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 化>>文化縱橫字號:
鄭孝燮:北京風貌越原汁原味兒越有價值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6-05  發表評論>>
 

北京作為古都,從1153年金朝遷都燕京並改稱中都起,已經有850多年的歷史了。圍繞著在建設新北京的進程中如何保護古都風貌以及許多衚同該不該拆等問題,人們一直眾説紛紜。在6月9日中國第二個“文化遺産日”到來前夕,本報獨家採訪了鄭孝燮——

當所有的人對文化遺産有一種覺醒,它才有可能真正地得到保護

問:北京作為歷史文化名城,您認為它的魅力體現在哪?

鄭孝燮:在中國幾大古都裏面,唯獨北京的古建築、古園林保持得最多最好。老北京“多重方城中軸”的規劃在當時世界上是很先進的,元朝的時候馬可·波羅來中國,他看到元大都這個城市的宏偉氣派非常讚賞,認為是“世界諸城無與倫比”。上世紀30年代,法國的世界著名現代派建築大師勒·柯布西耶寫過一本書叫《明日之城市》,也對明清的北京大加讚賞,他説北京這座城市有完整的計劃性,宮室建築和城市建設的這種幾何形的佈局,表達了人類的偉大、光榮和勝利的精神。特別是紫禁城這個皇家建築群,它依據“天人合一”的思想,體現了“方位在天,禮序從人”的關係,被世界公認是非常完美的。另外,北京擁有世界文化遺産五處:故宮、天壇、頤和園、長城、週口店猿人遺址,這也是全世界各國都城罕見的。1981年,法國城市規劃設計師和哲學家洛納丹來清華大學講學,在談到文物保護時他曾説過:“北京的命運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因為它的文化和偉大是屬於全人類的。”

問:關於古都保護,我們的教訓還是挺多的吧?

鄭孝燮:解放初期北京城原來有王府和官邸古建築160處,1964年減為50多處,“十年浩劫”後只剩下38處。“十年浩劫”對北京的破壞是觸目驚心的,北京的城墻除了個別城門、角樓殘段外,基本都拆光了。北京市境內有108公里的長城也被拆了,有44處文物單位被佔用,許多古寺名剎遭到毀壞,白塔寺山門被拆後建了副食商店。那時候故宮也是被衝擊的對象,在紅衛兵即將衝進故宮的前夕,周總理請來了解放軍封鎖了紫禁城的四門。文物遭到破壞的例子是很多的,比如20世紀30年代發現北京猿人遺址時是震驚了世界的,但是那裏曾經被一個公社佔了建了水泥廠。建於金代的盧溝橋,由於長期被濫用,曾經每天有3000輛到6300輛重載的卡車、拖拉機、汽車、馬車通過,使古橋負重過度,橋體多處振裂,有些石欄、石柱、石獅振裂或振掉了,破壞得百孔千瘡。現在雖然修復了,但工藝上比較粗糙。好在這幾年我們國家對文物的保護越來越重視了,我們現在把6月9日定為中國文化遺産日,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當所有的人對文化有一種覺醒,對文化的復興有一種願望和要求時,文物才有可能真正地得到保護。“文物比金子還貴”這是今天世界上公認的。

衚同是北京的精髓,歷史的記憶熔鑄在每一塊磚瓦中

問:四合院和衚同是北京特色,可如今很多衚同被拆了,您的觀點是怎樣的?

