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 化>>文化動態字號:
揭秘國家大劇院20種紅構建的眩目色彩世界(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14  發表評論>>

坐落於人民大會堂西側的國家大劇院即將竣工。國家大劇院在2001年開工之後,目前主體結構已經完工,工人正對國家大劇院玻璃幕墻內部構件開始全面清洗。

坐落於人民大會堂西側的國家大劇院即將竣工。國家大劇院在2001年開工之後,目前主體結構已經完工,工人正對國家大劇院玻璃幕墻內部構件開始全面清洗。 中新社發 何保豐 攝

故宮外墻的紅引領方向,明暗對比的紅映襯“水晶宮”,泛出漆器光澤的紅環繞大廳……來自法國的“化粧師”阿蘭•博尼用超過20種不同的紅色為天安門旁的巨蛋形建築繪製出了一張獨特的名片——中國國家大劇院。本月25日,大劇院將迎來“處子秀”。作為一件藝術品,它等待人們的感官評價,在經過多次技術和數據的理性介紹後,北京晨報邀請國家大劇院內部設計首席顧問阿蘭•博尼帶您探詢劇院內心的色彩世界。

現代手法演繹20種紅色

“中國國家大劇院具備了世界頂級劇院的共同點。在此基礎上,我們希望在整體現代風格中體現它的國籍。我選擇了中國傳統的紅色。紅色代表情感的爆發,對於我本人而言,紅色和中國乃至亞洲之間存在特殊的關聯。我想強調的是,通過光線變化和映射等現代的手法,紅色被賦予了不同的氣質,這也是對中國傳統的現代闡釋。”——阿蘭•博尼

入口暗紅色取自故宮外墻

設計師安德魯曾經這樣描述劇院入口:“要讓人們有進入到這個殼裏去發現什麼的願望。當你從水下進入這一藝術殿堂的時候,馬上會明白這與你去購物中心不一樣,與你去參觀歷史古跡也不一樣,你的精神將有所變化,你會有新鮮的感覺。這是一個有夢幻色彩的地方。”

劇院入口並不高,取自於故宮外墻的暗紅色涂在簡單樸實的材料上,墻壁上雕刻著高低起伏的不規則線條,勾勒出光影的律動。阿蘭•博尼説:“這是盛典的氣質。”從入口開始,“發現”和“改變”的概念貫穿了整個內部空間設計。紅色調變得鮮亮和細膩,一個個不規則的四邊形燈座點綴在亞光的紅色天花板上,亮麗的紅色給天花板平添了幾分動感。同色下,亞光和亮光在對比中突出了雍容大方的氣質。

阿蘭•博尼坦言,劇院入口尋求的不是一鳴驚人,而是一個自然而然卻不乏熱情的過渡,未來,人們將從80米透明的水下廊道“遊”進大劇院,仰望上方,徐徐流動的清水將在明暗相間的色彩映襯下更加通透。

漆器紅光帶環繞音樂廳

中國傳統漆器的流光溢彩作為跳動的五線譜點綴在蛋形金屬殼內。穿過水下廊道,站在觀眾廳內稍加留心就會發現環繞音樂廳和戲劇場的紅色光漆帶會隨著自然光的變化而變化。紅色忽強忽弱,向著木製天頂相接的地方逐漸變得模糊、朦朧,直至融入和消失在建築內部空間的盡頭,這些紅色的光環給空間帶來了能量和視覺的跳躍。“細數起來,整個劇院中用了20多種不同的紅色,僅僅是這些光環,你就能在其中發現至少5種紅色的變幻。”

漆布上手繪紅色印跡

“我們在這裡營造了紅色的環境,整個氛圍就是要渲染京劇喧鬧熱烈、神秘而富有藝術感的氣氛。這是為中國國家大劇院特別設計的。”戲劇場外空間無疑是阿蘭•博尼的得意之筆,通體紅色的樓梯、燈的色彩和亮度、墻壁上大塊大塊的油彩……幾乎覆蓋到每個角落的紅色使戲劇場成為一個獨立空間。兩側墻壁暗色底上的紅色印跡微微凸起,藝術家親手在漆布上堆出了油畫式的色塊,由紅向黑緩緩過渡,沿著樓梯下行,體味著掌心觸摸墻壁傳來的起伏,逐漸將人們的情緒帶向另一個故事場景。

