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地 方>>地域寫真>>史志講堂

    歷代統治者都信奉文化專制主義,推行愚民政策,清朝尤其如此。
“康乾盛世”的文化專制與文字獄
中國網 | 時間: 2007-03-08  | 文章來源: 書摘

 

康熙皇帝


    清朝初年,朝廷宣佈禁止學者創立書院,糾眾結社,表面上是不許“空談廢業”,實際上是不許“集群作黨”。與此相配合的是,禁止言論與出版的自由,民間的出版商只許出版與科舉有關的書籍,嚴禁出版“瑣語淫詞”、“窗藝社稿”,違禁者要從重治罪。於是乎,形成了與晚明截然不同的社會風氣與文化氛圍,知識界的活躍空氣被禁錮了,政治活動完全萎縮了,沉滯了。

    思想鉗制的另一方面是,嚴格規定學校講解儒家經典,必須以宋儒朱熹的詮釋範本為依據。科舉考試必須按照宋儒的傳注,寫作教條的、死板的八股文,以功名利祿來僵化們的思想。通過童試(縣級考試)、鄉試(省級考試)、會試(國家級考試),獲取秀才、舉人、進士功名,一場一場的考試,注重的背誦千篇一律的高頭講章,寫作與國計民生毫無關係的八股文,那些舉人、進士,大多並無真才實學,這種使人別無選擇的愚民政策,是另一種形式的文化專制。

    令人望而生畏的是,康熙、乾隆三朝大興文字獄,吹毛求疵,望文生義,以片言只語定罪,置人于死地。一朝比一朝更為嚴酷,更為強詞奪理,造成愈演愈烈的威懾、恐怖氣氛。

    康熙時代的“明史獄”和“南山集獄”,藉口莊廷?所寫的《明史》,戴名世所寫的《南山庥》,有“反清”思想,進行嚴厲鎮壓。莊廷?已經死亡,遭到“戮屍”的懲處,被株連而判處死刑的有七十多人,為莊廷?的《明史》作序、校補、刻印、發售的人,幾乎無一倖免于難。戴名世處斬,祖孫三代直系、旁系親屬,年齡在十六歲以上的,都被斬首,其他受株連的有幾百人之多。

    率領正時代的禮部侍郎查嗣庭在江西主考官任上,被人告發所出試題中有“維民所止”字樣,據説“維”字、“止”字是有意砍去“雍正”的首級,大逆不道。這是典型的拆字遊戲式樣的文字獄,為了找到更多為直接的證據,在他的日記中查出“狂妄悖逆”的字句,如他認為侍講(皇帝的教師)錢名世因為寫詩歌頌大將年羹堯,遭到革職處分,是“文字之禍”。因為這些話是在私下的日記裏面流露出來的,被定罪為“腹誹朝政,謗訕君上”——在心中誹謗朝廷政治誣衊皇帝,死在監獄後,又遭到戮屍的懲處,親屬學生受到株連。

    乾隆時代的文字獄更為變本加厲。戴名世處斬後,隔了五十多年,乾隆皇帝又借“南山集案”大興冤獄,殺了七十一歲的舉人蔡顯,株連二十四人。因為有人揭發蔡顯的著作《閒閒錄》中有“怨望謗訕”之詞,所謂“怨望謗訕”之詞,不過是蔡顯引用古人《紫牡丹》詩句“奪朱非正色,異種盡稱王”,原意是説紅牡丹是上品,紫牡丹稱為上品是奪了牡丹的正色,是“異種稱王”。到了那些製造文網的刀筆吏眼裏,竟然可以望文生義,指責蔡顯影射奪取朱明王朝天下的滿人,是“異種稱王”。面對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罪狀,蔡顯只得被迫自首,希望寬大處理。結果,坦白並未從寬,兩江總督高晉、江蘇巡撫明德上報皇帝,建議按照大逆罪淩遲處死。乾隆皇帝看了高晉和明德的奏折以及隨同奏折附上的《閒閒錄》,下達聖旨,把淩遲從寬改為斬首,對高晉、明德大加訓斥,因為他從《閒閒錄》中看到了“戴名世以《南山集》棄市,錢名世以年(羹堯)案得罪”之類字句,而高晉、明德查辦此案時竟然沒有發現,是“有心隱曜其詞,甘與惡逆之人為伍”,需要分擔一部分罪責。乾隆皇帝用這種方式向大臣們炫耀自己的敏銳洞察力,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此後的“字貫案”,更為離奇,更加蠻不講理。江西的舉人王錫侯編了一本叫做《字貫》的字典,擅自刪改《康熙字典》,沒有為清朝皇帝的名字避諱,成為兩大罪狀。結果不但王錫侯遭到嚴懲,書版、書冊全部銷毀,而且江西巡撫海成為因“失察”而治罪。

