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國家大局 思想理論 市場經濟 民主法制 學術思潮 科學技術 中外歷史 幹部教育
當代世界 參考文摘 社會觀察 黨的建設 文化教育 軍事國防 文學藝術 特別專題
 
  意見形成中“沉默的螺旋”現象 袁 琳  
 

在生活中有時會有這樣一種現象:因為一個有爭議的議題的出現,人們就會對此眾説紛紜,在這些不同的意見中,可能就有一種佔據上風的觀點,經過幾次公開表達後,其他的聲音逐漸在弱化,最終可能就只能聽到一種意見。

德國女傳播學家伊麗莎白諾埃勒-諾依曼(ENoelle-Neumann)在對歷史進行研究的基礎上,又經過多年的民意調查實證研究,于20世紀70年代提出了一種描述輿論形成的理論假設──“沉默的螺旋”。

該假設的理論基礎主要來源於心理學、大眾傳播學和社會學。有三個關鍵概念:害怕孤立、意見氣候、準感官統計。

“害怕孤立”:從心理學看來,引發人類社會行為的最強烈的動力之一就是“不被孤立”,個人會因為害怕孤立而改變自己的行動;“意見氣候”:自己所處的環境中的意見分佈狀況,包括現有意見和未來可能出現的意見;“準感官統計”:每個人都具有“準感官統計”的能力,這種能力能夠判斷“意見氣候”的狀況,判斷什麼樣的行為和觀點被他們所處的環境認同或不被認同,什麼樣的意見和行為正在得以強化或弱化。

具體説來,“沉默的螺旋”指的是這樣一種現象:對於一個有爭議的議題,人們就會形成有關自己身邊“意見氣候”的認識,同時判斷自己的意見是否屬於“多數意見”,當人們感覺到自己的意見屬於“多數”或處於“優勢”的時候,便傾向於大膽地表達這種意見;當發覺自己的意見屬於“少數”或處於“劣勢”的時候,遇到公開發表的機會,可能會為了防止“孤立”而保持“沉默”。越是保持沉默的人,越是覺得自己的觀點不為人所接受,由此一來,他們越傾向於繼續保持沉默。幾經反覆,便形成佔“優勢”地位的意見越來越強大,而持“劣勢”意見的人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弱小,這樣的迴圈,形成了“一方越來越大聲疾呼,而另一方越來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式過程”。

“意見氣候”的主要來源有兩個,第一,所處環境中的群體意見。諾依曼説,自己提出該理論的靈感來自她的一個女學生。一天早晨她碰到一個戴有基民黨徽章的女學生,而下午再碰到這個女學生時,這位女學生已將徽章取下,因為基民黨的徽章很少有人佩戴,戴著這樣一個徽章“太可怕了”。

第二個“意見氣候”的來源是大眾傳播。大眾傳播在塑造“意見氣候”時起著巨大的作用,因為這是一種專業化的媒介組織,它運用先進的傳播技術和産業化手段,以社會上的一般大眾為對象,進行大規模的資訊生産和傳播活動。因而,大眾傳媒具有一定的權威性,傳播的內容是公開的。現代傳播技術的發展,使得資訊的傳播幾乎無處不在。人們觀察環境中的意見分佈,主要依據是大眾傳播媒介,他們通常認為大眾傳播媒介呈現的意見就代表了多數人的想法。公眾在公開表達意見時常採用媒介上不斷重復的詞彙和觀點;反之,與大眾傳媒不一致的觀點,公眾一般不予公開表達。

這樣的例子現實中很多:在過去的一年裏,提到伊拉克,人們自然會想到伊拉克是否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問題。 《紐約時報》自2001年開始引用了大量情報,稱伊拉克有違禁武器,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且與恐怖組織有聯繫。這種觀點得到媒體持續不斷的宣揚,成為支配性和主導性的意見。由於《紐約時報》的權威性和影響力,它的聲音一發出,就佔據了上風。漸漸地,那些對他們的報道持有不同看法的聲音逐漸變得越來越弱小,這樣就導致公眾所了解到的資訊,似乎就是“伊拉克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有關”。直到最近,由於專門調查組得出那裏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結論,《紐約時報》才刊登該報輿論監督員丹尼爾奧克倫特的自我批評文章,稱《紐約時報》錯誤地報道了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資訊。

“沉默的螺旋”理論一經提出,就形成傳播學研究中的一個熱點,很多人對其進行了探討。有學者指出,“沉默的螺旋”理論最主要的意義在於,將對輿論形成過程的考察,從現象論的描述引向了社會心理分析的領域,強調社會心理機制在這個過程中的作用。這是傳統領域的輿論學研究所忽略的一個重要方面。

在對該理論的肯定的同時,也有很多置疑和批評。有批評指出:該理論過分強調“害怕孤立”這一社會心理因素,忽略了其他導致社會行為的動力因素。即使感到孤立,人可能在“權衡利益”後採取行動,不一定保持沉默;有的人在害怕孤立時不僅不沉默,還可能發出攻擊性的言語或行為。在這裡,個人的差異也應予以考慮。對“社會孤立”的恐懼,不是一個絕對的常量,而應是一個受條件制約的變數。“多數意見”的壓力對於不同類型、不同性質的議題,壓力程度也會不同。

無論如何,“沉默的螺旋”理論提供了一種考慮問題的視角:輿論的形成不一定是社會公眾“理性討論”的結果,而可能是對“強勢”意見的趨同後的結果。需要注意的是:“強勢”意見所強調的東西,不一定就是真理。當公眾中的少數意見與“多數”意見不同的時候,公眾的少數有可能屈于“優勢意見”的壓力,表面上採取認同,但實際上內心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這就可能出現某些公眾公開“表達的意見”與公眾“自己的意見”不一致。這樣將導致輿論只是在表面上的一致,並非是真正的認同。因此,媒體在引導輿論的時候,必須首先尊重公眾,深刻地理解已有輿論,要顧及到少數人的意見,多提供一些選擇。


 
   
列印本頁
好友推薦
發表觀點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 學習時報社 電子郵件: xxsb@263.net 電話: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大有莊100號 技術支援: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