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文 化>>探秘揭秘>>史海探秘字號:
背景原來深不可測 來看清末真實的"投名狀"(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12-27  發表評論>>

投名狀

投名狀宣傳海報[資料圖片]

涉及到清朝的四大奇案,就有三種説法,歷史上所謂“清宮四大奇案”“滿清四大奇案”和“清末四大奇案”,一般説來,史學界偏向於滿清,清宮四大奇案是指 “太后下嫁”、“順治出家”、“雍正被刺”和“乾隆身世”,也有一説是“雍正奪嫡”。清末四大奇案則是指名伶楊月樓冤案,張汶祥刺馬,楊乃武與小白菜和太原奇案,也有一説是淮安奇案,這四大奇案目前都被拍成電視電影,香港導演陳可辛的新作《投名狀》就是根據《刺馬案》改編的,劉德華、李連杰、金城武、徐靜蕾等大明星主演,目前在全國各大影院火爆上映。言歸正傳,前三個奇案涉及到的10個大案當中,前面五個涉及到宮廷秘聞的,基本上是無證可考的,現在看來是後世杜撰的居多,而後五個奇案當中,唯一的一個還沒有蓋棺定論的就是張汶祥刺殺馬新貽一案了。 死者馬新貽是山東荷澤人,跟李鴻章同榜,道光二十七年的進士。沒有點翰林,也不曾補京官,榜下即用,分發到安徽當知縣。進士出身的知縣班子,其名叫做 “老虎班”,最狠不過。馬新貽頭一天到省,第二天謁見長官,第三天藩司衙門就掛牌,補了廣德州所屬的建平知縣。從此一直在安徽做官,打洪楊,打捻軍,由縣而府,由府而道,一直做到安徽藩司,有“能員”之稱,歷任巡撫都很賞識他。

洪楊平定,馬新貽調升為浙江巡撫,第二年十二月,接慈禧太后大恩人吳棠的遺缺,繼任閩浙總督。不過半年工夫,移督兩江,陞官的速度快得讓人吃驚,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就由二品官升到了疆臣最有實力的兩江總督,慈禧和清廷有自己的考慮。太平天國失敗後,人們傳言曾國藩有野心,其實他的部下早就慫恿他謀取帝位。在與太平軍作戰時,清廷不得不依重湘軍,但是,如今太平軍被“蕩平”了,她能允許曾國藩在江南坐大嗎?東南臥著一隻虎,她睡覺也不安心,於是她把曾國藩調離江寧,派馬新貽任兩江總督,迅速裁撤湘軍。對於馬新貽,恭親王推薦的時候説得明白,“馬新貽精明強幹,操守亦好。他在安徽服官多年,對兩江地方最熟悉。剿捻的大功告成,淮軍裁遣回籍,要馬新貽這樣的人,才能把那些驕兵悍將,妥為安置。” 兩江總督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滿清有句老話,國家財富,悉出兩江。在清代,兩江總督下轄的省份是清廷財源的主要來源,因此兩江總督的位置僅處在名義上的疆臣之首的直隸總督下面,但論及實權,兩江總督的實權是最大的,舉個例子,在馬新貽赴任前,恭王就提出調曾國藩為直隸總督的建議,慈禧太后就不算太同意,因為直隸總督,雖為疆臣的首領,但地近京畿,上有政府,下有順天府尹,位尊而權輕,所以不算好缺。簡單點説,兩江總督地位就如同今天的上海市 市委書記,而直隸總督則相當於北京市市委書 記。身為兩江總督的封疆大吏馬新貽被刺,幾乎也成為了清廷歷史上獨一無二的怪事,在當時也有了很大的轟動。 我們來看看馬新貽被刺一案的過程,從中推斷一下兇手。

1.馬新貽遇刺經過。

1869年,馬新貽在江寧練了四營新兵,規定每天操演兩次,專習洋槍、抬炮、長矛,每月二十五校閱,主要的是看新兵用洋槍打靶,地點就在新建總督衙門未完工前,暫時借用的江寧府署西面的箭道。他對新兵用洋槍的“準頭”如何,看得很認真,好在出了署西一道偏門,就是箭道,走了來,走了去,不費什麼事,所以每一次都是親臨校射。

