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 化字號:
中國文人千年“作秀”史 屈原第一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6  發表評論>>

最近,有人寫了一篇《中國文人千年“作秀”史》,認為屈原是中國第一個“作秀詩人”;其後的曹植、李白、杜甫、白居易、蘇軾等詩人,都是“作秀”大家;發展到金聖嘆“用被殺頭來作秀”、周作人“作秀作到了當漢奸的地步”、郭沫若“作秀導致不瞑之悲”。

這樣一來,一部豐富多彩的中國文學史,就變成了一部令人作嘔的“千年文人作秀史”。真可謂大謬不然!

“作秀”,是近年興起(原有而不常用)的一個貶義詞,指那些誇大其詞的自我炫耀、自我張揚等等。自然,也有些“作秀”披了一層“謙虛”、“自抑”的面紗,“秀”得比較高明。“作秀”,大行其道于“演藝界”,是那些“明星”們擴大知名度的重要手段。文界、學界自然也有,但相對較少,因為可藉以“作秀”的機會不多。有的作家一再表示要“封筆”,如何如何,但事實上仍在不斷發表作品,撰寫自傳之類,就被人們視為“作秀”了。其實,這樣的“作秀”力度不大,在文界、學界的數量也不多。

説起古代,文人、學者“作秀”的更少。“作秀”,説白了不就是自我炒作嗎?這是古人之大忌。古人雖然要走仕進之路,要考進士、中狀元,“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但那要靠真本事,不能靠自我吹噓,自我炒作,即今之所謂“作秀”。比如唐人考進士,時興“投卷”(亦稱“投獻”),即把自己的得意之作送給大官僚、大作家、大詩人過目,求得他們的“青睞”,以便得到保舉或推薦。要説“作秀”,這或者可以當之無愧吧?但並不然。他們送上去的都是自己的名篇佳作,有些已經傳誦一時。把它們送給前輩或達官貴人,是十分嚴肅也十分自信的舉措,何“作秀”之有?

廣而言之,古代的文人、作家上書進言、寫詩明志,都不是為了個人的進退,而是為了“治國,平天下”,為了蒼生、黎民,也根本不是什麼“作秀”。最突出的是屈原,他被黜之後,引吟澤畔,發憤抒情,上下求索,朝飲墜露,夕餐落英,“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既熱烈表達了自己的愛國情懷和高風亮節,也無情鞭撻了楚王的昏聵和權姦的誤國。他雖因悲憤過度而投江自沉,但他的為國為民的偉大情操卻驚天地而泣鬼神。屈原是一名不朽的愛國詩人,他本人和他開創的詩歌傳統都已經永垂不朽。把屈原列為中國文人千年“作秀”的始作俑者,這不能不説是佛頭著糞,羞辱聖賢。同樣的,把李白、杜甫、白居易、蘇東坡等偉大詩人都一概説成“作秀大家”,也同樣是貶損和污衊。一部波瀾壯闊、豐富多彩的中國文學史,絕不是一部什麼“千古文人作秀史”。不僅偉大詩人、作家的優秀作品不是什麼“作秀”,即使他們的一般作品甚或個別敗筆,也需要做認真細緻的分析,而不能簡單化地稱之為“作秀”。再退一步説,文學史上的很多複雜現象,諸如金聖嘆被殺頭時狂叫“快哉”,周作人附逆當漢奸等,也不是一句“作秀”所可解釋。

現下盛行調侃之風、曲解之風,任何嚴肅聖潔的東西都可以詆毀、辱罵、信口開河、胡説八道。此風斷不可長!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 悠悠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金陵十二釵的讖語如何破解?
-周國平:想了解孔子就別看于丹的書
-襲人為什麼被特許與賈寶玉雲雨?
-中國的脊梁:梁漱溟的骨氣和底氣
-乾嘉學案——高揚漢學的旗幟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