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新中國60年文化發展之路>>出版字號:
共和國六十年 記憶中的六十本書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9-24  發表評論>>

編者按

從過去的六十年中,我們選出六十本書,每年一本。我們想用這樣一份書單,輕輕掀開歷史的一角。這本該是、也必須是完整的六十年。所以我們不想籠統地找出六十本“好書”或“大書”,我們想保留時間的延續,看清歷史的年輪。從中,我們仿佛看見了希望,聽到了歡呼,也仿佛在經歷曲折,重新反思,並再次勇敢前行。這六十個書名,六十張封面,仿佛六十個人名和六十張面孔,分明寫著六千種喜悅和滄桑。它喚起我們的記憶,印證著國家的變革與你我的人生……

    1949-1950

  《時間開始了》

  胡風著,《人民日報》

  已開始受到批判的胡風以高度的政治熱情和誇張的抒情筆法,頌揚毛澤東的豐功偉績、中國共産黨的奮鬥歷史,以及多位革命先烈的心路歷程。全詩分五個“樂章”,第一樂章《歡樂頌》初刊于1949年11月20日之《人民日報》,第五樂章《又一個歡樂頌》刊于1950年1月27日《天津日報》。詩曰:“跨過了這肅穆的一剎那/時間!時間!/你一躍地站了起來!/毛澤東,他向世界發出了聲音/毛澤東,他向時間發出了命令/‘進軍!’”

  1951

  《誰是最可愛的人》

  魏巍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魏巍以前線採訪感受寫成此長篇通訊,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頭版全文刊發,毛澤東閱畢,批示“印發全軍”。如題:“在朝鮮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東西感動著……我越來越深刻地感覺到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文章大大激勵了全國軍民,志願軍自此獲得別號“最可愛的人”。該文以高超的政治抒情技藝,創造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戰場報道形式,隨後成書,日後亦長居中學語文課本,令浪漫的英雄主義傳揚至今。

  1952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蘇]奧斯特洛夫斯基著,梅益譯,

  人民文學出版社

  再沒有哪一本蘇聯小説,能比保爾·柯察金的故事在中國的影響更大。《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在中國的名氣,甚至遠遠超出了它在蘇聯的知名度。它既是絕佳的共産主義教材,又是青年進行自我教育的勵志讀物。和雷鋒一樣,保爾最大的特色就是純潔,但這種純潔近年來也受到國內一些學者的質疑。作為此書最早的譯者,梅益在去世前的最後幾年,不得不投入了一場保衛保爾的戰鬥。

  1953

  《三千里江山》

  楊朔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楊朔曾以記者身份赴朝,寫出《美軍是披著人皮的畜生》等戰地通訊。雖則公認其散文水準遠遠高過小説,《三千里江山》當年卻轟動一時,亦為楊朔最負盛名之作品。此乃描寫抗美援朝的第一部長篇小説,講述鐵路工人在朝犧牲奉獻,志願軍得到朝鮮人民深愛。作為散文家,楊朔有多篇文章進入中小學課本,典型句段如“吃著這樣的好蜜,你會覺得生活都是甜的呢”,這種以一時之小感受迅速升格為對社會和世界總體印象的手法,深刻影響了幾代學生的作文思路。

  1954

  《保衛延安》

  杜鵬程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陳思和稱之為第一次使用“新的戰爭文化規範”和“牢牢固定”的審美模式創作的大規模、全景式戰爭小説。此後數十年內,由《保衛延安》開創的英雄主義基調和程式化的人物模式始終難以突破,“回避了對生命的直接的感性的體驗,不能從戰爭中生命力的高揚、輝煌和毀滅過程裏把握它的美感。”廬山會議後,由於書中對彭德懷的描寫,《保衛延安》被封存銷毀,其審美原則卻“被變本加厲地推到了極端”。

  1955

  《三里灣》

  趙樹理著,《人民文學》雜誌

  不待援朝戰事結束,作家已蜂擁下鄉,體驗生活,改造自身。趙樹理真心為之,一片誠意,謳歌新生的鄉村樂園,立意通過《三里灣》中合作社前途無量的集體生産,驅除鼠目寸光的個人主義。彼時地主階級已被鬥倒,只剩下不願交出農具和牲口的中農要耐心教育。故而其鬥爭既沒有此前《太陽照在桑乾河上》的腥風血雨,亦無此後《金光大道》裏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到頭來還是皆大歡喜。

