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7
NO.009
文化>>文化週末 字號:
揭秘北京奧運聖火最高女祭司遴選內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3-07  發表評論>>

北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最高女祭司瑪利亞·娜芙普利都

北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最高女祭司瑪利亞·娜芙普利都 ◎供圖/希臘奧委會

夏爾庫和霍斯親切交談 ◎攝影/蘇裏

夏爾庫和霍斯親切交談 ◎攝影/蘇裏

娜芙普利都在表演戲劇 ◎供圖/希臘國家劇院

娜芙普利都在表演戲劇 ◎供圖/希臘國家劇院

原最高女祭司意外懷孕退出 遭記者追問猝然淚下

早在今年二月初,李莎就知道了誰將第一個點燃北京奧運會聖火。

為了徹查這份至高無上的榮譽最終花落誰家,早在去年12月,這位北京《法制晚報》的女記者已遠赴希臘調查了近20天。

2月27日,希臘奧委會公佈,由著名演員瑪利亞·娜芙普利都擔任第29屆北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最高女祭司。

李莎不光知道娜芙普利都,還知道在娜芙普利都之前,曾有兩名中選率更高的希臘美女。

正準備第二次奔赴希臘的李莎無限感慨:“這是我記者生涯中接到的歷時最長、變數最多的一次報道任務。”

原最高女祭司突然因懷孕退位

2007年11月初,李莎突然接到了法制晚報報社領導的命令——去找第一個點燃北京奧運會聖火的人。這個神秘任務頓時讓李莎興奮壞了,她因此成了報社奧運報道小組先遣隊的第一人。

在去年12月5日趕赴希臘一探究竟前,李莎翻查了大量資料,發現了一個能拍板最高祭司人選的關鍵人物——自1964年起任奧運聖火採集儀式總策劃的希臘舞蹈家瑪利亞·霍斯。於是,雅典的“偵察之旅”就從這位年近九旬的老太太家裏開始了。

“關鍵人物”説著説著,就拉我跳舞

其實最開始,我也沒想到一定要去採訪這個老太太,領導交給我的任務是一定要找到最高女祭司。去年11月初,我通過官方途徑和希臘奧委會聯繫後,發現歷屆最高女祭司的人選幾乎都是霍斯“欽點”的,而且在最高女祭司率領的祭司團中,那些團員也大多是霍斯的學生。

通過搜尋資料,我還了解到,最高女祭司這個職位在希臘一向有連任的傳統。按照約定俗成的習慣,一般最高女祭司都會連任兩三屆,此後會因為生兒育女或是年事已高等種種原因退位。當時,在新祭司名單公佈之前,最後一任最高女祭司是2006年都靈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上的夏爾庫。這個夏爾庫恰恰是霍斯的得意門生,而且都靈奧運會是她第一次當最高女祭司。所以,儘管希臘奧委會對誰將點燃聖火始終規避不談,我按慣例推算了一下,當時覺得夏爾庫還是最有可能成為本屆北京奧運會第一個點燃聖火的人。

12月6日,我抵達雅典,到了雅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霍斯這位關鍵人物,我希望能從她那裏得到最高女祭司的確切答案。

霍斯的家在雅典衛城山半山腰上,從她家窗戶望出去,是有著2500多年曆史的帕特農神廟。第一次到她家時,我見到了夏爾庫,我還送給她一件紅色的中式衣服,她特別高興。

我們在希臘待了將近20天,那段時間裏,我常常爬山去老太太的家,幾乎要爬半個小時吧。霍斯這個老太太可真難採。一來她年事已高,和她交流起來不是很容易。二來她家裏經常有很多客人,她又很容易分心。更好玩的是,她常常隨性所至,有時候正跟你説著話呢,突然就拉著你的手跟你跳起舞來,我也只好跟著她轉圈圈。

