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國家大局 思想理論 市場經濟 民主法制 學術思潮 科學技術 中外歷史 幹部教育
當代世界 參考文摘 社會觀察 黨的建設 文化教育 軍事國防 文學藝術 特別專題
 
  胡耀邦在中宣部  
 

耀邦在一年零三個月的中宣部任內,不知做了多少工作,在有限的部務活動中,留下了許多如珠如璣的言談。筆者根據有限的記憶和有限的資料,謹將耀邦在中宣部的一些活動和言論按時間順序摘記如下:

【一九七八年】

十二月廿五日,胡耀邦任中宣部長。

【一九七九年】

一月十三日,中宣部例會。耀邦講話中提到,“對青年要善於引導”,要考慮青年的特點,從青年的實際出發,“不要把青年報辦成第二黨報”。

一月廿四日,中宣部例會。交談新聞工作情況。耀邦提出:“辦好報紙的標誌,兩條很重要:一看有沒有好新聞,一看有沒有好言論。”

二月七日,中宣部例會。當反映上海“知青”要求回上海、鬧事等情況時,耀邦的視角非常有意思,他説:“這是最近落實政策,搞民主的副産品”。“這是因流毒未肅清,問題成堆。要快刀斬亂麻,不要拖。一時不能解決,要創造條件。”並告誡:“從五七年‘反右’以來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階級鬥爭,也是建立在錯誤分析形勢和情況的基礎上,犯了階級鬥爭擴大化、尖銳化、人為化的錯誤。是封建獨裁、個人專斷、家長作風、唯意志言論的體現”。反映了他的政治氣度。

三月十一日,耀邦在新聞工作會議上第二次講話,提到中央正在研究“解決國家體制和領導方法的問題”,要求報紙、新聞發揮監督職能——批評、表揚的職能。

三月十八日,耀邦在新聞工作會議上第三次講話(閉幕會上講話),提出“要把解放思想的重點放在研究新問題上”。還提到黨性與人民性關係問題:“黨性和人民性是一致的。離開人民性就不叫黨性。……黨的唯一宗旨是為人民謀利益,只有一個宗旨,沒有第二個。”

三月廿一日,耀邦在中宣部召開的新聞、廣播、刊物對國外宣傳報道工作的彙報會上,對改進對外宣傳報道工作發表了意見。特別提到,“不要把大家封閉起來,不敢想,不敢做。國際新聞和國際評論也不要瞎指揮,不要統得太死,要適當放寬些。”

四月三日,耀邦就對外經濟宣傳問題寫了一個批示,指出要大膽解放思想,振奮革命精神,敢於打破陳規,敢於別出心裁。

四月十八日,中宣部例會。耀邦講話中提出: “宣傳機關不大改,不走在前邊,擔負不了任務。” 七月十一日,中宣部例會。研究中宣部《關於宣傳五屆人大二次會議精神幾個問題的通知》,耀邦在插話中批評現行的“全民所有制”:“什麼全民所有制,是全民所無,全民所養”。“幾十年的教訓,就是不要搞‘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像張志新這樣的優秀分子,我們有幾百幾千,像張志新這樣遭到殺害的,有三十萬人。”

七月廿日,中宣部例會,研究對外宣傳問題。耀邦指出,對外宣傳的毛病在於:“1、管理控制太嚴;2、思想太僵,犯片面性毛病;3、調子太單調;4、語言太乾癟。最好搞一個對外宣傳領導班子,我去請示中央。”

八月一日,中宣部例會。討論黨風和幹部作風問題。耀邦提出:“要批‘有權就有一切’,……要把這個理論搞臭。”

八月八日,中宣部例會。耀邦在發言中表示“贊成繼續討論真理標準問題”。他提出:“要注意文風、注意討論問題的思想方法”,共五點:1、不管什麼文章、特別是理論文章不要浮誇不實;2、不要殺氣騰騰、慷慨激昂,要充分説理、留有餘地,對青年人不要“圍剿”;3、不要偏激、過頭,片面性,多做歷史分析、全面分析;4、不要從概念到概念;5、不要前後矛盾。

八月廿三日,耀邦會見廣播局召開的電視節目會議代表並講話: “要使人們的革命理想、黨的方針路線政策、奮鬥目標、生産知識、歡悅的精神生活統一起來,渾然一體。……藝術品離開政治不行,但藝術品離開藝術就不是藝術品,那看‘毛選’好了,看電視幹嘛?”

