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上海文廣泉州推廣IPTV遇阻第10天:主動換標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1 月12 日 |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文廣是文廣,泉州是泉州,拿一張牌照不能到全國開展業務。”伴隨著IPTV(互動式網路電視)在全國如火如荼的蔓延之勢,廣電內部對IPTV的不同意見也逐漸被放大並聚集。

福建省泉州市廣播電視局(下稱“泉州廣電”)則以一紙“封殺”通告,捅破了這層窗戶紙。

2005年12月26日,泉州廣電以電視滾動播出的方式對外發佈了一則公告,直指“百視通”網路電視(IPTV)不具備運營資格,將依法予以取締。該業務由泉州電信與目前惟一獲IPTV牌照的上海文廣合作運營。

一石擊起千層浪。

泉州廣電捅破窗戶紙

泉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也是中國電信IPTV佈局的重鎮。據了解,早在2004年下半年,泉州電信就著手IPTV業務籌備工作,並建立了5000小時電影、電視劇點播節目庫。然而,去年歲末,泉州廣電發佈的一則通告將矛頭直指電信“百視通”。

“未經國家廣電總局批准,運營商所推介的‘百視通’網路電視(IPTV)業務,廣播電視行政部門將依法予以取締”。該通告措辭激烈地稱,最近,有未取得《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單位在泉州市轄區內開展傳送廣播電視業務,並告誡:“接入非法廣電節目的用戶,其權益不受法律保護”。

2005年12月26日,這則通告由泉州廣電以電視滾動播出的方式對外發佈,同時,還在其官方網站的醒目位置貼出。

事實上,地方廣電對IPTV抱有抵觸情緒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而局面發展至今,甚至出現了直指IPTV非法,並意圖“封殺”的廣電通告,顯然,泉州廣電的一紙通告將泉州電信開展的IPTV業務置於了尷尬境地,也使一直存在的廣電與電信的利益衝突由幕後走向了前臺。

記者聯繫到泉州電信,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電信方面已經看到了該則通告。“但實際上我們並沒有將IPTV推廣放號,目前只是在做內部試驗”。該人士同時承認,廣電的通告確實會對未來IPTV業務的推廣造成一定阻礙。

據該人士透露,泉州電信除了和持有IPTV牌照的上海文廣合作之外,還與央視旗下的中視網路在內容上有合作關係,但目前因在政策和法律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還沒有發展到放號階段。

泉州電信另一位負責IPTV業務的王主任則向記者強調,IPTV業務還未放號,因此也不存在就廣電此次通告而向廣電總局申訴的問題,“畢竟通告沒有直接點出我們。”他表示,相信廣電總局會從行業內的角度處理好這個問題。

然而,對於泉州電信的説法,泉州廣電方面並不認同。

泉州廣電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發佈該通告完全合法,並建議記者好好研究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許可法》和國務院頒布的《廣播電視管理條例》。對於記者提出的“上海文廣持有廣電總局下發的IPTV牌照”問題,該人士表示“文廣是文廣,泉州是泉州,拿一張牌照不能到全國開展業務。”

對於泉州電信“還未推廣放號”的説法,廣電方面明顯表示持保留意見,“我只能告訴你,我們發佈這樣的通告肯定是有依據的。”

有設備商人士向記者透露,泉州電信的IPTV業務其實已經開展了大半年,用戶數量超過一萬戶,只不過沒有高調宣傳推廣,而是以“試驗”形式進行。至於資費方面,由於泉州電信將IPTV和其他寬頻業務進行捆綁銷售,目前還不清楚IPTV的資費標準,但應該門檻不高。

