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南通童子戲
曹琳

南通的巫師叫童子,這可是唐王李世民冊封的。大唐貞觀年間,江淮有五個舉子進京赴考,誤了考期又無回家的銀兩。他們憑就吹拉彈唱的本領,在長安城説唱鄉曲童子書謀生。唐王宣五位舉人金殿 獻藝,晨昏相伴。一天,龍虎山張天師進宮。唐王想試試天師的本事,讓五舉人躲在金殿下的地坑中,上用木板掩蓋,約定跺腳為號,指揮樂聲起止。天師上了金殿,只聞音樂飄忽隱顯,不見人蹤。唐王戲説天師攜妖魔入宮。天師祭劍屈斬五位舉人。五舉人化成冤魂大鬧皇宮,向唐王索命。唐王無奈,請天宮三仙女領弟子用巫法儀式平息了紛

爭。唐王冊封三仙女與她的弟子是驅邪納吉的童子。

身受皇封的童子身價大振,傳唱盛唐的故事成為特許。於是他們將唐王魂遊月宮,魏徵夢斬涇河老龍,江流兒唐僧西天取經,劉全冬天地府進獻西瓜,魏徵幼子九郎代父上天入地請神——請十殿閻王、玉皇大帝、群星列宿,踏遍大小寺廟,恭請各路菩薩神仙,做逐疫納吉的消災勝會……逐一演繹成鼓詞戲文,俗稱十三部半童子書。這類演唱盛唐的系列故事有似當代的連續劇,成為童子戲的主體。

南通童子戲,不如現在劇場鏡框式舞臺戲劇那樣的規範,外延比較寬泛,從略具戲劇因素、戲劇美的原始戲劇雛形到成熟的世俗戲曲,不同的演藝形式共存共榮,有漢代百戲雜陳的遺風。

江蘇南通《童子戲》的“竹籤穿腮”

例如:《抬判》,鍾馗神乘轎,在五鬼的擁簇之下,穿行于村野阡陌,為取神龍凈水的儀仗隊列逐除開道。蝙蝠精擋道嬉鬧,鍾馗神與蝙蝠精在四個小鬼肩扛的神轎上嬉戲翻打,較量七十二回合,降服蝙蝠精,為主家送喜送福。整個過程用雜技類的肢體語言來表述,是百戲。《西遊記》中過火焰山的歷程,用掌劈紅磚,赤腳踩碎玻璃,手捻碗瓷成灰來演繹,是戲法(魔術、氣硬功)。《座堂審替》中包公的四個隨從張龍、趙虎、王朝、馬漢,分別戴龍、虎、狗、馬四式紙糊套頭面具,是臉子戲;包公捉拿歸案的罪犯薛金蓮是一個紙扎的女子,演的是偶戲。《楚漢相爭封土地》中楚霸王的鳥錐寶馬用竹骨紙糊,大小如真馬,下配輪子可行走,是燈戲。《開門請神》中,童子打掃廳堂場園,迎接天上地下列位神仙,牽馬安轎,引座請茶,有簡單的故事情節線,是不開口的啞劇。《點名過堂》中李侯王,代表神靈接受人間的供品。他與獻給神靈的大肥豬以及屠夫、扎庫匠等人、畜一一對話,是即時即興的遊戲。另外,光説表不吟唱的《大小丑》、《鄭三郎上西天癡八侯看門》等,是科白劇。《跑鐵古人刀名》中,三五童子,數説歷代戰將的兵器和戰績,包括南通明代的抗倭英雄曹頂,採用的形式近歌舞戲……

清末民初,世俗勸善戲劇豐富了童子戲的演出。如:《搖錢記》、《花仙果》、《劉文龍求官記》、《王清明合同記》、《李兆庭寫退婚》、《趙五娘吃糠》、《李三娘捱磨》等。

中國網2003年10月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