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7
NO.009
文化>>文化週末 字號:
杜偉生:古籍越修越膽小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3-06  發表評論>>

國家圖書館的南門人來人往,東門卻門可羅雀,從這個門走入,經過彎彎曲曲的幽森通道,就來到了國圖的善本特藏部。在這樣的地方,杜偉生工作了30年,從聽老師傅談《趙城金藏》的修復故事,幾十年如一日地埋頭于敦煌遺書,再到完成《永樂大典》的修復工作,這名“修書匠”修的東西一件比一件珍貴,膽子卻變得越來越“小”了。

杜偉生

在30多年的古籍修復生涯中,杜偉生研究過《趙城金藏》的修復故事,也參與了《永樂大典》及敦煌遺書的修復工作。   (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修復前

修復後

一份敦煌卷子修復前後的比較。上圖為修復前,下圖為修復後。(杜偉生供圖)

修復前的《趙城金藏》

修復前的《趙城金藏》,紙張粘連,成為“紙棺”。(杜偉生供圖)

修復專家從學徒幹起

中國現藏古籍文獻非常豐富,總數超過3000萬冊,但從事古籍修復的人才不足100人,真正經驗豐富又了解相關科學技術的不足20人。

然而在歷史上,“修書匠”卻是一個高度繁榮的行業。古時圖書製作難度較大,所以修書人的地位也相當高。每一本書,在抄寫和修復完之後,甚至會署上相關工作人員的名字。宋代以後,圖書的製作成本降低了,同時紙張也變得更薄了,很快修書就成了一門手藝。在當時的汴梁、臨安,這個行業曾盛行一時。裱褙等傳統的裝幀技術也在那個時候逐漸發展定型,並沿用至今。

清末民國時,河北邢臺、保定一帶出了不少修書人才。這些人全家老少來到北京琉璃廠等地方,把手藝慢慢傳了下來。新中國剛成立時的國圖,就是專門從琉璃廠請來的老師傅修書。

上世紀70年代,杜偉生從軍隊退役後被分配到國圖,開始了自己的修書匠生涯。最初的3年學習,完全按照傳統的學徒制方式展開。由於缺乏經驗,他最初只是修復價值較低的民國甚至解放後的舊書,隨著經驗的積累,修的東西也慢慢地珍貴起來。現在,國圖四大鎮館之寶:敦煌遺書、《趙城金藏》、《永樂大典》、《四庫全書》中,他潛心研究了《趙城金藏》的修復,並參與了《永樂大典》的修復工作。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他一直在從事最珍貴的敦煌遺書的修復工作。

離不了的傳統工藝

修書可以算是一個古籍再印刷、再裝幀的過程。杜偉生見過上一輩的老師傅們,了解他們是怎麼把破到難以置信程度的《趙城金藏》給修復如初的。“這批書進館時,三分之二都受潮了,有的甚至和黑煤混合在一起變得根本不可辨認。”《趙城金藏》的受損程度是令人震驚的,為了解開卷成“紙棺”的書,老先生就採用了“蒸”的辦法。經卷紙被蒸汽慢慢潤濕,每隔幾分鐘就取出來晾一下,等到全軟了之後再用針幾釐米幾釐米地將粘連的紙頁挑開。

世界各國修復中國古書的主要技術還是以傳統工藝為主。在這個問題上,國外的修復專家吃過不少苦頭。上世紀30年代,塑膠成為風行一時的新材料。當時大英博物館的專家嘗試給該館收藏的敦煌遺書加上塑封。可幾十年以後,這些塑膠薄膜卻開始老化,變成了模糊不平的“毛玻璃”,英國人不得不再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拆除這些塑膠。

上世紀60年代,英國人還嘗試用蠶絲網來加固古書。為了這一工作,他們還特別投入了一大筆資金。“蠶絲是動物蛋白,敦煌遺書的紙張來自植物蛋白,植物纖維的保存期遠遠超過了動物纖維,用中國人的話來説那是,蠶絲如爛草哪!”果然,沒過多久,蠶絲就老化變質了。

曾經有一個美國廠商找過杜偉生:他們的一種儀器,可以在真空狀態下噴出一層高分子化合物,在紙上形成薄膜,增加紙的拉力。杜偉生問:這能維持多少年?“他説10000年。胡説了。這根本沒法用實驗數據證明。”他説,現在的修復大致還只是“修補”,最多在古紙後面加上一層褙紙,而沒有深入到古紙的內部,因為新材料和古紙混合在一起,古紙都會被連累破壞。

