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新中國60年文化發展之路>>戲曲字號:
中國戲曲藝術60年的光輝歷程和成就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9-29  發表評論>>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60週年。與祖國的其他事業一樣,戲曲藝術伴隨祖國前進的腳步,也走過了60年曲折而又光輝的歷程。回顧這段歷史,我們感到激動和自豪。這段歷史不僅留下了彪炳史冊的成就,而且積累了十分寶貴的經驗教訓,值得我們珍視、記取和深入思考。

60年來我國戲曲藝術的發展經歷過三個階段:“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文革”十年和改革開放以來的三十幾年。“文革”前的十七年在黨的戲曲改革思想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三並舉”等方針政策的指導下,戲曲藝術取得了顯著的成就;這中間也有許多曲折和失誤。“文革”十年,林彪、“四人幫”一夥利用黨的錯誤,大行法西斯文化專制主義,使戲曲藝術受到嚴重的破壞。改革開放以後,在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戲曲藝術又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

一、“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方針的提出和貫徹

中國共産黨在領導人民奪取全國勝利之前,就確立了保護民族藝術和戲曲改革的思想。華北人民政府于1948年11月成立了華北戲劇音樂工作委員會,並根據毛澤東同志的意見,于11月13日在華北《人民日報》發表了《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舊劇改革工作》的專論。強調對豐富而又龐雜的戲曲遺産,要採取具體分析的態度,提出了以對人民“有利”、“無害”、“有害”作為審定舊有劇目的標準。並確定了對戲曲有計劃有步驟進行改革的方針。應當指出,戲曲改革思想的提出,不僅是總結了延安和解放區的經驗,而且也包括了辛亥革命以來戲曲改良運動及“國統區”廣大戲劇工作者的經驗。

辛亥革命之後,西安易俗社、成都三慶會等戲曲改良團體在理論上和實踐中都進行了有益的探討。易俗社的創始人之一李桐軒在對秦腔劇目進行調查研究的基礎上于1913年寫出了《甄別舊戲草》,提出“推其陳,出其新,病乃不存;陳之不推,新將焉出!”並把流行劇目分為“可去、可取、可改”三大類。從中可以看到中國共産黨戲曲改革思想的淵源。

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後,面對著西方文化的衝擊和激進文化人的強烈批判,許多戲劇家都在認真思考戲曲改革問題。之後,一些從國外歸來的文化人如余上沅、趙太侔等則在中西對比中把握戲曲的特點和美學內涵,進行“國劇運動”的實驗。再後,歐陽予倩、田漢等則提出了更為明確的戲曲改革思想並付諸實踐。因此戲曲改革是適應戲曲發展進步的舉措,而不是“左”的思想的産物。戲曲改革在當時的條件下也起到了有力地保護民族文化遺産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前,中國人民處於深重的災難之中,經濟極度凋敝,戲曲藝術更是瀕臨滅亡邊緣。

新中國成立後,人民當家作主,努力恢復經濟,積極保護民族文化遺産。正是由於制定並執行了正確的政策,戲曲藝術復蘇並迅速走向繁榮。當時看了中國新戲曲的國際友人驚嘆地説:中國戲曲像出土的明珠擦去了灰塵,重新放出了光彩。 如何對待民族文化遺産,在國際上無成功的先例可循。中國共産黨和中國的戲劇工作者根據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思想,結合中國的歷史與現實的實際,制定了“推陳出新”的方針。這一思想出於中國的傳統哲學,又符合戲曲藝術的實際。推陳出新,如同“芳林新葉推陳葉”,這就是説,既不離開傳統的根基,又必須有新的發展;在繼承中必須分清精華與糟粕。當然這一工作是很複雜的,因為精華和糟粕常常是雜糅在一起的;正確判斷精華與糟粕需要對傳統有深入的了解,需要有很高的思想和藝術水準。經過認真的討論,經過新文藝工作者與老藝人互相結合的共同努力,在20世紀50年代,整理改編出了一批優秀的劇目,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另外一個問題是如何對待中國戲曲中數以百計的劇種,應不應該有主次之分?要不要以某個劇種為發展方向?毛澤東同志聽取了戲曲界的彙報後説,還是百花齊放好。1951年中國戲曲研究院成立時,毛澤東題詞:“百花齊放推陳出新”,同年5月5日周恩來總理簽署了《政務院關於戲曲改革工作的指示》(人們簡稱為“五五指示”)對貫徹“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做出了具體的部署。指示説:“中國戲曲種類極豐富,應普遍地加以採用、改造和發展,鼓勵各種戲曲形式的自由競賽,促成戲曲藝術的‘百花齊放’。”