  1956

  《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

  王蒙著,《人民文學》雜誌

  新中國文學史上,恐怕再沒有其他短篇小説,能在知名度上超過青年王蒙的這一篇。它的命運,連帶其作者的命運,皆受到當時政治運動的影響。今天看來,小説是否意在揭露官僚主義,似乎反倒是次要的,真正讓它保持生命力的恰在其文學素質:好的語言和真切的人性:對人生的徬徨、對愛情的猶疑、對制度的抗爭。

  1957

  《林海雪原》

  曲波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203、楊子榮、座山雕、小爐匠、一撮毛、蝴蝶迷、許大馬棒……啊,還有美麗的小白鴿——“萬馬軍中一小丫,顏似露潤月季花”的白茹。一本小説能讓你記住如此眾多的正邪人物,實不多得。即便幾十年後,這一幹英雄匪盜,仍然能在腦海裏活蹦亂跳。在通俗小説稀缺的年代,《林海雪原》尤顯與眾不同。此外,它是唯一一部産自“砸爛”年代、卻進入了樣板戲陣營的有頭有臉的小説。

  1958

  《魯迅全集》

  魯迅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新中國成立後首次發行的十卷本《魯迅全集》,乃根據1938年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編輯的二十卷本縮編而成。由於毛澤東對魯迅的高度評價——如“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以及“向著敵人衝鋒陷陣的最正確、最勇敢、最堅決、最忠實、最熱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使魯迅幾成“文革”期間唯一容許作品發行的解放前作家。1973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新編20卷本《魯迅全集》。

  1959

  《一代風流·三家巷》

  歐陽山著,廣東出版社

  夏志清認為,1956年以後的懷舊作品中,《三家巷》“可能是其中最優秀的一本”。在形式上,它類似巴金的《激流三部曲》,“但在地方色彩(廣州)和時代感的表現上,它比這類作品高明多了。”歐陽山似乎著力參照《紅樓夢》的模式,“英俊瀟灑的周炳,就是無産階級的賈寶玉。”當工農兵文學一統天下後,讀者還能從中看到許多舊時代的生活。

  1960

  《十萬個為什麼》

  少年兒童出版社

  中國歷史上第一次面向兒童編輯出版的大型科普系列,類似一套小百科全書,甫一問世,即大受歡迎。首版八冊在三年間發行580余萬冊。1965年起再出修訂版共14分冊,茅以升、蘇步青、李四光、竺可楨等多位大學者參與其中。1971年的第三版密切配合政治形勢,口號、語錄和種種荒誕不經、甚至反科學的解答充斥其中,足可害童。“文革”後,該書又兩次編修新版,雖不再一枝獨秀,“十萬個為什麼”的品牌仍具有強大的號召力。

  1961

  《紅岩》

  羅廣斌、楊益言著,中國青年出版社

  革命者可以犧牲一切,面對酷刑和死亡也不會有絲毫動搖,而法西斯只可獰笑一時,心底總是惶惶不安,因為他們註定滅亡。羅、楊兩位渣滓洞倖存者結合親身經歷與史實,創造出許雲峰、江雪琴這樣高度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職業革命家形象,亦使華子良和雙槍老太婆等現代奇俠深入人心,而作為陰險、惡毒、背叛的代名詞,老虎凳、辣椒水、夾手指、甫志高和中美合作所等詞彙也在民間話語中廣為流傳。

  1962

  《古代漢語》

  王力主編,中華書局

  王力四卷本《古代漢語》首創了以文選為主,結合通論和常用詞加以教習的體例,文選始自先秦,迄于宋元,經史子集、詩賦詞曲皆有涉及,專精而易讀,廣為高校採用,受益者不可計數,影響所及,甚至遠達海外。至2006年,該書歷三次修訂,重印40余次,近190萬套,實乃修習古文之第一工具書。