現在材料技術日新月異,甚至有人開始借助奈米技術來保護古籍。但杜偉生和他的同事們對於新材料的使用,還是相當謹慎。

科學帶來的曙光

雖然中國的傳統工藝具有相當的科學性,但問題也非常多。傳統的修書人和當代古籍修復專家的最大區別就在於,前者的工作是以商業利益為目的,因此修復時只考慮成果的美觀,但卻可能因此對古籍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

“過去的修書人都是賣書人出身,為了把舊書賣出去才修書的。”在這個前提下,很多傳統的修書人經常採用“天頭地腳一刀切”的方法把書給切齊了。這種重新切齊的書,紙張不再是原先的尺寸。這雖然不會影響文獻的價值,但卻嚴重破壞了書的歷史價值。杜偉生曾對中國歷代紙張的發展做過詳細的研究。他發現這個工藝對中國古代紙張研究造成極大的損害。

杜偉生特別警惕的另一種傳統做法關涉到礬的使用。礬是中國傳統手工業生産中時常使用到的一種添加劑。它們被加入穀物澱粉,以增加其韌性。中國傳統的修書工藝中使用的糨糊裏,都會對入一些礬。不過,這些礬會對構成紙張的植物纖維造成破壞。“為什麼中國的古畫能留存下來的那麼少?除了戰亂、水火的破壞之外,礬也是個很重要的原因。每次修補的時候,都用帶礬的糨糊刷一遍,刷一次就破壞了一次,刷了十次,那些紙就全壞掉了。”帶礬的糨糊會讓紙張更容易變色、破敗。杜偉生強調,如果一張紙大部分都被刷過這種糨糊,壽命不會超過100年。

當代的“修書匠”不但要設法去除傳統修書技術中的糟粕,還要設法在不影響古籍本身的前提下,利用新技術更好地修復、保護這些文化遺産。科學是給傳統的工藝帶來的曙光。杜偉生和他的同事們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設計製作了不少新的設備,糨糊機就是其中的一種。一張已經朽壞得千瘡百孔的古宣紙,被浸入帶糨糊的水裏,在設備的自動控制下,水中的糨糊逐漸沉澱下來,慢慢填補了破損的小孔。再把這張紙取出來晾幹,小孔就被完好地彌補了。

現在,從事古籍保護是門極其綜合的科學,牽扯到化學、物理、文獻學、藝術等各個學科,最新的科學進展也都能派上用場———生物學甚至都有了出場的機會。杜偉生曾經被一副對聯難倒過。這副製作于1910年前後的對聯,使用了當時特別時髦的新紙,又薄又白。但卻和另一幅畫粘在了一起,用鑷子怎麼揭都揭不下來。這個時候,杜偉生想到了生物酶。他利用這種天然的新成分來分解粘住紙張的糨糊,最終成功地揭下了這副對聯。

古籍保護新時代

1990年,杜偉生受邀前往大英博物館幫助其修復敦煌遺書,他們的保護理念卻讓杜偉生深思。古籍修複國際通用原則,必須保留各時期修復的痕跡,新補的材料要和古籍有所區別;再如,所有的修補材料和修復方式都必須是可逆的。一旦出現問題,可以馬上重新返工。

這個原則在修復《永樂大典》的時候就派上了用場。當時修復人員在工作中忽視了溫度的因素。完成古籍修復不久,紙張全部縮水。小組只好馬上返工———幸好一開始修復小組就使用了可逆的技術與材料。

上世紀80年代開始,杜偉生開始參與修復善本,館藏200萬本古籍,善本只佔了十分之一,其中一些孤本的價值更是珍貴,但所有這些書,都比不上敦煌遺書。

“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杜偉生用這樣的話形容自己修復敦煌遺書時的心情。“修壞了,那就是千古罪人!”敦煌遺書最大的困難在於這批文獻涉及多個朝代,各種不同的紙張,每冊每頁的破舊程度都不一樣,必須反反覆復研究,尋找合適的方法對症下藥。

古籍修復工作人力財力的缺乏也是他一直痛心的。在中國修一本古書,一兩個人可能兩個禮拜就能修好了。而在日本,一本50頁的古書,可以讓30個人修半年以上,相關的支出更是比國內高出好幾倍。

幸好,這個狀態快要結束了。《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即將出臺。這是投資過億元的“中華古籍保護計劃”的一部分。作為保護計劃的草擬者,杜偉生終於感覺到,自己不再寂寞了。(金煜)

 

 

文章來源: 新京報 本期首頁 >>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