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幕後:《無極》背後人心無極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2 月14 日 | 文章來源:瀋陽晚報

昨日上午,被稱為今年華語影壇最值得期待的一部作品《無極》在北京舉行了規模盛大的亞洲新聞發佈會。期間數百家國內媒體到場,日本、南韓也派出了規模不小的採訪團,使之成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亞洲新聞發佈會”。陳凱歌笑稱,有如此多的媒體到場,滿足了他極大的虛榮心。發佈會結束後,每個主創人員都分別接受了媒體的採訪,談到《無極》這部鴻篇巨制,每個人都感慨萬千。

陳凱歌《無極》不留遺憾

對電影一向精益求精的陳凱歌認為,《無極》是部沒有遺憾的電影。傾注了太多心血的夫婦倆,把《無極》看作是第三個兒子。現在這個兒子很快就要與世人見面了,兩人的心態都很複雜。陳紅告訴記者,前天晚上陳凱歌突然對她説自己很想哭,因為他當時的心態既激動又心酸,激動的是終於拍出了《無極》這樣一部堪稱巨制的影片,心酸的是在整個製作過程中,包括陳紅在內的所有主創都付出了太多的辛苦。

“大家都希望這僅僅只是個開始,以後還有機會合作。”陳凱歌還告訴媒體,雖然《無極》是一部具有魔幻色彩的影片,但這並不是他藝術道路上的轉型,因為他在這部影片中延續了自己一貫的人文關懷風格,並且強調魔幻色彩和特技都只是為劇情服務,影片的最大看點是故事、人物和情感。

有人把今年的賀歲檔稱為陳凱歌和張藝謀兩個人的戰爭,對此陳凱歌笑了笑,説“你們總是拿我和張藝謀做比較,其實我們兩個人關係很好。一共合作過兩部電影和一部電視劇。我並不反對你們比較我們倆的作品,大家可以任意發表自己的觀點。如果我有時間,也會認真看看《千里走單騎》。”

有記者直接了當地問陳凱歌,拍《無極》是不是為了得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獎。對此,陳凱歌回答説:“奧斯卡是每年都有,而不是一百年才有一次。就像我很欽佩李安,但並不是因為他得了奧斯卡才欽佩他。很多人總説中國電影要走向世界,其實中國本來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又怎麼能説走向呢。這麼説的意思其實是如何讓中國文化乃至東方文化被西方所接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文化,要讓他們接受我們,首先我們在心態上不能急,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對於票房,陳凱歌坦誠地説:“我想説八個字,那就是:韓信用兵,多多益善。”

陳紅轉型做製片

人承受了巨大壓力,“每天都有幾百個電話找我,即使沒電話時我也老出現幻覺,總以為有電話來了”。

《無極》是陳紅擔任製片人的第四部影視劇,讓她想不到的是,《無極》竟讓她經常處於崩潰的邊緣。“做製片人時,我每天要面對四件事,卻是世上最變化莫測的四種因素:那就是時間、天氣、金錢還有人。只有四件事像木匠製作的四條桌腿一樣整齊時,拍攝才能繼續。但現實卻往往矛盾重重,有時是天氣影響了我們的拍攝計劃,而當天氣好轉時,演員的合約卻到期了……”除此之外,陳紅還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矛盾。“我們經歷了三個冬季,兩個夏季,這是一部龐大的製作,很多時候我都想過要放棄了,但有一天我送孩子上學後,一個人在冬日暖陽下站著,突然被眼前的景色觸動,然後釋懷了,再也不去想放棄這兩個字。”

能步步緊隨丈夫“征戰”片場,這也是陳紅三年來惟一無悔也無愧的。“我和凱歌有過約法三章,第一,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能做就做絕不勉強;第二,在片場我們的關係就是演員和導演,他對我的要求是所有演員中最嚴厲的;第三,我們要互相節制,不是指情感,而是説做人,我們都很看不起趾高氣揚的人,所以也希望對方不要有出格的言行。”