    原來乾隆皇帝接到江西巡撫海成的報告,説有人揭發王錫侯刪改《康熙字典》,另刻《字貫》,實在狂妄不法,建議革去舉人。乾隆皇帝原本以為是一個尋常狂誕之徒,妄行著書立説。待到他親自看了隨同奏折附上的《字貫》以後,大為憤慨。他在序文後面的凡例中看到,把聖祖(康熙)、世宗(雍正)的“廟諱”以及他自己的“禦名”,都開列出來。乾隆皇帝認為這是“深堪髮指”、“大逆不法”之舉,應該按照大逆律問罪。但是,海成僅僅建議革去舉人,大錯特錯。他在給軍機大臣的諭旨中狠狠訓斥道:海成既然經辦此案,竟然沒有看過原書,草率地賃借庸陋幕僚的意見,就上報上。上述那些“大逆不法”的內容就在該書的第10頁,開卷就可以看見,乾隆皇帝振振有辭地責問:“海成豈雙眼無珠茫然不見耶?抑見之而毫不為異,視為漠然耶?所謂人臣尊君敬上之心安在?而于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之義安在?”結果,海成革職,押送京城,交刑部治罪。

    對王錫侯的審訊,好像一幕荒誕劇。請看其中的片斷:

    官員問:你身為舉人,應該知道尊親大義,竟然敢於對聖祖仁皇帝欽定的《康熙字典》擅自進行辯駁,另編《字貫》一本。甚至敢於在編寫凡例內把皇帝的廟號、禦名毫無避諱地寫出來。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你打的是什麼主意?

    王錫侯回答:我因為《康熙字典》篇幅太大,精減為《字貫》,無非是為了方便後生學子。書內把皇帝廟號、禦名寫出來,目的是要後生學子知道避諱,實在是草野小民無知。後來我自己發覺不對,就把書內應該避諱之處,重新改版另刻了,現有書版可據,請求查驗。

    既然皇帝已經定性為按照“大逆律”問罪,王錫侯當然難逃一死。

    由此人們也看到了一向附庸風雅的乾隆皇帝的另一面:陰險、兇殘、狠毒。他對文字挑剔之苛刻令人防不勝防,也使得那些諂媚奉承的大臣們因為露骨的沽名釣譽而自討沒趣。大理寺卿尹嘉銓已經退休,當乾隆皇帝由五台山回京路過保定時,尹嘉銓派兒子送上兩本奏折,內容是:其父尹會曾得到皇上褒獎,請求賜給謚號,並且與開國名臣範文程一起從祀孔廟。乾隆皇帝大為惱怒,下令革去尹嘉銓的頂戴,交刑部審訊,指定官員前往抄家,特別囑咐要留心搜檢“狂妄字跡、詩冊及書信”。

    果然,在尹嘉銓的文章中查到“為帝者師”的字句,乾隆皇帝咬文嚼字地批駁道:“尹嘉銓竟儼然以師傅自居,無論君臣大義不應加此妄語,即以學問而論,內外臣工各有公論,尹嘉銓能否為朕師傅?”顯然這是在強詞奪理,尹嘉銓不過妄想光耀門庭而已,並不想當皇帝的老師。但是在嚴刑逼供下,七十多歲的尹嘉銓不得不認罪:“只求皇上將我立置重典,以為天下後世之戒,這就是皇上的恩典。”乾隆皇帝親自作出裁決,處以絞刑,銷毀他的著作及有關書籍93種。魯迅在《買小學大全記》中,談到尹嘉銓案件,議論風生:“乾隆時代的一定辦法,是:凡以文字獲罪者,一面拿辦,一面就查抄,這並非著重他的家産,乃在查看藏書和另外的文字,如果別有‘狂吠’,便可以一併治罪。因為乾隆的意見,是以為既敢‘狂吠’必不止于一兩聲,非徹底根治不可。”

