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閱讀館>>書業廣角 字號:
韋勒貝克或維基貝克:法國當紅作家被控剽竊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9-17 11:08  責任編輯: 雨悅

文學深宮十常侍

龔古爾文學會的十名半終身制委員,負責一年一度的法國頭號文學大獎龔古爾獎的評選。對該會行事隱秘、成員老邁,甚至與大出版商交往過密的批評由來已久。

上周公佈今年龔古爾獎復評名單時,龔學會亦在其官方網站發表了最新的十委員合影,拍攝地點仍然位於龔學會定點餐館——巴黎的德魯昂大飯莊。

左起:弗朗索瓦茲·尚德納戈爾(女)、塔哈爾·本·傑倫(男)、帕特裏克·朗博(男)、米歇爾·圖尼耶(男)、埃德蒙·夏爾-魯(女)、羅貝爾·薩巴捷(男)、豪爾赫·森普倫(男)、弗朗索瓦茲·馬萊-若裏斯(女)、貝爾納·皮沃(男)、迪迪耶·德庫安(男)。攝影:米舍麗娜·佩爾蒂埃。

本報記者 康慨 報道 法國當紅大作家米歇爾·韋勒貝克受到剽竊指控,他或許有如下四種選擇:出國講學;讓其譯者召集外國作家致信法國政府,呼籲停止對作家迫害;接受列支敦斯登媒體而非法國報紙的採訪作為回應;給指控者寄律師函。

令人大感詫異的是,上述萬全選擇,韋勒貝克一概置之不理,反而在第一時間陽剛氣十足地主動跳出來,振振有辭地直面指控:是,我抄了,但我抄的是維基,抄維基不能算抄,而是一種文學的實驗形式,甚至是一種創造“美”的形式。

網路文藝雜誌Slate法語版上周模倣韋勒貝克的小説書名《一個島的可能》,刊出文章《一個剽竊的可能》,指控剛于9月8日上市的韋氏小説新作《地圖與疆土》(La carte et le territoire),至少有三段文字,涉嫌剽竊匿名志願者集體維護之百科網站維基法語的相關詞條。

這三段文字,分別涉及法國政治家、2007年總統大選參選人、“獵、漁、自然、傳統黨”主席弗雷德里克·牛(Frédéric Nihous)的生平,博韋城的歷史,以及蒼蠅的性生活。

韋先生隨即在長居的西班牙接受了《新觀察家》雜誌網站的視頻專訪,承認複製並粘貼了維基百科上的部分段落,但堅持已對“摘錄部分……縫縫補補”,將其製成了“小布頭”(patchwork)。

碎布縫出來的小布頭決心要做一個勇敢的孩子。韋勒貝克回擊説,Slate的剽竊指控“荒謬”,因為他的整體風格,就是基於對日常生活平庸的、技術性描述的借用,並將借用部分編織為藝術品。

“如果這些人真的這麼想(指剽竊),那他們還不明白文學的首要概念是什麼。”他説。“這是我(創作)方法的一部分。這種方法呢,就是把真實的文檔和小説混起來,好多別的作家一直都這麼幹。我尤其受(喬治·)佩雷克和博爾赫斯的影響……我希望使用這種素材,能給我的作品帶來美。”

《獨立報》上週報道,韋勒貝克的出版商弗拉瑪麗翁也出面澄清,稱此為韋先生的“風格”,並説:“如果非得咬文嚼字,那有些語句也只能算是簡短引用,怎麼著也不至於上綱到剽竊吧。”

Slate如果不是被韋勒貝克繞糊塗了,就是被他感動了,總之,該雜誌似乎接受了大作家的解釋,再度刊文《一個錯誤的可能》,表示《地圖與疆土》對維基百科的借用,可能確實是一種文學手法。至於是不是剽竊,就交給讀者自行判斷吧。

在著名的蒼蠅段落中,韋勒貝克如此開頭:“每只母家蠅能産500甚至1000顆卵。卵為白色,長約1.2毫米……”

維基法語:“每只母家蠅能産500甚至1000顆卵,分五次,每次約産100顆。卵為白色,長約1.2毫米……”

無論韋勒貝克多麼雄辯,我們都很難理解,如果博爾赫斯活著,他老人家會用維基寫作。這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借用”和“編織”,所以我們只能讚美小布頭,讚美他雖然滿身米湯,仍能勇敢面對。

《地圖與疆土》雖以虛構的、熱衷於米其林旅行地圖的畫家與攝影師熱德·馬丁為主人公,卻將多位法國名人以真名實姓寫入書中,包括小説家弗雷德里克·貝格伯德、法國電視一台新聞主播讓-皮埃爾·佩爾諾,以及韋勒貝克本人——“世界著名作家”。

上周,《地圖與疆土》與阿梅麗·諾東(Amélie Nothomb)描寫美國大兵在巴格達前線患上肥胖症的《生活一種》(Une forme de vie)一道,進入了今年龔古爾獎14部作品的復評名單。韋勒貝克曾以1998年的《基本粒子》和2005年的《一個島的可能性》,兩度以大熱門入圍龔古爾獎決選,均在最後關頭落敗。久已盛傳龔古爾文學會不喜歡韋勒貝克,身為十委員之一的摩洛哥法語作家塔哈爾·本·傑倫今年8月19日刊文于義大利《共和國報》,激烈抨擊《地圖與疆土》的作者厚顏、過度自戀與自憐。

今年的龔古爾獎將於11月初揭曉,等待韋勒貝克的還有十委員在德魯昂飯莊的後兩輪投票。

文章來源: 獨立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