一襲亮麗的紅色吊帶低胸長裙,讓張柏芝繼前日攀登長城後,再度成為全場的焦點。瘦削的她高興之餘還向大家展現了自己長期堅持健身的成就———用力一彎,胳膊上鼓出了肌肉。她笑説,要是今天穿運動裝,就做個健美的姿勢讓大家拍照。

張柏芝説自己演過的角色大多是比較文靜、可愛的角色,而《無極》是她從影以來參演過的製作規模最大的影片,她飾演的王妃傾城是個情感十分複雜,表演難度很大的一個角色。對於記者提出的與三位男主角合作分別有什麼感受的問題,她回答説真田廣之在日本是影帝級人物,人也很健談,平時和他溝通很多,合作起來十分開心。張東健則是個很害羞的人,平時很安靜,沒有戲的時候往往會一個人安靜地看書。至於謝霆鋒,張柏芝笑著説:“對於他,我就不用多説了吧。我18歲的時候就認識他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形成了默契,有時在一起,不用説話,只需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想要表達什麼。”至於前幾天吳君如在香港説《無極》不好看,並稱張柏芝“假大胸”一事,她表現出了難能可貴的豁達:“我覺得她是沒有辦法,才故意製造一些新聞來炒作她老公的影片。希望大家能放過她,不然對她是很不公平的。”

劉燁剛剛進組時,陳導説過這樣一句話:“劉燁,拍這個片子既會是一個享受快樂的過程,也將是一段充滿痛苦折磨的經歷。”不久後,劉燁就理會了這句話的深刻含義。出名很早,得過好幾個影帝頭銜的劉燁一向是導演眼中的寵兒,但在《無極》的拍攝過程中,陳凱歌導演總是對他的表演不夠滿意,常常會嚴厲地批評他,而當時的他又霉運連連,先是撞車事件,又是女朋友謝娜與他分手,劉燁感覺自己已經跌到了谷底,甚至對自己産生了強烈的懷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好鬼狼這個複雜的角色。後來,憑藉自己的刻苦努力,他終於贏得了導演的認可。而撞車事件也得到了圓滿的解決,女朋友謝娜又與他言歸於好。

後來劉燁從別人那裏知道,陳凱歌之所以對他特別的嚴厲,一是因為鬼狼是個內心極度自卑的角色,所以通過這種不近情理的嚴厲,讓劉燁感到難過後,自然體會到角色的內心世界。二是因為除了戲份很少的陳紅外,劉燁是內地演員的惟一代表,陳凱歌希望他的演出能不遜色于張東健、真田廣之和謝霆鋒,甚至比他們更出色。等到他完全找到狀態後,陳凱歌就開始對劉燁好起來,親切地喊他“大侄”,劉燁則幽默地稱呼陳凱歌為“舅”。

對於自己的角色鬼狼,儘管每天都要化上厚厚的燒傷粧,看起來嚇人,但劉燁説其實他是個很單純的人,以為當叛徒就能換來安穩的生活,以為向別人坦白一切就能換來別人的理解,結果都適得其反。最後,最貪生怕死的他卻甘願犧牲,來完成對自我的救贖。

今年是謝霆鋒事業低沉了幾年後全面反彈的一年,而賀歲檔更成了謝霆鋒的舞臺。《無極》、《情癲大聖》,他都是戲分頗重的主演。謝霆鋒不願意把自己在《無極》中飾演的北公爵無歡看作壞人,他認為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他的身上有很多人的影子。“人常常會産生一些無法實現的想法,有時甚至會很變態,但都只是想法而已。無歡這個人很瘋狂,所有的想法哪怕很可怕,也都會被他付諸實現。”

張東健和真田廣之都屬鼠,真田廣之比張東健大上一輪。都是首次到中國拍戲,並且還要講中文,同樣的“遭遇”讓兩人産生了深厚的感情。兩人都很要強,都覺得在聚集了亞洲一流創作陣容的《無極》中,他們不僅代表自己,更是代表著自己的祖國。談到《無極》,兩人的觀點也是驚人的一致,那就是《無極》的主題是愛情、自由和命運,魔幻只是它的一種表現形式。而如此大規模的影片在南韓和日本幾乎是沒有的,所以他們格外珍惜這次機會。(郭春旭)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