1952年10至11月舉辦了全國第一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23個劇種演出了82個劇目,展現了戲曲改革的初步成果。京劇《將相和》、《白蛇傳》及《三岔口》、《貴妃醉酒》等摺子戲,越劇《梁山伯與祝英臺》、《西廂記》、黃梅戲《天仙配》及川劇《秋江》、《評雪辨蹤》、花鼓戲《劉海砍樵》、黃梅戲《打豬草》等小戲,都是這次會演和稍後各大區會演中推出的劇目。今天這些優秀的傳統劇目依然受到大家的讚美,有人據此得出結論説,傳統戲很好,不需要改革;實際上這些劇目都是經過不同程度的改革才有新的面貌的。

崑曲《十五貫》的改編演出“一齣戲救活一個劇種”是一個突出的例子。在清代“花雅之爭”以後,崑曲就已走向衰落,到解放前夕,崑曲班社都已星散,很多崑曲藝人流落街頭。人們也普遍認為崑曲是士大夫的藝術,不能適應新社會的需要。《十五貫》演出成功改變了人們的認識,政府又積極提倡,周恩來總理稱崑曲為高雅的蘭花,南北崑曲院團先後成立。各院團都努力挖掘搬演古典名劇並編演新戲。舉辦青年演員培訓班。崑曲老藝人受到尊重,他們熱心向青年演員傳授技藝。正是因為有多年的努力保護和傳承,崑曲才能夠存活和滋榮發展,今天才可能成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

有的學者摘引當時報刊上一些有關錯誤地執行戲曲方針的材料企圖證明戲曲改革是錯誤的,我想這起碼是缺少歷史觀點。這些現象在執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方針的過程中出現是毫不奇怪的。正因為它不符合黨的方針,才被提出來批評。當然不符合“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的“左”的思想一直存在,在“文革”中則走到與黨的正確思想完全相反的方向。如後來毛澤東所説:百花齊放沒有了。“四人幫”造成了文藝園地的百花凋零。這些反面的教訓也進一步證明了“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方針的正確性和重要性。

打倒“四人幫”後最早提出的口號是“撥亂反正”。對於戲曲界來説,就是要回到“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正確道路上來。給被“四人幫”誣陷和迫害的藝術家和作品平反,恢復優秀的傳統劇目的演出,並創作新的劇目。文藝和戲曲園地又迎來了新的春天。

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們對“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內涵有了更深入的理解。站到今天的高度,回顧“文革”前的認識,無論是對新與陳的關係,推陳與出新的關係,還是對具體作品的評價,都有許多狹隘、片面的地方。因而對傳統更加重視,許多優秀的傳統劇目和古典名著被挖掘出來,重新搬上舞臺。在青年中甚至出現了“以傳統為時尚”的風氣。新編劇目也更加重視繼承傳統美學精神。弘揚各劇種的特點和優勢,成為創作者追求的目標。一些古老的劇種,如崑曲、京劇、徽劇、漢劇、秦腔、川劇、豫劇、莆仙戲、梨園戲等,都展現出新姿,創作演出了新的作品;越劇、評劇等劇種進入了自己的“百年誕辰”,由稚嫰走向成熟。一些新興劇種如吉劇、龍江劇、隴劇、北京曲劇、唐劇、遼劇等,經過歷史的檢驗,已獲得了越來越多的觀眾。大劇種,小劇種,文人的戲,民間的戲,以及宗教祭祀性戲劇,呈現出爭奇鬥艷的局面。不同的風格流派得到尊重和提倡。少數民族戲曲劇種受到特別的關注和扶持。藏劇、白劇、彝劇、苗劇、仫佬劇、阜新蒙古劇等,在本民族喜聞樂見的基礎上發展提高,並在各民族戲劇共同組成的中國戲曲園地中放出絢麗的色彩。所以改革開放後的三十年戲曲藝術逐步進入貫徹“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方針的最好的歷史時期。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1   2   3   4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