    一般草野小民,乃至朝廷重臣,都難以逃脫文字獄的羅網。

    根據《清代文字獄檔》所收錄的文字獄檔案,從乾隆六年(1741年)至五十三年(1788年)的四十七年中,就有文字獄五十三起,幾乎遍及全國各地,造成以文肇禍的恐怖氣氛。

    《四庫全書》

    以往人們忽略了這樣一點,乾隆時代由大興文字獄進而發展到全面禁書、焚書,開館編纂《四庫全書》的過程,就是一個禁書、焚書的過程。

    平心而論,《四庫全書》的編纂當然是一大盛舉,分經史子集四大類收集3457種圖書,79070卷,裝訂成36000多冊,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部叢書,彌足珍貴。但是,四庫全書在編書的同時承擔了皇帝交給的一項重要使命:禁書與焚書。那些編纂官員的首要任務則從各省呈獻上來的書籍中,把“禁書“清查出來,送交軍機處,再由翰林院仔細審查,把違禁的所謂“悖謬”文字標出,用黃紙簽貼在書眉上,如須銷毀,則應該把銷毀原因寫成摘要。這些書籍一併送到皇帝那裏,由他裁定後,全部送到武英殿前面的字紙爐,付之一炬。

    為了禁書,首先必須徵書。乾隆皇帝對東南著名藏書家瞭如指掌,給兩江總督、江蘇巡撫、浙江巡撫下達諭旨,要他們對東南藏書家,諸如昆山徐氏的傳是樓、常熟錢氏的述古堂、嘉興項氏的天籟閣、嘉興朱氏的曝書亭、杭州趙氏的小山堂、寧波范氏的天一閣,徵求書籍,一旦書籍全部到手,禁毀書籍的本意已經無須隱諱,乾隆皇帝通知各地總督、巡撫,凡在徵集書籍中發現有“字義觸礙”的,或者加封送京,聽候處理:或者就地焚燬,將書名上報。明末的野史,具有反清思想的著作,乃至民間流行的戲劇劇本之類,都要“不動聲色”地查禁。

    在編纂《四庫全書》的過程中,禁毀的書籍達幾千種,其中全毀2453種,抽毀402種,銷毀書版50種,銷毀石刻24種。我們目前所看到的《四庫全書》,是付出了如此沉重代價的,不免讓人感慨係之。尤為可惡的是,官員們奉命對書籍中所謂有問題的文字進行武斷的刪削,如今人們所見的《四庫全書》中的一些著作,已經不是本來面目,它的文章價值是大打折扣的。

    所謂乾隆盛世,竟然如此色厲內荏,它的由盛轉衰也就不足怪了。( 樊樹志)

    (摘自《國史十六講》,中華書局2006年4月版,定價:32.00元)

     

相 關 新 聞
· 最偉大5位女性楷模 史上唯一賣身為奴的公主
· 圖説中國20位名后妃 歷史上封娼為妃的皇帝
· 受盡鞭打淩辱歷史上唯一賣身為奴的公主
· 史上封娼為妃的皇帝
· 中國外交官揭密我駐南使館被炸之謎
· 唐山地震毛澤東嚎啕大哭 紅衛兵差點取代團中央
· “三胡”被批鬥 紅衛兵差點取代團中央
· 杜甫逃難甘肅全家挨餓 李白為前途娶4次老婆
· 唐山地震死亡24萬人 毛澤東嚎啕大哭
· 杜甫逃難甘肅全家挨餓靠撿橡栗充饑
· 李白為政治前途走婚姻路線娶四次老婆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裏巴巴中國
阿裏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樂購
我要網上開店
我要購物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