上述知情人士分析稱,這種以試驗形式繞開政策障礙,先行發展用戶的做法不只在泉州,在其他試點城市也都有存在,但泉州廣電的明確反擊卻是在地方廣電中首次出現的。

IPTV獨立觀察人士張彥翔告訴記者,泉州事件的事態發展將直接影響到其他地方廣電對IPTV的態度,如處理不當,很可能引起連鎖反應,給IPTV發展製造障礙。

另一方面,此事也將對上海文廣的權威地位形成挑戰,上海文廣雖然持有廣電總局頒發的惟一一張IPTV牌照,在各地廣電面前卻仍然遭遇了頑強抵抗。

廣電總局態度模糊

不過至今為止,國家廣電總局方面還未對此事做出正式回應。

記者聯繫到廣電總局,該局社會管理司方面稱,對泉州廣電的通告事件並不知情。法規司一位人士則表示,《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對業務的終端、內容尚有一些限制,並不是一證在手就什麼都可以做,如出現超範圍經營,廣電部門就有權干預。

該人士強調,地方廣電有權對IPTV內容進行監管,如對此有異議,企業或機構可向廣電總局方面申請行政復議,“到目前為止,法規司並沒有接到此類申請。”

記者了解到,在廣電總局2004年7月頒布的39號令中,明確提出“國家鼓勵地(市)級以上廣播電臺、電視臺通過國際網際網路傳播視聽節目”,並對相關業務實行許可制度。

2005年6月,廣電總局依據39號令向上海文廣旗下的上海電視台下發了第一張,也是至今為止惟一的一張IPTV牌照。此後,電信、網通兩大運營商爭相與文廣結盟,上海文廣一時風頭無雙。

在39號令和後來的實施細則中,並未硬性規定已持有牌照的文廣在各地開展業務要經過當地廣電許可,但實際的運作卻並非如此。

張彥翔認為,文廣和各地電信合作,首先要獲得當地廣電的落地許可,然後還得報廣電總局備案報批,惟有蓋完這兩個章後,文廣才可以開始運作。

UT斯達康副總裁伍雯弘則對記者表示,在IPTV的推廣過程中,地方廣電從一開始就抱有抵觸情緒,即使是已經放號的哈爾濱和上海,當初也曾不同程度的遭遇了當地廣電的抵制,但由於有廣電總局的出面協調,最終雙方還是握手言和。

記者聯繫到上海文廣旗下的百視通網路電視公司,該公司是上海文廣為運作IPTV業務成立的全資子公司。關於泉州事件,百視通相關負責人以“要請示領導”為由未做出回應,並要求記者不要報道此事。

1月6日,“百視通”公司方面致電記者稱,關於“泉州IPTV”事件,可參考某門戶網站的一條消息後挂掉電話。該消息中提到:目前,上海文廣已將泉州電信IPTV測試系統中不規範的內容更換掉,原來的“星空視界”業務品牌也更換成總局頒發給上海文廣的IPTV呼號“BesTV百視通”。

“廣電內部對IPTV的發展確實存在不同意見,這也導致了某些地方在推廣IPTV過程中出現了混亂”。伍雯弘告訴記者,目前,整個業界都在等待廣電總局儘快拿出清晰的政策和實施辦法,以協調地方廣電和電信的矛盾。

伍雯弘認為,用戶對IPTV確實有需求,這一點無論是電信還是廣電都已經清楚認識到,産業的發展誰也不可能阻礙,即使現在政策上還有一些問題,廠商也可以有很多辦法繞過去。

伍舉例稱,比如現在已經有廠商開發出了安裝在PC上的介面,通過它將電視機作為PC的螢幕。他認為,這種形式並不涉及政策問題,而如果將PC縮小為機頂盒,實質上就是IPTV了。

伍雯弘向記者強調,電信和廣電合作,對廣電産業來説實際上也是一種促進,因為單靠發展數字電視,廣電的收入並不足以支撐線路改造和終端的費用,和電信合作則可以靠內容獲益。

據他透露,在目前IPTV放號最多的哈爾濱,4萬多用戶中大部分仍然保留了模擬電視業務,有些用戶還同時申請了數字電視業務,“IPTV和數字電視並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關係。”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