用第一眼感覺打動觀眾

“對觀眾來説,印象就是第一眼看到的感覺,所以要一下子讓觀眾有發現和打動他們的地方。我並不是建築師,我與建築師的合作是在空間解構和氛圍的營造上給予建議,並通過色彩和材質的使用增添建築的藝術感。但我同意在一件作品中要有創新,你能在音樂廳看到雕塑感的內外墻和天花板,這是獨一無二的。”——阿蘭•博尼

歌劇院:金屬網包出“稻草屋”

作為國家大劇院的主角,歌劇院、音樂廳和戲劇場三者通過不同的主色調彼此獨立。居中的歌劇院是體量最大的,當腳手架全部拆去,記者赫然發現,在大劇院現代的外衣下佇立著一座中國茅廬。一道“竹簾”從三層樓的高處直垂而下,隱隱透出淡黃色。古樸的銅門向兩側緩緩打開,恍惚間仿佛置身於三國時期諸葛亮的茅廬前。走近看,“竹簾”竟是極細的金屬管編成的,時隱時現的黃色其實是緯線的顏色。“我自己倒是覺得像貴夫人的面紗,朦朧而神秘。”對於記者的感覺,博尼給出了一個很“法國”的回答,“這首先是一種分割歌劇院和公共空間的手段,同時我們給歌劇院披上一個高貴和華麗的包裝。”

歌劇院內部也用這樣的金屬網包裹著,但看上去卻不覺得有金碧輝煌的冰冷,阿蘭•博尼的“秘密”就在於金屬背後的紅色,“如果露出建築主體也就是水泥的顏色,氣氛會非常冷,而紅色的背景在金屬縫隙間透出來使整個歌劇院都籠罩在一片深橘紅色之中,溫馨浪漫之感油然而生,並且延伸了空間。”聲音穿過金屬網後再反射回來,形成“自然聲”,即使在沒有麥克風的條件下,舞臺上的聲音,台下各個角落的觀眾都能聽到。

音樂廳:工人用手堆出“沙丘”

銀灰色調從音樂廳外墻延續到室內,燈光打在沙丘般凹凸起伏的墻面上光影交錯。“小時候玩過堆沙子嗎?沒錯,這樣的墻壁就是中國工人用雙手在細沙上揣摩出來的。”提起與中國團隊的合作,博尼説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音樂廳內部的墻體是在細沙上做出的造型,目的就是得到沙丘一樣的柔和起伏和形態,來烘托平靜安詳的基調。我們要教會工人用雕塑的手法,就是用手在沙上揣摩,在此過程中工人隨意發揮內心的想法。他們還是第一次在如此大面積的墻體上採用這樣的手法實現創作。”

沿著中國工人親手堆出的柔和線條向上,猛然幾道溝壑劃過天花板,衝破寧靜和安詳,猝不及防地衝進眼簾,音樂廳的頂棚竟是一片開墾的荒地。對於阿蘭•博尼而言,這種衝擊正是他想要的:“墻體的柔和感與天花板的壯麗雕塑感形成強烈對比,你會感覺到寧靜中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蓄勢待發。”

戲劇場:浙江絲綢當壁紙

用來上演京劇和話劇的戲劇場並不大,與音樂廳的現代、抽象相對,戲劇場的墻壁紫色、暗紅、橘色、黃色的豎條紋規則相間,沉靜中見跳躍,寫實間又有延伸。用手摸上去,墻壁軟軟的,而出人意料的是,這些壁紙竟是由浙江絲綢經過防火處理後做成的。

劇場內特別設立了5排可升降座椅以適應不同的演出,熱鬧的京劇開鑼,坐椅降下以拉開觀眾和舞臺的距離,而演出話劇時,觀眾們就多出了幾排靠前的位置。

對話大師

細節體現身份

金屬圍擋、藍色電梯、蘭花草般不規則的裝飾條……面對一件藝術品,一萬個人會有一萬種理解,阿蘭•博尼留下了足夠的空間任由觀眾去發現、聯想、品味。在他眼中,或褒或貶都不在意,“來這裡的人有所觸動,有所發現,我心足矣。”

記者:您理想中的國家大劇院應該是什麼形象和感覺,在設計過程中,您如何體現“中國大劇院”這一身份?