七月二十五又逢校閱之期,因為下雨,延遲一日。第二天一早,依例行事,到了九點多鐘看完,馬新貽亦同往常一樣,步行回署。後面跟著負責警衛的督標中軍副將喻吉三和替總督傳令的武巡捕葉化龍,還有兩三名馬弁。走近偏門,只見有個中年人,用馬新貽家鄉,山東荷澤的口音喊道:“大帥!”接著便跪了下來,雙手捧著一封信,高舉過頂。馬新貽認識這個人,一見便問:“你還沒有回去?”“回大帥的話,盤纏用完了。今天特為來求大帥。”“不是給過你兩次了嗎?”馬新貽的神色顯得頗不耐煩。 “是……。”正當那人囁嚅著不知何以為詞時,右面又有人高聲喊道:“大帥伸冤!”接著也跪了下來。等馬新貽回頭來看時,那人突然從衣襟下取出一把雪亮的短刀,左手拉住馬新貽的手臂,右手往上一遞,刀已插入右胸。“扎著了!”馬新貽大喊一聲,接著便倒在地上。於是喻吉三和葉化龍等人,一擁上前抓住了刺客和告幫的那個山東人,同時將馬新貽抬回上房,找醫生來急救。 這樣一件大事,立刻傳遍全城,無不驚詫萬分。於是將軍魁玉、署理藩司孫衣言、臬司梅啟照,還有學政殷兆鏞,一起趕到督署,只見馬新貽奄奄一息,已無法説話。這班官吏不敢説什麼擔當的責任的話,只巴望能保得住馬新貽一條命。無奈刺中要害,群醫束手,延到第二天中午,終於咽氣了。

這時,江寧知府孫雲錦和上元、江寧兩知縣會審兇手的供詞,亦已呈送到江寧將軍魁玉那裏。兇手名叫張文祥,河南汝陽人,做過洪匪李侍賢的裨將。供詞離奇不經,魁玉看了,只是不斷搖頭,連稱“荒唐”。於是以“行刺緣由,供詞閃爍”的措詞,飛章入奏。(以上節選自高陽先生的《禦座珠簾》)具體案情就如高陽先生所言,筆者也進行過求證,根據各方的資料顯示,口徑都是一致的,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就是當日發生的真相。堂堂封疆大臣,竟在督署重地被刺身亡,實在是對風雨飄搖的清王朝的一次衝擊。 29日,清廷連發四道諭旨。第一,命“魁玉督同司道各官趕緊嚴訊,務得確情,盡法懲辦。”第二,“曾國藩著調補兩江總督,未到任以前著魁玉暫行兼署。”第三,密旨安徽巡撫英翰加強長江防務和地方治安。第四,“著魁玉督飭司道各官,設法熬審,務將因何行刺緣由及有無主使之人一一審出,據實奏聞。”上諭未到江寧,27日魁玉又急奏:“拿獲行刺之兇犯,始則一味混供,迨晝夜研鞫,據供係河南人,名張汶詳,直認行刺不諱,而訊其行刺之由,尚屬支離狡詐”。 9月3日,清廷立即諭旨:“情節重大,亟應嚴切根究”,“務將行刺緣由究出,不得含混奏結”。魁玉一日接到四道上諭,這才體會到個中滋味,僅僅告知“一味閃爍”,“語言顛倒”,“支離狡詐”既不能讓朝廷滿意,也不能屏止眾口。果然,王公大臣紛紛議奏。給事中王書瑞奏道:督臣遇害,疆臣人人自危,其中有牽掣窒疑之處,應派親信大臣徹底根究,勿使稍有隱飾。5日,清廷再下諭令:“惟以兼圻重臣,督署要地,竟有不法兇徒潛入署中,白晝行刺,斷非該犯一人挾仇逞兇,已可概見。現在該犯尚無確供,亟須徹底根究。著張之萬馳赴江寧,會同魁玉督飭司道各員,將該犯設法熬審,務將其中情節確切研訊,奏明辦理,不得稍有含混。”清廷一開始就意識到此案的嚴重性,現在又懷疑非張汶詳一人所為,因此口氣越來越嚴厲。18日,清廷又下諭旨:“張汶詳行刺督臣一案,斷非該犯一人逞忿行兇,必應徹底研鞫,嚴究主使,盡法懲辦。現審情形若何?魁玉此次摺內並未提及。前已明降諭旨,令張之萬馳赴江寧會同審辦。即著該漕督迅速赴審,弗稍遲延。魁玉亦當督飭司道等官,詳細審訊,務得確供,不得以等候張之萬為辭,稍形鬆懈,此事案情重大,斷不準存化大為小之心,希圖草率了事也。”清廷明確提出“嚴究主使”,從而抓住了本案的癥結。對魁玉審案,似乎不耐煩了,字裏行間充滿了斥責,態度更加嚴厲。24日,魁玉帶著幾分委屈,幾分無奈,幾分惶恐,再次奏陳:伏思前督臣馬新貽被刺一案,案情重大,張汶詳刁狡異常,奴才督飭司道晝夜研審。張汶詳自知罪大惡極,必遭極刑,所供各情一味支離。訊其行刺緣由,則堅稱既已拼命做事,甘受碎剮。如果用刑過久,又恐兇犯倉瘁致命。 不過,魁玉多少還是向朝廷報告一些進展,已審出張汶詳是“漏網發逆頭目”,曾在太平軍侍王李世賢名下領兵打仗,進攻漳州,轉戰安徽、江西、廣東、福建、浙江等地。張汶詳的女兒張寶珍,兒子張長幅,同居之舅嫂羅王氏已被拿獲,現在飛咨山西巡撫何璟,要求押解張汶詳所供時金彪歸案對質。唯有此案的核心即行刺緣由仍無確供。

