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李學江:黎局勢未可樂觀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03 月08 日 | 文章來源:

黎巴嫩正成為美敘兩國角力的新戰場,從目前態勢看,美國以聯合國決議為大旗,以歐盟為盟友,頻頻出擊,佔盡上風。敘利亞則躲閃避讓,步步被動。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不得不宣佈撤軍。在7日舉行的敘黎峰會上,兩國總統討論了敘軍撤離的具體計劃,即在3月31日之前敘軍將全部撤至黎東部的貝卡谷地;之後,兩國政府再行商定敘軍全部撤出黎巴嫩的時間表。對敘宣佈撤軍,美以兩國一方面“深受鼓舞”,另一方面又乘勢加壓,表示不滿意敘方分兩步撤軍,而要求一次性立即撤出駐黎的全部軍隊和情報機構,此事“不容談判”。美國的用心路人皆知:它在“玫瑰革命”(喬治亞)和“橙色革命”(烏克蘭)的鼓舞下,很想再導演一場“雪松革命”。

然而,美國新保守派現在就喜形於色似乎早了些,因為在敘軍最終全部撤出後,黎局勢走向何方難以預測。歷史地看,正如黎巴嫩總統拉胡德所評價的那樣,駐黎敘軍作為“阿拉伯威懾部隊”曾為制止黎巴嫩分裂,為統一黎巴嫩軍隊和安全機構,為黎的國家穩定做出了直接的貢獻。人們不會忘記,那場長達15年的內戰曾造成黎14萬人死亡,數百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使這個“雪松之國”滿目瘡痍。正是各派1989年10月達成了《塔伊夫協定》和作為“阿拉伯威懾部隊”的敘軍入駐,才讓黎保持了10多年的穩定。

當然,敘軍的長期駐留也不可避免地給黎的獨立與主權完整帶來了一定困擾,黎國內的基督教派別和西方一直對此深為不滿。而恰恰是前總理哈裏裏的遇害將這種反敘情緒引爆,進而被美國利用來作為其推行“大中東民主計劃”的又一突破口。

複雜的是黎派別林立,並非所有的黎巴嫩人都支援敘軍撤離,黎有的城鎮出現了穆斯林派別反對敘軍撤出的集會和遊行。黎第一大黨真主黨主席7日表示,敘軍的撤出可能會導致黎出現混亂局面,將為其他外來干涉提供機會。親敘派不僅把敘駐軍看成是維持黎國內穩定的保障,亦將敘軍存在看成是威懾並抗衡以色列的力量。以色列至今仍控制著黎南部有爭議的薩巴阿農場,並不時同黎真主黨發生交火。人們憂慮的是,敘軍撤出後留下真空,這有可能為以軍入侵行動或黎各派重開內戰打開大門。

西方一些國際問題專家也表示了類似擔心。3月5日《華盛頓郵報》載文警告布希政府可能要面臨兩大挑戰:一是如何在敘撤軍後確保黎的穩定,二是如何應對撤軍事件可能對敘政局造成的衝擊。該文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説:美國擔心黎巴嫩的軍隊不足以控制整個國家,而敘局勢也有可能因此遭受震動,這個地區可能會出大亂子。

美國新保守派們為黎巴嫩的事態發展感到歡欣鼓舞,希望它能一如“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那樣取得成功。但誰也不能完全排除另外一種可能:如果敘撤軍後,黎出現今天伊拉克式的戰亂局面,該怎麼辦?美國大概不會忘記上世紀80年代初黎內戰時期美軍的一次沉痛教訓:正在那裏執行維和任務的美軍遭遇自殺性炸彈的突然襲擊,造成240多名官兵死亡,最終迫使美軍不得不倉惶撤離。前車之覆,不可不鑒。(李學江)

《人民日報》 2005年03月08日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