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説紛紜龍起源

前言

和世界上許多文化現象都伴隨著許多謎團、因而也就有許多種不同的文化闡釋一樣,中國龍就是結構、交融在宏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的一個大謎。其奇譎怪異的形態,多維善變的神性,深邃豐富的蘊涵,從古到今,一再地吸引著海內外眾多學者關注的目光。

不錯,龍常常被作為我們這個民族的象徵物,出現在人們目力所及的地方,建築物上刻它塑它,工藝品上鏤它繪它,影視戲曲裏演它唱它;衣食住行,吃喝玩樂;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三千六百個門類,九萬九千九百座名勝:時時處處都能見到它那或嬉笑,或和悅,或怖怒的容顏,和那或盤旋,或騰躍,或奮飛的身影。

龍的狀貌也接近於完美了:聳一對鹿角,乍一雙牛耳;圓睜著或楚楚流情的兔目,或燁燁噴火的虎眼;獅鼻隆挺,驢嘴大張;馬齒列列,獠牙赫赫;蛇軀宛轉著悠長,魚尾搖擺著活潑;須髯飄飄帶風,鱗鰭閃閃有光;鷲趾獰厲,鷹爪勇猛……

如此這般的形態,你在生物界裏是找不到一個活生生的完整的對應物的,只能分別在一些動物身上找到“零部件”。既然大自然裏沒有,就只好以“神物”稱之了,那麼,這種神物是怎麼産生的呢?它的本質是什麼呢?

這就是學者們特別感興趣,從而投注精力最多的“龍的起源和本質”問題了。從本世紀初到現在,面世的有關龍的起源和本質的論著、論文已超過百餘種,觀點五花八門,莫衷一是。這裡我們不妨作一簡要的介紹--

神異動物説

這是以《辭源》和《辭海》為代表的最普遍的一種觀點。前者説“龍是古代傳説中的一種善變化能興雲雨利萬物的神異動物,為鱗蟲之長”;後者説“龍是古代傳説中一種有鱗有須能興雲作雨的神異動物”。相近的説法還有:“龍是具有很多神性、很神秘的動物神”,“是中國古人幻想出來的動物,”(朱天順)“龍是出現于中國文化中的一種長身、大口、大多數有角和足的具有莫測變化的世間所沒有的神性動物,”(劉志雄、楊靜榮)

“神異動物”是以“動物神異”為基礎的,前者來源於後者,那麼,是哪些動物通過“神異”而變成“龍”了呢?這一點,《辭源》和《辭海》沒有講清楚,學者們的探討則多種多樣。且看:

爬行動物--     

衛聚賢説“龍即鱷魚”;王明達説“龍形象的基調是鱷”;祁慶福認為龍“其實就是鱷魚的最早稱呼”;王大有認為“中國最原始的龍是灣鱷、揚子鱷”;唐蘭説龍“像蜥蜴戴角的形狀”;何新説龍“是古人眼中鱷魚和蜥蜴類動物的大共名”。

徐乃湘、崔岩峋認為“龍是以蛇為基礎的”;李埏説“龍是蛇變成的”,是古人“以蛇為藍本,依照蛇的形狀和特徵,再附加某些想像而塑造出來的”;劉敦願認為“最早的龍就是有腳蛇,以角表示其神異性”;何星亮提出“龍的基形為蛇,而蛇類中最接近龍的是蟒蛇”,因此可以説“龍的原形為蟒蛇”。

哺乳動物--     

劉城淮説“在蛇類和蜥蜴類之外,龍還有一個主幹部分和基本形態,那便是馬類”;他進而指出“充任龍的模特兒之一的馬,最初不是一般的陸馬,而是河馬”,李埏認為“龍的首角是古人摹擬牛頭而塑造出來的”:”我們現在還常説‘牛鬼蛇神’,看來,龍就是二者的結合”。孫守道等提出“龍首源於豬首”。

物候參照動物--     

陳綬祥認為,龍身是“扭動的蟲形”,龍角是先民“測定時間的工具--表”。“在廣大的範圍中,人們選擇不同的物候參照動物,因此江漢流域的黿類、鱷類,黃河中上游的蟲類、蛙類、魚類,黃河中下游的鳥類、畜類等等都有可能成為較為固定的物候曆法之參照動物……後來,這些關係演化成觀念集中在特定的形象身上,便形成了龍。”

圖騰合併説

此説以聞一多在《伏羲考》中的觀點為代表。聞氏認為,龍“是一種圖騰,並且是只存在於圖騰中而不存在於生物界中的一種虛擬的生物,因為它是由許多不同的圖騰糅合成的一種綜合體”;是“蛇圖騰兼併與同化了許多弱小單位的結果”,何星亮亦認為,“龍原是一種圖騰,但它又與其他圖騰有區別。它最初可能是一個部落的圖騰,後來演變為超部落、越民族的神,成為中華民族共同敬奉的、延續時間最長的圖騰神。”