至此,魁玉審理刺馬案已月余,每次奏報幾乎不離“一味閃爍”,“語言顛倒”,“一味支離”。那麼張汶詳“閃爍”的是什麼?“支離”的又是什麼呢?魁玉沒有奏報。

説穿了,恐怕不僅僅是張汶詳在支離,魁玉、梅啟照這些承審大員也在支離吧!例如張汶詳關於馬新貽通“回匪”的供詞,雖然是無稽之談,但魁玉並沒奏報。陳功懋在張文詳刺馬新貽案真相》一文中説,他的祖父陳鏡題,曾參與會審張汶詳的錄供研訊。據陳鏡題回憶,當張文祥(汶詳)供馬新貽咸豐七年廬州失守,曾被其俘獲,因不知馬是廬州知府,把馬與時金彪一起釋放時,“問官相視錯愕,錄供者亦停筆不敢直書。”“張之萬到江寧時,時金彪早從山西解到。張之萬、魁玉提訊時金彪時,只有藩臬參與審訊,連審兩次均未錄供”。馬新貽廬州被俘至今未見到經得起推敲的證據,但有一點可能是真實的,即後來人們所看到的供詞是經過刪改的,或者説有些供詞錄供者沒有秉筆直書。這就難免物議紛歧,訛言蜂起,給後人留下了無數不解之謎。 總督的權柄極重,威儀極盛,居然會在官兵校射的地方被刺,這件事不但令人驚駭,而且無不詫異。因此也沒有一個人不懷疑張文祥後面有主使的人,只是主使的人是誰,目的何在?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悠悠
1   2   3   4   5   下一頁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毛澤東詞《西江月•井岡山》探秘 手跡從何而來
-鄧小平二送煙葉錢給老大爺 收下他兒子當紅軍
-美麗之外 古印度名妓還需掌握64項基本功大解密
-揭開希特勒神秘的“”與佛教“卍”之謎(圖)
-絕密檔案揭蔣介石崛起內幕 欲事實佔領收復香港
-世界史上最離奇騙局 埃菲爾鐵塔兩度被出售(圖)
-20世紀最大謎團 希特勒骨灰撒入德國易北河(圖)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