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4種運營模式各自為戰 IPTV短期難以長大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1 月12 日 | 文章來源:IT時代週刊

自第一張IPTV牌照花落文廣那一刻起,中國的IPTV産業終於衝破牌照的障礙而茁壯成長,但因為運營模式等問題的存在,卻又使它陷入沉默

  北京博通智信諮詢有限公司電信分析師/鄭曉平(供《IT時代週刊》專稿)

  哈爾濱、上海、北京……自第一張IPTV牌照花落文廣那一刻起,中國的IPTV産業終
 
于衝破牌照的障礙,名正言順地在中國茁壯成長,而隨著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試點城市的日益擴大,從南到北漸成燎原之勢。

  IPTV被看作是固網運營商的“殺手級”業務,業界對它的關注一刻也沒有停止過,畢竟擁有3億潛在用戶的市場足以令人心馳神往。

  IPTV能否擔當起挽救固網運營商日益下降的ARPU值?從短期來看,運營模式的不統一,導致各地按照自己的運營方式進行,在收費以及內容上各自為戰,將限制IPTV前進的步伐。

  4大運營模式各自為戰

  在現今的國內IPTV市場上,欠缺一個統一成熟的商業運營模式。這成為IPTV業務難以擴大的瓶頸。

  目前,中國IPTV市場存在杭州模式、哈爾濱模式、上海浦東模式、江蘇模式這4種運營模式。在這4種模式中,以上海電信通過與上海文廣傳媒合作的方式,進入IPTV最為顯眼。據了解,現在上海浦東模式採用的設備是西門子提供的,其目標是在今年春節期間將用戶推廣到3萬左右,費用實行每月60元的包月制。通過此舉,尚未擁有牌照的中國電信試圖成為IPTV産業鏈盟主的意圖昭然若揭。

  在這4種模式中,杭州模式可謂是IPTV運營模式的開山鼻祖。IPTV的先驅者們無不例外地把杭州模式作為IPTV能夠成功運營的證明。但從嚴格意義上講,杭州模式並不能作為依葫蘆畫瓢的典型案例。杭州模式的成功主要緣于地方政府的支援以及運營主體得天獨厚的資本組合——杭州廣電絕對控股、杭州網通參股。這種三網融合的模式,在目前中國廣電、電信互不允許進入的環境下,對其他地區來説不具很強參考性和模倣性。值得關注的是,杭州模式是在IPTV牌照還未下發時發展起來的,運營方以數字電視的名義推廣IPTV,並不值得行業借鑒,也缺乏借鑒經驗。

  哈爾濱模式是電信運營商(網通)和內容運營商(上海文廣)之間第一次真正的合作。持有IPTV牌照這一“尚方寶劍”的上海文廣成為各地電信運營商爭相合作的香餑餑。目前僅有一張牌照的局面打破了電信運營商獨霸IPTV天下的夢想,使電信與廣電先前的産業主導地位之爭最終演變成兩者的結盟。與上海文廣關係緊密的UT斯達康成為IPTV設備的提供商。電信負責網路,文廣負責內容,理論上最理想的合作模式終於在現實中得到展示。

  上海作為廣電和電信部門可以相互進入的中國惟一試點城市,同時又是上海文廣的根據地,IPTV的火爆不讓他處。一向風起雲湧的上海灘上演了IPTV匯演大戲,先後有3個IPTV樣本登場——大寧模式、古北模式和浦東模式,運營的主體分別是上海大寧多媒體谷寬頻網路發展有限公司、上海市科委以及上海電信和上海文廣合作運營。三者都聲稱自己是真正的IPTV,各顯神通。但不論誰是嫡系正宗,讓市場説話,用戶才是關鍵。

  江蘇模式目前雖未正式推向市場,但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新華社的加盟,使原本已成“電信+文廣”固定模式的合作方式陡生變數。據傳江蘇電信計劃建設兩張網路:其中一張已經完成招標,由中興提供設備,內容由新華社提供;另一張網路還未招標,內容則已確定由上海文廣提供。新華社憑藉遍佈全球的海外采編力量以及龐大的內容資源,特別在時政新聞上更擁有先天的優勢。最重要的是,新華社不受廣電總局的管理,內容只要通過了相關審核,參與IPTV産業就是合法的,不必受牌照的限制。

  在這4種模式各自為戰的局面下,IPTV想要發展起來,還很困難。特別是這4種運營模式在資費上還無法統一標準,IPTV想要在全國大面積成長顯得難上加難。

  運營主體間互不相讓

  IPTV作為新興的業務,以及它所擁有的廣闊前景,註定了其發展過程中充滿激烈的競爭。雖然IPTV産業鏈強調各方合作,但各方的競爭也是顯而易見的。而這種競爭主要體現網通和電信、聯通、廣電與其他運營主體間的競爭。