八月廿八日,耀邦在中央國家機關討論上訪問題會議上提出:“高中級幹部要親自處理群眾上訪問題”,“中央要求黨政軍領導同志都親自抓冤假錯案的平反工作。”

九月二日,耀邦召集有關人員開會,要求關心上訪人員、認真解決他們的問題,批評一些信訪部門和人員“感情上不關心別人的疾苦,政策上死、不靈活。如‘右派’改正回城,先是態度不錯,後來回城人多了,又發通知説,原則上不讓回,搞一刀切。幾萬人吊在當中成了黑人。”

【一九八○年】

一月十五日(大年除夕前兩天)下午,中宣部舉行迎新春會。部內職工和宣傳口各單位代表們早早就到會入座。耀邦也來得很早。他和幾位副部長及宣傳系統的領導坐在中區第一排,他坐在最中間(會務人員安排的)。因為還要等幾位老同志到來,耀邦正熱情隨意地和周圍人談天。突然,他興奮地站了起來,喊道:“李老,你來啦?”大家這才注意到身材碩大、滿頭白髮的卓然老人出現在門口,耀邦雙手扶著老人,一直把他迎到原是自己坐的位子。有頃,周揚也到場,耀邦再次迎上去。這種場面,真使大家開了眼界。

李卓然是法國勤工儉學共産主義小組的老戰士、中國共産黨的元老、老資格的宣傳理論家,滿腹經綸不得伸展。只有如胡耀邦者才理解、尊重和珍愛他。

晚上,舉行聚餐。耀邦帶著幾位部長挨桌向職工們——他的同事,—一碰杯敬酒,不斷地噓寒問暖,説些俏皮話,大廳裏爆出一陣陣歡笑。雖然當時餐桌上只有二鍋頭、粉條燉肉一類的粗酒淡菜,但卻讓大家頓生“痛飲黃龍府”之慨。

一月廿三日至二月十三日,中宣部委託中國劇協、中國作協等單位召開劇本座談會。二月十二日耀邦到會講話。強調:“切實保證人民有進行文藝創造和文藝批評的自由”。“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決不是違背客觀規律,憑個人意志獨斷專行。”提出:“在我們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園地裏,有三個高峰:思想理論高峰,科學技術高峰,文學藝術高峰,達不到這三個高峰不叫四個現代化。”

二月廿三日至廿九日,在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上,耀邦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宣部的幹部可謂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所謂喜,是因為耀邦當總書記是眾望所歸;所謂憂,是因為耀邦終於離開了中宣部。

三月十二日,在中宣部履行部長交接的例會上,耀邦以中宣部長的身份作了最後一次講話。他説:“做了一年工作,不是自吹,不能把自己看得一錢不值。但也有議論,主要對我,也是對《人民日報》。説我講得太多,做得少,講得不慎重,對宣傳方針掌握不緊。”和自己有關的話,他就説了這麼幾句,沒有豪情壯別的話,也沒有依戀惜別的話。接著叮嚀同志們“宣傳應注意兩點,一不要忘記抓經濟工作;…。二今年著重抓黨的建設”。囑咐大家在劉少奇平反昭雪宣傳上要注意的問題;還介紹了書記處分工情況。

(《炎黃春秋》2002年第2 期 鄭仲兵)


 
   
列印本頁
好友推薦
發表觀點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 學習時報社 電子郵件: xxsb@263.net 電話: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大有莊100號 技術支援: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