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聲音 字號:
"唐詩"變"唐屍" "文化惡搞"真假難辨應自律(圖)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ture.china.com.cn  時間: 2010-04-26 13:15  責任編輯: 雨悅

唐屍三百首 春眠不覺曉 處處蚊子咬 日照香爐生紫煙 李白來到烤鴨店

■李庚其 著名歷史學家,《清史》與《清史考異》中光緒、宣統兩代的撰稿人。

4月16日,一位網友在博客裏寫文章分析杜甫的絕句,表示“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韆鞦雪,門泊東吳萬里船”一詩,其實是暗喻諸葛亮的“修、齊、治、平”,“兩個黃鸝”是指諸葛亮與妻子黃氏“夫唱婦隨”……甚至有網友將“唐詩三百首”惡搞為“唐屍三百首”。

當今社會,某些曲解歷史、惡搞文化名人的現象受到追捧,甚至演變成為一種潮流。對此,著名歷史學家李庚其表示:“不管是做歷史研究還是傳統文化的研究,甚至包括所有的文化傳播與研究的工作,首先要有嚴肅的態度,要尊重事實,自己不能確定的尚且不能隨便發表觀點,更不用説有些人刻意地去歪曲、曲解了,否則結果會很嚴重。幾十年、幾百年後,我們的後代將不知道中國的歷史文化中,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不標“戲説”

真假難辨

戲説歷史、歪解歷史名人,如今已成為一種風氣,比如説“李白夢想當街砍人,是唐朝最大的古惑仔”、“司馬相如是浪蕩子”等,不管是影視作品、網路文章、電子遊戲,幾乎都以曲解歷史、惡搞歷史名人為樂事。

李庚其表示:“文藝作品並非不可以虛構,但是當這些文藝作品以歷史為名的時候,應該特別在前面註明‘戲説’,以正視聽。但現在一些以史為名的作品都不加‘戲説’二字。而觀眾和讀者並非歷史專家,他們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這就容易造成誤解。”

其實,不僅文藝作品如此,更值得憂慮的是,一些專家學者也有同樣的問題,他們將一些沒有定論或引人獵奇的歷史傳説發表出來,更容易造成大眾的誤解。李庚其説:“歷史一定要嚴肅,舉例來説,陳壽寫《三國志》寫到姜維,當時人們都知道姜維降魏是假的,但卻一直沒有真實可信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所以陳壽只好在姜維的後面寫了個‘降’字。直到陳壽死後多年,人們才發現了一封姜維給後主的手書,這個手書證明姜維是假投降。所以到司馬光寫《資治通鑒》的時候才給姜維平反,在降前面加了個‘偽’字。”

嘩眾取寵成不了真正學者

在惡搞歷史名人之外,中國歷代的名言警句、詩詞曲賦也不能倖免,比如屈原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被曲解成“屈原在躲避高利貸”;蘇軾的“橫看成嶺側成峰”則被説成是對宋朝美女“第二性徵”的描述……非但網友如此,就連一些知名人物也不能免俗,比如作家張一一的新書《努力》的宣傳語是“孫中山臨終前隆重推薦的一本小説”,個中緣由只因孫中山説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李庚其表示,現在社會有一種特殊現象,越離譜、越怪異的就越受到某些人的追捧和喜歡。其實,傳統文化才是我們的財富,欣賞名句詩詞本是為了陶冶情操,感受文字的美感,但目前卻成為某些人惡搞的對象。

李庚其説:“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學者,在這一方面都應該抱有嚴肅的態度,不應去媚俗。之所以有這麼多人做這些事情,一方面是他們自己對歷史和文化的研究不夠,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嘩眾取寵、標新立異。急功近利永遠成不了真正的學者。”

“草根”寫史難有考證精神

相對於專業的文化學者、歷史學者的研究來説,“草根”寫歷史、讀經典似乎更能吸引社會的關注,或許這是現代化進程中的一個必然過程,但實際上,這些“草根”讀經典、寫歷史究竟又有多少含金量呢?

李庚其説:“歷史本身就是錯綜複雜、真偽難辨的,歷史資料也並不可盡信,很多東西都是假的,即便一個研究歷史的專業人士,也要在辨別這些資料上花費巨大的精力,證偽、證真的過程,是要經過大量取證和考證工作才能完成的,更不用説非專業人士了。一個沒有經過專業訓練、沒有付出巨大的精力和努力的人,想要得到真實的歷史資料、得出有價值的論斷實在是太難了。舉例來説,我現在參與的《大清史》,其中孝莊和多爾袞到底有沒有結婚的問題,就很複雜,我們在禮部的資料裏發現了孝莊和多爾袞結婚的禮單,這個禮單不是禮物單據,而是婚禮程式的單據,它好像證明了他們兩人結婚了,但事實並非如此,在當時如果孝莊和多爾袞結婚肯定是非常隆重的大事,肯定會有大量文史資料的記載和詩詞曲賦的唱頌,但這些都沒有,只有這麼一個禮單,説明不了他們兩人的結婚問題。”

有些“草根”寫歷史、讀經典,往往流於臆測。李庚其表示,不僅如此,甚至有些人故意編造一些假的東西來博取名聲,比如“李自成沒死去當和尚”等。

“文化惡搞”製作者應自律

最近,一項針對大學生對惡搞歷史文化現象態度的調查顯示,只有不到一半(46%)的大學生認為惡搞歷史文化會對當代文化産生不良影響,另外71%的大學生在無意中成為“文化惡搞”的傳播者。

李庚其對此深表擔憂,他説:“對待文化和歷史的不嚴肅,會讓我們的後代不再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該項調查還顯示,對於曲解、惡搞歷史文化,15.62%的學生認為應該制定相應的法律法規來限制;18.75%的學生認為要運用道德底線和人們的承受力,通過輿論譴責達到目的;65.63%的人認為“文化惡搞”的製作者應該自律。

對此,李庚其認為,文化和歷史的問題,依靠強制手段顯然是不太現實的,更多的還是要靠自律。

他建議:“首先專家學者要有所警惕,對學術始終要有嚴肅的態度,文藝工作者要把‘戲説’和‘正史’分開,文藝創作上的虛構應該説明白,不要造成誤解。”

文章來源: 北京晨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