天象樹神説

何新曾認為“龍的真相和實體是雲”,“龍就是雲神的生命格”;“最初的龍形不過是抽象的旋卷狀的雲紋。而後來逐漸趨於具體化、生物化,並且展開而接近於現實生物界中兩棲類和爬行類動物的形象。”朱大順指出,“幻想龍這一動物神的契機或起點,可能不是因為古人看到了與龍相類似的動物,而是看到天空中閃電的現象引起的。因為,如果把閃電作為基礎來把它幻想成一種動物的話,它很容易被幻想是一條細長的、有四個腳的動物。”趙天吏認為雷電龍“三位一體”,龍就是雷電的形象。

胡昌健説,“龍的原型來自春天的自然景觀--蟄雷閃電的勾曲之狀、蠢動的冬蟲、勾曲萌生的草木、三月始現的雨後彩虹,等等……其中虹是龍的最直接的原型,因為虹有美麗、具體的可視形象。”

尹榮方的看法別致一些,他認為,“中國人傳説中的龍,原是樹神的化身。中國人對龍的崇拜,是樹神崇拜的曲折反映,龍是樹神,是植物之神。龍的原型是四季常青的松、柏(主要是松)一類喬木。”“松、龍不僅在外部形象上驚人地相似,而且龍的其他屬性,與松也同樣驚人地相似。”

恐龍遺記説     

葉玉森、徐知白及美國學者海斯等主張龍的觀念應是遠古先民對於巨大的爬行動物恐龍的記憶,或主張先民因對恐龍的恐懼而産生龍崇拜,王大有説,“龍,被古人公認為最原始的祖型,可能還是恐龍。古人以具有四足、細頸、長尾,類蛇、牛、虎頭的爬行動物為龍,這可能是古人當時見到並描繪下來的某種恐龍形象……或許古人見到的龍,真的就是恐龍,後來它們漸漸見不到了,才把它的同類海鱷、灣鱷或揚子鱷與其視為一類,加以崇拜。”

外邦傳入説    

章鴻釗認為中國的龍就是西方文化中的毒龍,約在黃帝時期傳人中土,英國學者史密斯認為世界上的各大文明皆有龍,而且所有的龍都出於同一個文化發源地--巴比倫,中國的龍同樣也是巴比倫古龍的後裔。

模糊集合説     

對於龍的起源和本質,龐進提出了“模糊集合説”,即認為龍是古人對魚、鱷,蛇、豬、馬、牛等動物,和雲霧、雷電、虹霓等自然天象模糊集合而産生的一種神物。中國龍起源於距今八千年左右的新石器時代,是原始先民對身外異己力量模糊崇拜的産物,是以現實生物和自然天象為基礎,貫穿著、體現著模糊思維的藝術創造。

評述     

作為古生物的恐龍,滅絕於距今七千萬年左右的中生代,最早的猿人生活于三百萬年以前的更新世,中間相差了六千多萬年,因此,猿人是不可能看到恐龍的,也就更談不上對恐龍的記憶和恐懼,顯然,龍為恐龍遺記説,是站不往腳的。

章鴻釗是中國文化西來説的主張者,其觀點僅僅是一種理論假設。西方文化中的毒龍和中國文化中的神龍在與水的關係上有相似之處,但總體上差異很大,史密斯的説法緣于他的極端傳播論,即堅持認為世界文化發源於埃及和巴比倫,兩人的觀點都産生於本世紀二三十年代,隨著中外學者對文化現象研究的深入,中國文化西來説和極端傳播論都失去了市場,龍為外邦傳人説也就為學術界所不取了。

對龍為圖騰合併説也有比較大的爭議,否定的觀點認為,“迄今為止,考古學,歷史學均無可信資料證明在中國歷史上曾有過一個強大的以蛇為圖騰的氏族部落,至於兼併與融合其他以馬,狗、魚、鳥、鹿為圖騰的氏族部落的説法更是完全出於臆想。”(劉志雄、楊靜榮)學者們還指出,將中國古文物上出現的動物造型或紋飾視作圖騰的表現形式,也是非常錯誤的。因為考古學中的某一類型文化與社會學中某一氏族部落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還有的學者從圖騰文化的基本特徵提出悖論,如:幾乎所有圖騰都是自然界中存在的具體的生物或無生物,而龍是自然界中不存在的“神物”;圖騰是氏族群體成員崇敬的對象,是不得損害、毀傷或殺害的,而在中國的古代典籍和神話傳説中,不乏貶龍、辱龍、鬥龍、斬龍的載述。

(選自龐進的《呼風喚雨八千年——中國龍文化探秘》,四川教育出版社1998年出版。略有改動。)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