軍的《小狗的小房子》、鄭淵潔《開直升飛機的小老鼠》(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等以幽默語言塑造了中國式的童話形象,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兒童散文方面,喬傳藻的《醉麂》,陳丹燕的《中國少女》,陳益的《十八雙鞋》等在《兒童文學》和《少年文藝》等刊物發表後,也獲得了廣泛的好評。

兒童詩創作方面,也進入了一個收穫季節。金波的《春的消息》、樊發稼的《小娃娃的歌》、尹世霖的《校園朗誦詩》、佟希仁的《雪花姑娘》、高洪波的《我想》、劉丙鈞的《綠螞蟻》,還有田地的《我愛我的祖國》和李少白的《捎給愛美的孩子》等,都吸取了同時代新詩藝術的精華,以五彩繽紛的色調給兒童文學園地增添了魅力。

文章來源: 商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