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北京大學宣佈15日至19日12時設靈堂弔唁王選
中國網 | 時間:2006 年2 月15 日 | 文章來源:京華時報

王選教授逝世後,昨天北京大學宣佈,學校自2月15日上午9時至2月19日上午12時,在百週年紀念講堂紀念大廳布設靈堂(從南門進入)。在此期間,靈堂每日上午9時至下午16時開放,供師生員工弔唁。

昨天記者來到北大百週年紀念講堂紀念大廳,工作人員正在佈置王選院士的靈堂。大廳的墻壁上拉起了約100平米的長方形黑色大幕:“沉痛悼念王選院士”。一張十幾平米的王選院士的巨幅照片懸挂在大字下面。照片中的他西裝革履,戴著眼鏡,溫文爾雅。幕布前的地上擺放了一排龍柏,數十個花圈分列兩旁。哀傷肅穆的大廳裏幾乎沒有人發出聲音,個別聞訊提前趕來的弔唁者來到遺像前,鞠躬致哀。

截至14日,北大新聞網上悼念館訪問次數已過萬,網民們紛紛通過留言、獻花、點燭、祭酒等方式寄託他們對科技巨擘、人格楷模逝去的無限哀思。

北大未名論壇13日、14日連續兩天“十大熱門話題”的第一條都是沉痛哀悼王選教授的,雖然眾多學生尚未返校,但13日哀悼的跟帖多達360余個。

追憶王選

昨天,北京大學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原副所長劉秋雲説,他接到了幾十個詢問王選去世的電話,他自己也在深深的悲痛之中。王選教授病逝的消息在北大傳開後,他的老朋友、同事和學生,無不深感悲傷。

在他們眼裏,王選不僅是一個懂市場的科學家,而且是引路人,更是一個充滿性情的人。

科研

年輕人和業界的引路人

“我在迷惘中遇到加入王老師團隊的機會,並寫了求職信。王老師親自調查我的工作經歷等,還親自打電話讓我上班,從剛加入做個普通員工到現在,一直得到他的指點和教導。”2月14日,鄒維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鄒維説,王選是科學家也是引路人。鄒維目前是北大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副所長。

1993年春節前夕,王選花了兩個星期閉門搞的一個設計,遭到了自己學生毫不客氣的批評。王選的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自己老了,應當讓年輕人上第一線了。

王選意識到,IT行業年輕人絕對有優勢。應該創造一種能讓年輕人出新思想新方案的氛圍,努力使年輕人有“主人的感覺”,才有利於他們積極地思考。

就在這一年,王選把年輕人推上研究室主任的位子,他們是彩色系統研究室主任肖建國,柵格圖像研究室主任陽振坤,文字處理研究室主任湯幟,還有鄒維。

“王老師曾經修改古詩,自喻‘老驥伏櫪,甘當人梯。’”王選的老同事劉秋雲説。劉秋雲是北京大學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原副所長、方正集團原副總裁。

劉秋雲説,從1991年北大成立電腦研究所到現在,王選一直關注培養年輕人。目前所裏主要的技術骨幹以及中關村一條街上的、微軟的技術骨幹,基本都是研究所裏培養出來的。

鄒維説,王老師因病辭去了很多職位,但北大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的職務一直到他去世,都沒有辭去,“他一直在引領年輕人走路”。

有市場頭腦的科學家

“他總是要求我們要“頂天立地”,頂天是要求技術一流,立地是要求産品實用。”在肖建國看來,王選是非常有市場頭腦的科學家。肖建國是王選的學生和得力助手,目前是北大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教授,方正集團董事。

肖建國回憶,上世紀80年代,他開始跟王老師做項目,第一個項目是報紙黑白出版技術,當他已取得初步成果時,王選老師建議開發新的課題。

“當時是在1989年的夏天,在北大檔案館前的一棵大樹下,王老師語重心長地和我交談。他表示當時我做出的成果已經不錯了,雖然還有發掘餘地,但是彩色出版技術是一塊更大的待開發區域,前景他也看好。當我後來按照王老師的建議研發彩色出版技術,突破幾個關鍵後,社會上才開始出現彩色出版趨勢,我們的相關技術也領先了世界”。

鄒維説,不管是鐳射排版還是綵排,王選都在潮流來臨之前早早地開始了探索,“他從來不吃老本,總是在別人慶祝成功的時候開始想下一步的工作。”

性情

能叫出每個員工名字

“北大電腦科學技術研究所有二三百人,這麼多年來,他作為領導,隨便在所裏逛時,走到一個新員工面前,都可以叫出他的名字,説出他的畢業院校、特長等”。鄒維説,王選能做到這一點,讓他十分驚訝。他説,王選很關心員工,甚至對員工的個人生活,如戀愛情緒波動、婚嫁等都會及時給予幫助。劉秋雲回憶,王選上班的“必修課”,是到各個辦公室裏逛,跟工作人員談話聊天。

