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新中國60年文化發展之路>>文學字號:
重審中國當代文學六十年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9-29  發表評論>>

■余亮

由1949年新中國成立所開啟的“當代文學”是個包含複雜因素和張力的領域。當代文學與政治的複雜關係揮之不去,産生遠超于“純文學”的張力。從1980年代之前激烈的政治化到如今日趨極端的審美自足化,當代文學不斷被歷史化又不斷抗拒歷史化,新的活力就在這個過程中被不斷開掘出來。今天我們反思文學史研究或者解讀經典文本都因有著強烈的歷史關照而愈發顯出意義。

近日,“中國當代文學六十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上海大學新校區舉行。研討會由第三期上海市重點學科上海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紐約大學東亞係、紐約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共同主辦。來自海內外近三十所高校、多家文學期刊的四十多位學者參加會議並提交論文。會議不僅全面展示了中國當代文學60年學術風貌,也著力從中彰顯出一條能夠積極回應當下中國現實,具有明確未來指向的研究方向。

方向:重新激活文學與社會的關係

紐約大學東亞係張旭東教授通過對莫言小説《酒國》的文本細讀,闡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的敘事可能性。1990年代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剛開始起步,中國大地的歷史、現實、信仰、言語、秩序再一次開始彼此脫節,社會成員的主體身份也開始模糊並分崩離析。《酒國》就是在這個歷史節點上浮現的一座寓言之城。復旦大學陳思和教授在《六十年文學話土改》中以國共兩黨的土改政策及其互動為背景重新闡發作為文學因素的土改。加拿大麥吉爾大學彼得·巴頓教授的《形象思維、形象美學和中國的社會主義文學現代性》、同濟大學王鴻生教授的《農民形象的變遷史及其成因》均發出強烈的信號:重新激活文學與歷史、社會、政治的關係。

學者們還將學術意識進一步轉向具體的學科實踐,對文學史寫作問題進行集中討論。中國社會科學院董之林教授提出打破以往意識形態與文學二元對立的文學史觀,一方面“發現歷史各個層面和不同階段相互糾葛或聯繫的紐結”,在“斷裂”中看到“基因”密碼,一方面視文學為意識形態領域最敏感豐富又曖昧的地帶,從中尋找各種變異、轉化的可能。北京大學邵燕君教授將其多年來對新生代寫作的關注上升至歷史結構研究,揭示出社會主義前三十年“專業作家/業餘作者”結構與今日市場體制下青年作者誕生機制的互動關係及其危機,給人諸多啟示。

重新激活文學與歷史、社會、政治之關係並非意味著簡單強調“新批評”體系中的“外部研究”,而是將文學作品作為有意味的形式,嵌入歷史語境解讀出超越純審美之上的“意味”,並反作用於歷史辯證和未來想像。例如上海大學蔡翔教授的《1960年代的文化政治或者政治的文化衝突》,運用症候式閱讀法和“物體系”、“趣味”等視角,重新解讀《千萬不要忘記》、《年青的一代》、《我們夫婦之間》等作品,將歷史上被“階級鬥爭”簡單處理的文化政治衝突問題還原出來,以此切入社會主義文學史的思考。

方法:再解讀與重返歷史瞬間

將文學重新歷史化的重要途徑是“再解讀”:或重返歷史現場展開知識考古,或以今日問題意識回望經典作品,這樣的研究成為眾多學者的選擇。瀋陽師範大學季紅真教授把“文革樣板戲生産”置入中國遭遇現代性的大歷史視野下考察,與民國時期即開始的京劇改革勾連,審視其得失。李慶西回顧並闡發“尋根文學”的政治性,強調重點在“尋”不在“根”,表面上的“文化”訴求乃是為了尋找一條突破主流話語的文學實踐。何言宏的《“正典結構”的精神質詢——重讀靳凡<公開的情書>和禮平<晚霞消失的時候>》,倪文尖的《“再解讀”之再解讀——<千萬不要忘記>引起的方法論問題》,張業松的《作為文化表徵的胡風事件》,均體現出發言者帶著各自不同的當下現實感回溯歷史,與文本遭遇時所開啟的文學史生産性。

羅崗教授通過對《班主任》的創造性細讀,梳理文本中不同人物“讀什麼”和“怎麼讀”以及由此勾連的不同知識譜係,以此打破“文本”被“純文學”所規定的封閉狀態,視其為可以溝通歷史語境的物質文化載體,從而將“閱讀史”和“書籍史”概念引入文學史研究,開啟一種更開放、辯證的歷史視野。張煉紅的《<朝陽溝>傳奇:勞動、鄉村與社會主義現代性》、孫曉忠的《當代文學中的“流氓”改造》,董麗敏的《身體、國家與想像的政治——作為文學事件的“1950年代妓女改造”》,無不重視歷史資料的發掘。諸如《朝陽溝》的不同改編版本、《林海雪原》的秦兆陽批改版本、改造“流氓”宣傳畫、民國時期禁娼運動等珍貴資料被展示出來。結合文本細讀,研究者得以從具體的“瞬間”重返豐富而複雜的歷史,開掘出以往被忽視的文化政治資源。

討論:根基與生長

“如何重新考量文學性與政治性的關係”成為整個研討會的線索。

1、當下性與文學性

張旭東教授首先確立當代文學研究的地位:現代文學應該是被當代文學生産出來的,當代文學本身要拒絕被歷史化。“什麼是文學”也應該由當代文學批評來界定。蔡翔教授追問文學批評的前提又是什麼。張旭東教授認為,只要我們承認存在的政治性,只要我們是擁有烏托邦想像的政治主體,就會有文學批評,也就會有偉大的文學作品産生。倪文尖教授強調,在強調與文本“第一次碰撞”之時,要堅持文本的全息性和整體性。

2、重估先鋒文學

先鋒文學正典化被看作當代文學去政治化的標誌。重新檢視先鋒文學因而也成為本次研討會的關注重點。羅崗教授認為先鋒文學曾喚醒了自己這一代人的文學感覺,但是當面對今日複雜的社會現實和危機,想要重新召喚政治性之時,仍然只能回到《班主任》之類文本,而先鋒文學卻無法提供這樣的資源。從魯迅的幻燈片事件開始,中國現代文學誕生之初即是為了改變中國所處的不公正秩序,“文學”即行動,他認為,現當代文學中的暴力某種程度上是對魯迅所面對的歷史場景的不斷回應。陳曉明則討論先鋒文學在成為神話之後是否也留下了正面的東西。

文章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