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誰在對最低工資"下手"? 各地最低工資標準實施實錄
中國網 | 時間: 2006-09-04  |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新聞緣由

目前全國有部分省市調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京滬兩地的最低工資是剔除“四金”後的凈值,25個省份頒布了小時工資最低標準,多數地區建立了工資支付監控制度。據了解,一些地區由於最低工資標準制定相對保守,失去了對勞動工資實際指導作用;一些地區卻因勞動力市場供大於求,工資標準用人單位説了算,最低工資難落實;還有一些地方的最低工資標準實際保障了企業的利益、有的企業“暗扣”了勞動者的最低工資等等。[經濟觀察:誰動了我的最低工資]


各地動態

    廣東:最低工資標准保障了誰?

    制定最低工資標準,是近年來政府保障工人基本權益的重要措施。但在執行過程中,它究竟給了工人多大的實惠?

    
    上海:最低工資遭遇“柔性折扣”

    京滬兩地的最低工資是剔除了“四金”的凈值。然而,一些弱勢群體每月拿著並不豐裕的最低工資,還常常遭到暗中打折。

    
    武漢:最低工資標準調了三次仍偏低

    與經濟發展水準、生活費用水準相近的南京、長沙等幾個城市比較,武漢市現行的最低工資標準較低。儘管標準低,最低工資制度在局部地方還是出現了執行爭議。

    
    北京:“最低工資”變職業“最低薪酬”

    結構性就業矛盾突出的就業環境導致部分單位以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為基礎確定職業最低薪酬。“最低工資”變職業“最低薪酬”,職業的社會價值變得模糊。

    
    重慶:最低工資標準“低設”如“虛設”

    由於我國一些地區最低工資標準制定相對保守,與當地市場工資價格差距明顯。最低工資標準“低設”現象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勞動力市場的正常運轉。

    
    遼寧:就業壓力大 最低工資落實難

    最低工資對於保護勞動者權益、提高收入確實起到一定保障作用,但在巨大的就業壓力前,落實這一制度還要有相關配套措施,才能實現魚和熊掌兼得。

    

評論分析

最低工資底線淪陷誰更虧?
“最低工資”怎能變成“標準工資”
警惕企業最低工資標準玩"貓膩" 加班費不應計入

誰動了我的最低工資 企業剋扣最低工資4個手段
當心最低工資中的“柔性折扣”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