重視對員工的獎勵

劉秋雲回憶,每個月發獎金的時候,王選對於哪個人進步快,哪個人成績突出,都心裏有數,對優秀人員一定會獎勵。

上世紀90年代,年輕人住房困難,王選拿出200萬元經費建設住房,讓50多個剛來所裏兩年的年輕的技術骨幹住進了兩居室或三居室。

後來商品房發展起來,他又制訂規章,獎勵優秀員工買房。

總是一張紙兩面用

“十幾年來,他寫給我的文字或者讓秘書列印的文章,都是一張紙兩面用,或用廢紙寫。鉛筆如果不是用到實在捏不住了,決不扔掉。”劉秋雲回憶,王選一直恪守節儉的習慣。

而在鄒維的印象中,記憶最深的是王選家的地板,“有一次我去他家,當時所裏的普通科研骨幹都鋪上了木地板,他家裏還鋪的是地板革”。

肖建國説,平時的王選總是身穿便服。在肖建國印象中,王選只有一條領帶,平時就放在辦公室的抽屜裏,需要時就取出來戴上。

劉秋雲説,王選幾十年來得了不少獎,很多獎金根本沒有入自己的賬戶,直接捐給北大有關基金會獎勵科研了。

做事從不拖遝

“我和他共事這麼多年來,商量工作從來不會超過5到10分鐘,他認為可以的,就馬上批准,認為不行的,就會馬上提意見,從不拖遝。”劉秋雲説,雖然多年一起工作,但他和王選間的交流一直很簡練,甚至作為多年的助手,很少一起出去吃飯。

肖建國説,王老師性格比較急,“他老是伸出兩個指頭,用‘2’這個數字對我們要求:你能不能兩個星期(或兩個月)內完成”。

(本報記者肖鋒)

老友追思

柳傳志他是優秀的科學家

昨天,剛剛回到北京的柳傳志,回憶了他心中的王選。

柳傳志説,王選老師是一位優秀的科學家,同時他在推動高科技産業化方面也做得非常出色。作為一名優秀的科學家,王選對科技創新一直給予高度關注。同時,他也是第一批把科研技術推向市場的人,通過創辦方正,實現了中文鐳射排版技術的産業化,推動了中國高科技産業化的發展。本報記者王京

張旋龍我要感謝王選

(張旋龍,方正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正創始人之一。)

“科學是用來改變生活的。”張旋龍説。

作為一名科學家,王選改變了什麼?

“只要你用漢字交流,你就應該感謝王選。看報紙,上網聊天,發郵件,發短信,你感到很方便,那是因為有人幫你們把複雜的中文編碼變得簡單方便,這個人就是王選”。

張旋龍初識“王選”這個名字是在1985年。當時他去日本築波參觀世界博覽會。“當時,美國館、日本館裏都是機器人、微電子等産品。但到中國館裏一看,都是些剪紙之類的工藝品”。

因身邊有日企職員陪同,張旋龍覺得“很沒面子”。但當他看到一個有機玻璃箱時,頓時興奮起來。那個箱子裏裝著的便是漢字排版系統。隨後,他便聽到了“王選”這個名字,“所以我要感謝王選”。

次年,張旋龍結識王選。“他是科學家,我是商人。剛認識時,他也有科學家的架子,不愛理我。但他不是那種固執的人,而且他的民族心很強,他一直想把排版系統推向世界,而我懂市場,所以,後來我們一拍即合”。

方正(香港)有限公司成立後,王選與張旋龍開始了“方正”的“世界之旅”———馬來西亞、南韓、日本、加拿大……

張旋龍回憶,1994年,他和王選去台灣推廣排版系統,到達不久便傳來王選的父親去世的消息。但是,王選仍然選擇了繼續留下來完成使命。當晚,張旋龍去到王選的住處時,才發現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獨自神傷。

現在,除了世界各地的中文報紙之外,在日本,使用方正鐳射排版的日文報紙已有300多家。“這個‘當代畢昇’不僅僅是中國的,還是世界的。”張旋龍説。

張旋龍最後一次見到王選,是在一個多月前。那時王選的病情非常令人擔憂,但王選對此避而不談。他只是一再追問“方正”的市場情況,他還再次表達了一個願望:希望“方正排版系統”進入英文出版業,讓歐美人認識並使用中國人提供的排版技術。

之後,王選在病床上對方正員工説了一段話,並讓人錄音。張旋龍説,當時,王選的氣力顯然不足,聲音已經嘶啞,但在説最後幾個字時,他加重了語氣:“堅持,堅持,再堅持。” (本報記者 金淩雲)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