博尼:國家大劇院首先應該是一個欣賞和聆聽音樂的地方,特別是古典和傳統音樂。同時這裡應該是個雍容典雅的地方,讓人想到高品質的生活。我參與過世界上瑞士盧塞恩文化藝術中心等其他大劇院項目。它們有很多共同點,包括完美的音響效果、流暢的觀眾廳造型等。這些因素中國大劇院基本都具備了。在此基礎上,除了整體現代風格,我希望通過細節給劇院定身份,也就是它的國籍,你看到的一系列顏色都是典型中國的,但它們是通過現代手法來體現的。

記者:不少國外設計師都在尋覓中國傳統氣質與前衛藝術間的契合點。

博尼:雖然我受到的教育是古典畫派的,而我研究的是當代藝術,與我合作的建築師也都是當代藝術風格的。我自然而然做的就是建築中的繪畫效果,屬於當代藝術中對光影和色彩的探索。具體到中國國家大劇院這個項目,我不認為兩者是衝突的,我繼續做當代藝術,只是在一個典型中國的項目中。至於在傳統和當代之間如何定義是評論家們的事,而我的出發點就是一次創作,僅此而已。

記者:任何藝術作品問世後都會面對截然不同的聲音,您衡量自己作品成功與否的標準是什麼?

博尼:在我看來最重要的評價標準是每個個體在這個空間中的感受。如果這個空間的氛圍能夠引起人們的情感變化,或是神秘、或是驚詫、或是愉悅……總之是典型而強烈的,這已經是件讓人高興的事。

新聞鏈結

阿蘭•博尼其人

●經歷

阿蘭•博尼,畫家、建築造型師。1956年出生於巴黎。

1979年,在希臘當代最負盛名的畫家Yannis Tsaroukis的建議下,阿蘭•博尼考入布魯塞爾高等美術學院學習油畫,隨後在巴黎第七大學學習藝術史。

1981年,作為畫家、造型藝術家的阿蘭•博尼在巴黎創立了獨立工作室。

●作品

25年來,阿蘭•博尼的合作夥伴及主要作品包括:

讓•努維爾(Jean Nouvel),法國頂級建築師。合作作品包括:西班牙巴塞羅那水利大廈(Agbar Tower,2006年世界高層建築獎),法國巴黎亞非藝術博物館(Branly Museum,2006年法國前總統希拉克揭幕),瑞士盧塞恩文化和會展中心,瑞士盧塞恩精品藝術酒店,義大利第44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法國展廳,法國尼姆體育中心和Duhodat高中。目前正在進行中的項目有丹麥哥本哈根音樂廳,西班牙巴塞羅那Poble Nou公園和伊比沙島上的度假別墅。

保羅•安德魯,法國著名建築師。與博尼的合作作品主要有:中國國家大劇院(北京),東方藝術中心(上海)。

巴黎機場工程設計公司。與博尼的合作作品主要有:巴黎戴高樂機場改造,迪拜雙塔。

皮埃爾•法古瑞,法國建築師。非洲象牙海岸系列項目。

●觀點

阿蘭•博尼認為, 在當代建築中,色彩和材質是藝術情感的主要表達方式,所以他將自己的創作定義為“在建築上作畫”,即通過對空間的把握和對色彩與材質的選擇,將藝術情感和建築作品緊密結合在一起。

●評價

英國牛津大學教授,作家湯姆•波特(Tom Porter)在他即將出版的《世界建築色彩名錄》一書中,對阿蘭•博尼及其作品進行了這樣的描述:

“他直入建築的‘詩意’,通過色彩、質感、光亮度、映像和透明感等方面的研究,從藝術的角度,重塑建築外表,使這些地標式的建築,在日夜交替中,變換無窮……

他賦予建築一種生命力,顛覆了‘建築材料靜止和凝固於時間和空間’的概念,以一種勇敢而創新的精神,展示生存的短暫性,目的就是激起一種感受,一種情感。”(朱爍)

 

文章來源: 北京晨報 責任編輯: 悠悠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國家大劇院初定於9月25日首次試演 不對外公開售票
-國家大劇院首演劇目花落誰家?中外劇目尚未確定
-國家大劇院確定今年12月將首演俄羅斯劇目(圖)
-國家大劇院是“北京大劇院”嗎?
-國家大劇院第一道"禁令"拒用擴音 聲樂界引爭議
-國家大劇院十五日將初展靚影 九月底開始試演出
-中國國家大劇院外部今天正式亮相
-國家大劇院明天亮“外場” 七月底具備使用條件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