  1963

  《雷鋒日記》

  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他沒有好的文筆,卻有一顆單純的心。他忠誠,善良,上進,同時也發誓“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他以自己樸素的思想,寫下“誰不能主宰自己,永遠是一個奴隸”,同時又説:“我願永遠做一個螺絲釘。”最近有一版《雷鋒日記》的出版人聲稱:“跨越兩個世紀,一直不曾忘記他——雷鋒。他教我們如何在平凡中成就偉大,如何在愛的奉獻中獲得永生。”然而,我們是否更應該這樣告訴孩子:學習雷鋒叔叔,要學他怎樣在偉大中找到平凡,亦不要求取永生,只要點滴的奉獻。

  1964

  《南方來信》

  作家出版社

  “德兒:爹娘在南方,你在北方,遠別已八年,這張小小的紙兒怎能容下無限的思念之情。”這是署名“你的爹力”的南越百姓寫給兒子的家信,隨後便是對“美吳集團”的控訴和對兒子的叮囑:“你應該……努力建設社會主義的北方……使南方同胞早日擺脫水深火熱的痛苦。”今天40歲以下的讀者中,知道此書者想必百里不足一二,但兩部書信集《南方來信》實實在在是當時的頭號暢銷書之一,同年就被搬上了話劇舞臺,全國各地廣泛排演,次年又被改編為京劇,馬連良在劇中扮演了越南農民楊老清。

  1965

  《歐陽海之歌》

  金敬邁著,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小説根據真人真事寫成,塑造了一個英雄和聖徒的形象,令無數讀者為之感動,也創下了中國小説的發行量之最——估計總印數在1500萬-3000萬之間,或許我們只能從當時的出版環境和時代氛圍中找到原因。作者亦因此書,在123天內,由部隊創作員提升至文化部主管領導。

  1966

  《毛主席語錄》

  人民出版社

  《毛主席語錄》由《解放軍報》資料室編選,1964年在軍隊內部發行,次年中共中央批准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內部發行本,1966年公開出版,並面向海外發行。書中共收入毛澤東著作選句427條,通行紅色塑膠皮包裝,又叫“紅寶書”,因多為便於攜帶的袖珍版本,海外亦稱之為“小紅書”。《毛主席語錄》廣泛發行,總印數難以考據,但僅在中國國內當逾10億冊。

  1967

  《革命現代芭蕾舞劇·白毛女》

  北京出版社

  “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全國各出版社皆被造反派以奪取“出版毛主席著作的大權”為藉口奪佔,出版事業幾乎陷入停頓,僅余馬、恩、列、斯和毛澤東著作以及“革命樣板戲”圖書等少數品種可以出版,《革命現代芭蕾舞劇·白毛女》也算其中一種。無書可讀的“書荒”年代造成了地下文學和手抄本讀物在這一時期的興起。

  1968

  《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

  食指著,未刊詩作

  “北京車站高大的建築,/突然一陣劇烈的抖動。/我雙眼吃驚地望著窗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心驟然一陣疼痛,一定是/媽媽綴扣子的針線穿透了心胸……”食指描寫知青離城下鄉的這首詩和趙振開的小説《波動》,皆以手抄本的形式,在知青中廣為流傳。它以回歸個人的樸素情感,取代了當時中國詩歌、甚至絕大多數知青詩歌中語錄式、宣言式的空泛激情,這不僅是詩意的回歸,也標誌著青年的覺醒。

  1969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永放光芒》(第一集)

  人民出版社

  共出版四集。封面彩印精美,收錄中央及地方報刊發表的文章,集中表現毛澤東思想給個人思想、身體以及各行各業帶來的種種不可思議的激勵和變化。

  1970

  《人造地球衛星》

  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臺編

  上海市出版革命組出版

  1970年4月24日,新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成功發射。同年7月,《人造地球衛星》出版,成為首部記載我國航太成就的科普讀本。由於誕生

  年代的特殊,書的裝幀設計、內容編排,甚至字裏行間,都被打上了“文革”的烙印。但在那個科普圖書稀缺的年代裏,本書激發了青少年對科學的興趣,也長久地留在了國人的記憶中。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