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西班牙眾院委員會批准向阿富汗增派52名軍人 ·日本各大在野黨不滿福田當選 要求提前舉行大選 ·美總統布希會見阿巴斯 稱強烈支援巴勒斯坦建國 ·烏干達與剛果(金)軍隊發生武裝衝突 4人死亡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文 化>>民風民俗>>老照片字號:
宋慶齡的名片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6  發表評論>>

宋慶齡的名片
宋慶齡的名片
宋慶齡與孫中山
宋慶齡與孫中山
年輕的宋慶齡
年輕的宋慶齡

京報網2004年初,我們在宋慶齡同志的遺物中整理出了三種名片,一種是英文花字體的“孫逸仙夫人”;一種是英文印刷體的“孫逸仙夫人”;一種是中文豎排的“宋慶齡”。我們可以想見,她所保存的,實際上是承載著一段生命的沉重的回憶。

1922年6月16日,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在廣州發動武裝叛亂,炮轟總統府,企圖將孫中山、宋慶齡置於死地。當時宋慶齡正懷有身孕。但她首先保護孫中山化裝脫險,自己則留在粵秀樓吸引火力。堅守六個小時以後,宋慶齡憑藉一名衛隊長、兩名副官的保護,在槍林彈雨中僥倖突圍。但由於緊張和奔波,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脫險後,她到了香港,然後乘船回到上海。

9月15日,她寫信給在美國留學時的朋友亞歷山大德拉·曼·斯利普(呢稱“阿莉”)。在這封信的開始部分,她敘述了自己的遭遇。她説:

“我于六月二十五日回到這裡。由於我在廣州身受了一場可怕的經歷,我非常緊張不安。我不得不保持完全安靜和休息。我經常想到你,不知道你是否收到了我的上一封信。那是在我的房子遭到炮擊前幾天寫的。我所有的東西都丟了。所有我的皮衣、服裝和首飾都被士兵搶去,事實上我們所有值錢的東西都丟了。但是感謝上帝,我們沒有受到傷害,還能再度在我們自己的家裏生活和呼吸。雖然我們的東西都丟了,我們取得了道義上的勝利,公眾輿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強烈支援我們的事業。”

在信的後半部,她提出了一個請求:

“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需要一些新式的名片,你能否立即向蒂法尼的商店或其他好的雕版印刷店為我定制二百張名片。請你選擇簡單樸素而又美觀的式樣。名片只印名字:孫逸仙夫人。

請把發票寄給我。我希望你一有時間便幫我這個忙,因為我迫切需要這些名片。”

在信結尾的署名、日期之後,宋慶齡又綴了一段話,其中比較重要的一句話是:“請在十二月之前把名片寄給我。”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在北京病逝,宋慶齡當時只有32歲。她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之中。1926年4月16日,她寫信給阿莉。信中説:“現在我的思想仍是痛苦的。面對經受的可怕損失,我的悲痛非但並未減弱,而且有增無已。

但是我試求忘掉我自己,投身我丈夫畢生的事業,就是實現一個

真正的中華民國。

……我一定要自己盡力並鼓勵他人繼續我丈夫的事業!”

在這封信的結尾處,她寫道:

“我有一個要求,你能否為我在最好的商店裏定制一些名片?這些名片周圍應有黑邊。因為根據中國的習慣,這是這三年內我將使用的惟一的一種。

請讓文具商印好後立即用貨到付款的辦法寄給我。這裡的名片印得不好,所以我總是從美國定制。”

解放前,宋慶齡曾經使用過一種中文名片,上面只有豎行排列的三個字“宋慶齡”。有的時候,她也在別人的名片上寫上她的名字,以表示她的存在。1936年11月,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的七位領袖被秘密逮捕。宋慶齡經過多方奔走都未能援救“七君子”出獄。1937年6月,宋慶齡和何香凝等16人發表《救國入獄運動宣言》,要求與七君子同服愛國罪。7月5日,宋慶齡與其他救國入獄運動發起人赴蘇州高等法院,自請入獄。宋慶齡、胡愈之、諸青來被推為代表,與高等法院院長談判。國母的這一激烈行動,立即在國內掀起軒然大波,並最終迫使當局釋放了“七君子”。在會見法院院長時,宋慶齡將自己的名字簽在諸青來的名片上。這張意義重大的名片,現存蘇州革命博物館。

2004年初,我們在宋慶齡同志的遺物中整理出了三種名片,一種是英文花字體的“孫逸仙夫人”;一種是英文印刷體的“孫逸仙夫人”;一種是中文豎排的“宋慶齡”。重要的是,我們還同時找到了一塊印製名片的銅版。這塊銅版裝在一個紙袋裏,紙袋上印的英文是“為了避免印版劃傷,請放在袋內保存。”紙袋放在一個深藍色的硬紙盒裏,盒蓋上印著“Virginiacowper”。這個銅版正是雕版,上面雕著花體的反字“孫逸仙夫人”。

所謂雕版,又稱雕刻凹版,是一種最古老的製版方式。它是將文字刻成凹槽,印刷時全版著墨,然後刮凈版面,使油墨僅存在凹槽內,再把紙放到版上加壓,使油墨將文字印在版面上。

顯然,我們找到的就是1922年阿莉為宋慶齡定制的印版。然而,我們沒有能夠找到帶黑邊的名片。

據宋慶齡身邊的工作人員講,解放後她基本上不使用名片了。但她仍精心收藏著這三種幾十張名片和這塊印版。我們可以想見,她所保存的,實際上是承載著一段生命的沉重的回憶。

今天,掂起這塊重重的銅版,還是會使我們想起很多、很多。

文章來源: 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 小溪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