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 化字號:
蔡鍔死後 小鳳仙嫁給鍋爐工?(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7-26  發表評論>>

右為小鳳仙

蔡鍔死後,小鳳仙的日子和命運如何,歷來版本不盡一致。

一説,小鳳仙重回陜西巷的雲吉班,先是遭到了逮捕,放出來之後,雲吉班一下子顧客盈門,因小鳳仙和蔡鍔將軍的風流韻事,讓小鳳仙和雲吉班一起名聲大噪,饞腥的人不少,都想分享蔡鍔將軍的同靴之樂。這一點,和賽金花非常相似,無論是在狀元郎洪鈞死後,還是在德軍元帥瓦德西走後,賽金花在風月場上的生意,都因有洪鈞和瓦德西而越發的紅火。她們兩人這種命運的相似,説到底,是世俗更是歷史還是只把她們當成了“二房”,而從來沒有登堂入室,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主角。趨之若鶩的人們,與其説是為了和她們銷魂,夢寐以求的是性慾的發泄,消費她們的肉體,不如説是消費她們以往的那些往事,是一種集體的意淫而已。

這一説的後續發展,令蔡鍔將軍的部下尤其不容,認為小鳳仙敗壞了蔡將軍的一世清名,小鳳仙為維護蔡鍔將軍的名聲,表示自己將為蔡將軍從一而終,自此閉門謝客,不久便離開了八大衚同,漂流四海,不知所蹤。

另一説,小鳳仙一身素衣,送兩副輓聯,到上海參加蔡鍔將軍的追悼大會,在追悼大會上,悲慟至極,哭得暈倒在地,被一位叫做蘇蕓的小姐發現。蘇蕓是《孽海花》的作者曾樸的學生,也是小鳳仙的朋友。她把小鳳仙攙扶起來,安頓好,等小鳳仙甦醒過來,兩人相約回北京後再作詳談,誰想等蘇蕓回到北京,到陜西巷的雲吉班裏找小鳳仙的時候,已是人去樓空,只留下一封絕命書。

相傳這一説後面的發展,是小鳳仙離開八大衚同,又來到前門火車站,坐上了開往天津的火車。這路線,這地方,這火車,都是這樣的熟悉,不久之前,她便是牽著蔡將軍的手,走過這一程。舊地重遊,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如今,驚風落葉,飄零客心,她和蔡將軍還能夠像從前一樣嗎?獨在異鄉為異客,人自傷心水自流,坐在開往天津的火車上,獨自一人,怦怦的心跳和著車輪撞擊鐵軌的隆隆聲一起轟響,她越發傷心難耐,上一次坐在這裡,即使情形緊迫,甚至性命攸關,身邊還有蔡將軍呀,如今,車上和窗外的一切熟悉景物,卻要自己獨自一人悽然面對,心裏真的是痛如刀絞。她便下定決心吞安眠藥片自殺。趕巧那天火車出了事故,顛簸搖晃的車廂,顛灑了她的藥片,讓她活到了天津。

或許是蔡將軍讓她不死吧,她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一説,她活到了1954年;一説,她活到了1976年。總之,她活到了新中國建國以後,一生跨越了幾個朝代。

據説在天津,她先嫁給了一個奉系的師長,然後隨夫來到了瀋陽,日本統治時期,這位師長成了漢奸,她的命運隨之起伏。1949年,解放前夕,她再次嫁人,嫁的是一位大她五歲的姓李的鍋爐工(也有説是嫁給姓陳的一個廚師)。李年輕時曾經在張大帥府上做過事,那時,小鳳仙常到張大帥府上看趙四小姐,李認識了她,便有了這樣的一段姻緣。和李結婚時,小鳳仙大約50開外。那時,李帶著一個14歲的女兒,小鳳仙很喜愛這個孩子,待她如自己親生的一般。

小鳳仙從此在瀋陽一間破舊的平房裏,過著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誰也不知道她的過去,她和蔡鍔將軍的往事,落花流水春去也,深深地埋在了往昔凋零的日子裏,連她自己也快要忘卻乾淨了。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婉清
1   2   3   下一頁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歷史票友"中能産生史學大家嗎?(組圖)
-何澤慧與錢三強:中國的居裏夫婦(圖)
-寂然法師:南京的"辛德勒"(圖)
-林彪:一張發黃的老照片(圖)
-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家庭秘史(圖)
-毛澤東之前的五位中共總書記(組圖)
-艷諜川島芳子處決照片(組圖)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