  首先,固網運營商將IPTV作為一種電信寬頻增值業務,中國電信和中國網通將延續他們在固網業務領域內的競爭。中國電信正在全國23個城市、中國網通在全國20個城市進行IPTV的相關試驗。從試點城市數目的變化來看,固網運營商已經切實把IPTV作為他們未來的利潤增長點。但是在IPTV發展的初期,由於IPTV尚未定論,雙方都處於實驗階段,一般在各自的優勢領域內進行。中國電信重點在南方,中國網通重點在北方,避免正面衝突,目前,同城競技的可能性非常小,但並不意味著將來還將劃疆為王。

  但讓人關注的是,江蘇電信模式中平白空降了新華社,使得人們不得不思考僅僅關注電信和廣電的局限性。隨著競爭的升級和市場的擴大,是否還可能出現其他的主體來充當電信與廣電的角色呢?不過在短時期內,可能很難有一個足以撼動電信和廣電在IPTV産業鏈地位的實體。

  但競爭最為激烈還是廣電部門和電信之間。從IPTV被熱炒的那一天起,廣電和電信的競爭就沒有停止過。競爭焦點既有數字電視與IPTV之爭,也有IPTV産業鏈內主導地位之爭。數字電視和IPTV誰更受寵?前者雖有政府支援,但發展數年卻難以普及,後者雖有互動優勢,卻也還在市場試水初期,未形成規模。最終誰更吸引用戶,只能拭目以待。而在産業鏈內部,內容和網路都是IPTV産業鏈中的關鍵因子,旗鼓相當的對陣使兩者達成暫時合作,但廣電下屬的中視網路等類同的網路電視不會袖手旁觀,輕易地讓電信佔互動類節目的便宜。

  在這內憂外患的競爭體系中,如不能妥善安置好各方的利益,IPTV産業想要做大還存在難處。

  運營模式缺乏穩定性制約IPTV做大

  地域特點不同,運營主體不同,IPTV的運營模式也將存在著不同的發展方向。作為固網的一種增值業務,IPTV承載了太多的希望與夢想。不同模式的探索在推動中國IPTV産業的進程中都將有重大意義。但當我們深入到模式的背後,發現其實還存在很多問題,必須謹慎對待:

  首先,合作雙方缺乏穩定性。從網路和內容上看,除了江蘇模式之外,其他3種模式都是電信單純和廣電進行合作。廣電和作為兩個同等級別的合作者,文廣握有牌照,電信擁有網路,兩者都是整個産業鏈上不可或缺的,而一旦雙方因某種原因産生分歧,則任何一方的些許舉動都會導致整個商業應用的震蕩甚至潰敗。

  目前電信運營商與上海文廣的合作都是各地方運營商分別與文廣商談,而不是運營商總部與文廣進行統一的模式,這樣,各地的電信運營商有了相應的自主權,但也使流程繁雜化,增加了不確定性因素。比如江蘇模式,既然這次有新華社的插足在前,誰又能肯定將來不會有第二個“新華社”的空降進入?這種合作方的多樣化趨勢使IPTV産業鏈原本已經固化的環節靈活起來。

  而另一個困擾IPTV做大的問題是資費。目前在試點城市所標榜的49~60元IPTV價格僅指使用價格,尚未計算寬頻每月的使用成本以及機頂盒的價格。試點期間,運營主體固然可以免費贈送機頂盒,但一旦進行市場大規模的擴展,這種把有線電視用戶轉移到IPTV上的成本,是産業鏈相關環節(或運營商或設備商)很難承擔的。如果免費的模式不可能繼續存在,用戶享受IPTV服務的成本將大大增加,用戶又是否願意為此買單?從IPTV消費者調查中發現,用戶對價格的接受程度——用戶選擇比例最大的是“10~30元”(44.62%),僅有5.9%的用戶願意付80元以上的使用費。

  有線電視的價格大體保持在20元左右,但是從運營者的角度,每月低於20元的使用費對他們來説,根本是無法承受的。國外的IPTV業務之所以能吸引用戶,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IPTV憑藉比有線電視節目更廉價的優勢。而中國的IPTV運營主體在IPTV價格不佔優勢的情況下又該如何應對這種競爭?

  在當前市場環境下,其實是很難找出一種“靈丹妙藥”讓IPTV超越發展初期的陣痛,直接實現市場的大躍進。

  發展IPTV市場主要以提升內容品質來吸引和穩定用戶,並根據特色內容細分用戶群,從而形成IPTV産業的良性迴圈。如果IPTV僅僅是充當電視節目傳送者的角色,相對高昂的使用費根本無法讓用戶從單純的電視機前轉移到IPTV螢幕。

  這些問題的存在,給IPTV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