別看老太太快90歲的人了,關鍵問題她心裏還是挺清楚的,不管我怎麼問她最高祭司到底定誰了,她就是堅決不説。當時,我每天的採訪任務也安排得挺緊,還要採訪歷屆祭司和祭祀團的其他成員等等。就這樣磨了十幾天,我真是特別不甘心。

只能説,當時種種跡象表明,夏爾庫還是最有可能當最高女祭司的人選。可突然,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夏爾庫居然懷孕了。

被問懷孕,原最高女祭司突然哭了

我在以往採訪中曾了解到,在女祭司的團隊中,最高女祭司的“紀律”非常嚴格,她們只能“連任”,即繼續為幾屆奧運會採集聖火,中途不能中斷;如果一旦懷孕了或者因為其他情況中途退出,她們以後就不能再回到祭司團隊了。

夏爾庫懷孕的消息可以説太讓人吃驚了。此前,我們已成了很好朋友。儘管可能是希臘奧委會的紀律要求,夏爾庫未曾答應接受採訪,但她對我們的態度非常好。

一天晚上,她特別邀請我們去看希臘語的演出。演出結束時,我試探性地問她:“聽説你懷孕了?”夏爾庫當時的反應太讓我吃驚了。她立刻怔住了,她突然很傷心地哭了。那是在戲劇學院的一個咖啡廳裏,她讓我坐下來,跟我説“對不起”,説她想好好地跟我聊聊。她告訴我,最初霍斯已通知她著手準備奧運聖火的採集儀式,沒想到自己突然懷孕了。夏爾庫當時也經歷了激烈的思想鬥爭:是去完成一個女人應盡的責任,還是不要錯過北京奧運會這樣千載難逢的盛事。夏爾庫最後選擇了去當一個母親和妻子。

當晚她哭著跟我説完後,一種很釋然的感覺,長久以來積鬱在她心頭的這個秘密終於可以解放出來了。她跟我擁抱道別,説自己很高興能有這樣一次交心的機會。我挺感動。

後來,夏爾庫有點開玩笑式地跟我説:“我大概是歷屆奧運會中最‘小’的那個最高祭司。”她所説的“小”,意思是她是歷屆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中在位時間最短的一位。

臨走前一天,老太太終於“招”了

我更不甘心了。那究竟誰會繼位最高祭司呢?我想來想去,還是只能繼續去問霍斯。

這老太太她有一個特點,她很真誠,她會拒絕回答,但她不會撒謊,而且我可以從她的語氣、神情上進行些判斷。

就這樣,到了2007年12月23日,那是我離開希臘的前一天。我抱著最後的希望又去敲老太太家的門了。那次,我專門帶了本希臘奧委會發的宣傳小冊子過去,上面有女祭司團成員的照片,我想如果按頁翻過去,老太太可能會説些什麼,最起碼會有些神情上變化的反應。

那天特別巧,平時我去老太太家裏時,她家總是有很多客人,人一多,老太太就不願意多聊。那天正好我們攝影記者也有事要忙,就我一個人去了她家。我特別誠懇地跟她説,您看,我這麼千里迢迢地過來,真的費了老大工夫,現在就差知道這最後的一個點了。老太太還是沒説。我就拿出那本希臘奧委會的小冊子給她看。我説:“這裡面都是你的學生吧?”我就拿著小冊子一個個地問她,翻到其中一個叫弗提妮·薩蒂裏的女孩時,老太太有了反應,説道:“她有可能是最高祭司,我推薦了她。”

當天晚上,我趕緊就發動自己在希臘的所有關係網,找薩蒂裏的電話。就在聖誕夜那天,我聯繫上了薩蒂裏,她在電話裏很高興地跟我聊了大半天,因為她耶誕節要出去度假,我就沒時間約面採了。

這時候,我心想,這趟來希臘可總算圓滿完成任務了,總算查出來誰會當上最高女祭司了。

文章來源: 青年週末 本期首頁 >>
1   2   下一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