鄭孝燮:元大都的棋盤式街道系統體現了很高的科學性。那時候根據不同的功能、寬度、位置及景觀等因素,綜合規劃大街、小街、衚同,統一構成了全城的街道系統。為適應四合院“面南而居”的最佳朝向的需要,衚同基本上都是東西走向。四合院的佈局通天達地,採光充足,院內種花種樹,既美化又遮陰,一家人住或一院人合住,都能有分有合,生活很方便。現在北京的四合院大多數建於明、清和民國,西四、東四以及南鑼鼓巷一帶有許多四合院基本上還保持了元朝的建築格局。我們北京的歷史文化品位,首先在於紫禁城的無比壯麗輝煌,其次是瓊島仙境似的山水園林的陪襯,特別是衚同四合院的灰色烘托。一片金碧輝煌,又由灰色烘托,這是多麼美的一幅畫卷啊!它也是中國特色的交響樂!但上世紀90年開始,北京舊城區大規模成片改造,曾經有兩千多家開發商來改造舊城,有過一年拆掉600條衚同的記錄,整片地方被推土機推平,太可惜了。歷史文化名城的品位十分重要,越是保護完整的,越是原汁原味的,它才越有價值。所以我認為,這樣“推平頭”大興土木,國力吃不消,老百姓受損失;新陳代謝是“微迴圈”作用,必然有留、有改、少拆;舊城是有機體,衚同是北京的精髓,歷史的記憶熔鑄在每一塊磚瓦中,因此北京需要重點保留成片的衚同和四和院。現在東四八條的拆遷已被叫停,這是個好消息。我認為,對歷史文物我們不僅要保護它,還要給它新的生命。拿北京的紫禁城、故宮來説,它過去是皇帝的宮殿,是人民的禁區,但現在成了故宮博物院,它現在對人民開放,這就是新生命啊!

一個城市如果連自己的根和魂都不要了,它也就沒有生命力了

問:您對北京的文物保護工作傾注了大量心血,有些經歷一定很難忘吧?

鄭孝燮:我是從1978年開始擔任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的,連任了三屆。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文物保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和世界遺産保護的工作當中。1979年初,北京為了修建立交橋,準備拆除德勝門箭樓。當時,德勝門箭樓還沒有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我知道這個情況之後,立即給陳雲同志寫了一封信,提出自己的觀點:德勝門箭樓,是除前門箭樓外,在京城“北線”現存的唯一的明代古建築了,得把它保留;它不僅對“南線”和中軸線有個“呼應”作用,又正好是來自十三陵方向的終結,成了一個最好不過的標誌;在新建的住宅叢中夾入這個明朝的古建築,能為整個北京城錦上添花;巴黎的凱旋門並沒有因為交通的原因而拆除,這很值得我們參考。陳雲同志當時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他讀信後立即轉給了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谷牧。幾天之後我的這封信就批轉回來,讓我牽頭召集專家進行考察論證。考察中我們看到箭樓墻體有很多“傷口”,又打報告給谷牧,建議由國家批撥30萬元給北京市文物局來負責維修好。這樣德勝門箭樓就保住了。還有承德的避暑山莊和外八廟等古建築以及盧溝橋、大鐘寺、十三陵、八達嶺長城、頤和園和天壇等文物古跡的保護,也都是經過了比較艱苦的過程。當時如果沒有人據理力爭,北京這些珍貴的文物會是什麼樣的命運呢?我真不敢設想!

問:有相當一段時間,北京城的現代建築受國際建築風格的影響很大,有人認為,高樓大廈才是現代化,致使北京特色的日漸消失?

鄭孝燮:我們可以看看華盛頓、倫敦、巴黎、莫斯科等國際名城,它們並沒有因為現代化的發展而摒棄其傳統基礎及風貌。歷史是民族的根,文化是民族的魂。我們是要向西方學習,但創新與傳統不可分割,如果北京這個城市連自己的根和魂都不要了,它也就沒有生命力了。希望更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不要在古城內再添敗筆,我們在處理文化遺産問題上“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教訓已經很多了。不要以為一段破城墻微不足道,因為文物的價值不在於大小,而在於它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不然的話,為什麼猿人化石的一顆小小的牙齒竟是無價之寶呢?!

鄭孝燮,城市規劃專家,1916年2月2日生於遼寧省瀋陽市。1942年畢業于中央大學建築系,獲工學學士學位。曾任清華大學建築系講師、副教授,重工業部基本建設局設計處副處長、建築師,城市建設部城市規劃局、建築工程部城市規劃局、國家建委城市規劃局、國家計委城市局建築師,《建築學報》主編等。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李瑞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北京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成果展將集中展示老字號
-非遺保護中心主任王文章:非遺保護 問題何在?
-北京第二個文化遺産日(9日)特色活動一覽
-北京廣化寺等7家文保單位 文化遺産日免費開放
-600年皮影珍品美術館復活 迎文化遺産日(圖)
-迎接第二屆文化遺産日 25國駐華使節走訪古城宣化
-孫家正: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呈現新局面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